章节目录 第320章 西撒的经历(下)

作品:《白银之轮

    西撒在热洲待了整整两年,从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颇有名声,资产暴增。明面上,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手段高超,但下限深不见底的‘恶魔医生’,另一个则是沽名钓誉,贱人般矫情无比的‘新派木乃伊制造大师’。

    之所以被人称为‘恶魔医生’,有几方面原因。首先,他的医疗手段如恶魔一般。

    多年的亡灵学解剖手法,已经让西撒养成了不把人当人看的良好美德。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与本能,积习成癖,早已无法纠正。每当有喘气的患者躺倒手术台上时,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将病患看成一具尸体,再往后嘛,各种习惯性的恶癖纷纷上手,把患者弄的死去活来。

    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说一个理发学徒在出师之前,一直拿冬瓜练手。每当师傅喊他做事时,他就会随手将剃刀甩到冬瓜上。一年后,学徒出师了,一天正在为客人理发时,师傅喊他开一下门,然后……‘砰’的一声,就再没有然后了。

    西撒也是同样的毛病,无论多么小的手术,他总会像强迫症发作一般将人家切开,用血蜜吊命,反反复复摆弄到念头通达后,才恋恋不舍得将人缝起来。再加上斯诺长期砍手带来的副作用,只要患者还处在麻醉期,西撒就忍不住将别人的手指一截截砍下,然后再完美的缝回去。

    这样的做法,对患者带来了严重的心里与生理伤害。虽然病看好了。但无论什么人被大夫将内脏一样样取出来摆在身旁,拍一张纪念照片后,再按顺序摆回去缝好,都无法以平常心面对吧?更过分的是,西撒还会将照片洗两份,一张给你,一张留给自己,贴在墙上。

    照片带来的心里伤害就不提了,虽说西撒的缝合手法已经和‘治疗系天赋’没有太大的差异,但他的缝合技术有一条致命的缺陷。就是会留下红色的缝合疤痕。如果说你掉了一根指头。跑去找西撒缝合,当麻醉结束后,你发现手掌彻底康复了,但全身身上下多出近百根歪歪扭扭异常难看的缝合痕迹。这是何等的生理伤害啊!

    除掉医疗手段如恶魔一般残酷外。西撒的手术效果也和恶魔一般。恶劣的手术风格吓跑了一大群慕名而来的患者。但超强的术后效果,却迎来了另一批客户。

    除了普通的内外科手术,西撒还开展了‘生体强化’这个新项目。一些受伤残废的能力者。在无奈之下找上了西撒,希望能够及时补救、挽回一些。之后西撒大力鼓吹自己的‘强化手段’,并通过强化亡灵的方法,为活人更换各种强力器官、妖兽肢体。幸好他拥有血蜜与病毒两大神器,总算没把客户玩死。

    那些原本内心绝望的患者,发现自己不仅恢复了健康,甚至获得了更加强大的能力,此外身体也变得恐怖起来,不再像人类后,他们既惊喜又惊恐。这一切,都和小说中的‘恶魔交易’一样,付出了代价,换来了恶魔力量。

    热洲如今正处在战争时期,无论平民还是能力者,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这种情况下,能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安全,多一分生机。与外观相比,还是强大的力量更实在一点。就这样,越来越多的战士放弃了美丽的外表,跑到西撒的小诊所里挨宰。

    最后一点,西撒不仅手艺高超,信誉良好,而且脸皮奇厚,每次收费都开到了天价。无论患者如何讨价还价,他都会像恶魔一样,榨干患者的最后一滴血。

    西撒用了半年时间,打响了‘恶魔医生’的招牌,成功和太阳宫的神殿搭上关系,接着趁机进入了‘木乃伊’的圈子。

    当他的超能力木乃伊‘大仲马’在战场上连杀三个强大能力者后,热洲的老牌‘木乃伊制造大师’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最先注意西撒的,是太阳宫专属的木乃伊大师。

    起初,这位大师只想深入的研究一下‘大仲马’的构造,看看他那神奇的射击天赋是如何产生的,能否模拟仿制,用在自己制作的木乃伊身上。当这位大师拆开大仲马后,他彻底傻b了!尼玛啊,这究竟是什么品种的木乃伊?为何处处符合木乃伊的规定,但处处都看不明白?

    无论‘心脏引擎’演变的‘糖果引擎’,还是虚拟灵魂、血蜜、病毒、脑洞之力塑造的身躯,都是无法山寨的独门秘技。看到这些,太阳宫的大师们,自然清楚了西撒的底蕴,开始将他平等看待。

    再加上西撒在大仲马的体内,设置的许多防盗机关、自毁装置,最终导致大师们拆开了木乃伊,玩坏了木乃伊,再也拼不回去了。虽说太阳宫的大师并不比西撒差,甚至经验、知识都远超西撒,但奈何‘超能力木乃伊’是结合西撒多种天赋才造出来的专利产品,别人根本修理不了。而军队每隔几天就会催一次,希望快点将大仲马投入战场。

    最后,尴尬的大师们,不得不将西撒请入神殿,一同研究探讨‘论如何在维持木乃伊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尽可能提高木乃伊战斗力的可行性,与可否用传统或科学的手段人为对木乃伊激活预想中的天赋能力?’,顺道修理大仲马。

    就这样,西撒一步登天,成功进入了热洲最顶级的‘木乃伊制造’圈子,与那些老牌大师攀上了交情。再往后的半年内,西撒开设了属于自己的亡灵专卖店,除了限量出售亲手制作的‘糖果引擎’、血蜜活化剂、各种木乃伊专用装备外,每月还会定期推出一只类似‘大仲马’的特殊木乃伊。

    除了‘医生’与‘木乃伊专家’这两个明面上的身份外,西撒还隐藏另一份隐蔽的工作。

    在初至北热洲的半年里,西撒除了钻研提升医术,努力为这个美丽的世界创造各种丑陋又强力的怪物外,他还在不断提升自身的战斗能力。白天钻研医术,夜间则在梦中修习邪拳。

    那次与卡特分别后,西撒得到了一张入梦的金属卡片。当他再一次进入梦境时,并没见到沙罗曼那个由纸片构成的老头子,而是一个由无数张小纸条构成的苗条身影。

    西撒曾经听沙罗曼介绍过,梦境所见的东西,是梦境主人心灵深处最恐惧的东西。最初跟随沙罗曼学习邪拳时,西撒并没待在自己的梦中,因为他的灵魂档次太低,无法承载沙罗曼的一个念头。那时西撒也没待在沙罗曼的梦境中,以为对方的灵魂等级太高,西撒无法停留。

    再次回归这个由无数纸片构成的梦境后,西撒终于弄清了梦境主人的身份。

    卡特曾经介绍过,加上西撒,沙罗曼一共有五个学生。其中大师兄姓名不详,早已经出师,至于具体的信息,卡特言语闪烁其词,并没介绍太多。再往下便是二师姐,据说是个大美人,实力强大,与卡特是亲戚。三师兄自然是玉树临风,风靡万千少女的逗比卡特了。排在最后的小师姐,名字叫做‘奈奈’,是沙罗曼最宠的学生,据说也是天赋最好的一个。

    西撒所在梦境的主人,正是他的小师姐‘奈奈’,一个号称天赋最高的娇小少女。据小师姐讲,沙罗曼碰上一件大事,抽不开身教导他,就连分神见一面都顾不上。这种情况下,只能派出最得意的弟子来教导西撒。

    这位未曾相识的‘小师姐’,看上去要比西撒矮一头,因为是梦境,所以看不到具体相貌,从体型判断,她并不像一位修习高深武道的武者,反而更像一个还在学院读书的青春少女。

    或许是不愿意让西撒看见自身‘心灵破绽’的缘故,在第一见碰面后,两人的见面地点就改到了西撒的梦中。此后,一大一小两个由海盐构成的人形,取代了原先那两个纸片小人。

    与教授经验丰富的沙罗曼不同,奈奈是那种沉默寡言的行动派。每夜的梦中,她先简单的介绍一遍武技奥义,接着便用残酷的手段一遍又一遍的炮制西撒。因为梦中不会受伤,而且能完美感受招式的每一丝细节,所以奈奈毫不留情的虐待着这个‘小师弟’,让他在拳头中寻找真谛。

    大概被殴打了大半年的时间,西撒的生意走上了正轨,武技训练也完成了大半。这时,奈奈遵照沙罗曼的吩咐,为西撒提供了一份‘熟悉’工作。去‘死亡丧钟’做杀手。

    之后的一年中,西撒一边抽空制作木乃伊,对外出售;一边打着‘外出取材’的口号,以‘白鳞’为代号,在热洲北方四处乱跑,拼命完成‘沙罗曼’布置的家庭作业。

    两年下来,西撒在奈奈的苛刻逼迫下,实力飞速提升,创造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十四个月的时间里,西撒一共接取了十一单任务,其中只失败了四次,剩下七次全部完成。一共击败害级九人,击杀害级四人,击杀次神三名,捕捉次神一名。

    如今的西撒,虽然还处在患级没有进阶,但他的战力绝对是害级,完全对得起《危害评估表》对他做出的评价。

    s:  感谢‘一串铜元’的评价票,与‘早饭吃了吗?’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