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8章 豪华飞艇,万能答题机降临

作品:《白银之轮

    “我们到了,准备下车。@这是你们的飞艇票,都拿好。教会已经为大家预定了最好的套房,因为隔离的原因,你们不能离开最上层,但第一层内部的一切设施,都能随意使用。一日三餐我们聘请最优秀的亡灵半身人厨师,服务员是中域冥府出品的死亡妖姬。”大巴停下,坐在前排的教会成员站起来,对照众人的相貌,将飞艇票发到每一人手中。

    “怎么全是亡灵?”盖古好奇道。

    “因为亡灵不怕感染。”

    “哇~!喵竟然也有!”卡蜜拉接过印有自己照片的票,激动地叫道,“西撒你看看,这就是差距啊!从小到大,你带我出远门,有买过一张票吗?每次不是让我变成宠物,就是把我塞进耳钉里,要知道逃票是可耻的!喵也有人权啊!”

    拿到人生中第一张票的卡蜜拉,激动了,然后大肆讨伐西撒。一旁的人听到这些,皆鄙夷的看向西撒。

    ……

    从大巴出来,经过长长的安全通道,接着眼前豁然开朗。

    入目处,是一片极为宽广平坦的混凝土广场,上面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飞行器。广场并没有跑道,其中数量最多的,是不同型号的飞艇,此外还有中短距离飞行的飞碟,以及能够垂直起落的大型‘蒸汽飞船’。类似地球世界的飞机几乎看不到,不过有一些蜻蜓、蝴蝶款式的扑翼机。

    在海拉尖叫声中,西撒看到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座遮天蔽日的小号浮空堡垒。

    “瞧这科技树点的!”看到这种科技、魔法、蒸汽、黑科技混搭的杂交场面,西撒有种时空错乱的幻觉。

    “我们的飞艇在哪里?”看着广场中的无数飞行器,卡蜜拉着急的问道。

    “最大的那个!”一旁的纸飞机,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西撒顺着看去。这是一艘多么巨大的飞艇啊!光最下层的吊舱,就相当于一座倒下的百层大厦。从远处望去,停在地面的飞艇外部,搭满了高高的外置悬梯,供蚂蚁一般的游客攀登。

    西撒数了数,这艘豪华飞艇的吊舱一共有二十层。而财大气粗的教会。竟然为他们包下了整整一层。西撒曾经在依澜塔领着卡蜜拉放风筝时,见到过这个‘级别’的巨无霸,当时也只是震撼于这家伙的体积,没想到今天竟有机会住进去,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啊!

    “西撒大哥!看!那个,那个!大哥,我,……”海拉指着那座比小山还要大的飞艇,激动到语无伦次。手抖的好像帕金森一般,一副随时都会翻白眼昏迷的兴奋样子。她的弟弟也好不到哪去,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嘴角流出口水也没反应,不过看上去却可爱无比。

    “西撒,你看,竟然还有内置泳池!还有小酒吧,小型电影院……”卡蜜拉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份飞艇的宣传手册。指着上面的图片叫唤道。

    “出发,我们登仓吧。”戈登带领众人走向专用的升降通道。

    进入飞艇花费了半小时。之后又等待了两个小时,这艘能够跨海往返于两块大陆的超级飞艇,终于在一阵剧烈晃动中,摇摇摆摆的离开地面,向空中缓慢飘去。

    刚从乡下出来的树娃娘姐弟,此刻正死死贴在落地玻璃上。瞪大眼睛看着外界的一切。而卡蜜拉已经度过了兴奋期,正懒洋洋的缩在西撒怀中,缠着他回卧室睡觉。

    最初的兴奋消退后,西撒在顶层转了两圈,熟悉环境后。便带着丽塔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次飞行将持续十天左右,中途并不降落,飞艇会在两座浮空城中进行补给,最终在中域降落。

    ……

    豪华的私人卧房中,西撒反锁好大门,然后领着女仆开始检查房间内的装饰。

    “不愧是总统套房,装饰品都好名贵!这个浮雕竟然是镶金的!还有这个花瓶,应该是正品吧?丽塔你来检验一下。”西撒抬手抚过墙壁,最终停留在一个收藏架上。

    听到‘金’字,卡蜜拉双目放光,灵巧的扑了过来,然后熟门熟路的从口袋中掏出作案工具,风一般掠过房间,一点点翘掉值钱的黄金,塞进口袋里。做完这些,她非但没满足,反而职业病发作,又开始寻找什么银制餐具、黄金烛台之类的东西。

    在卡蜜拉盗窃的同时,丽塔正举起一个花瓶,双目中打出两道射线,详细扫描这件艺术品,通过扫描碳12的含量来测算它们的年代。

    “六件藏品,只有一件事真货,其他五个都是现代仿制品。”丽塔取出一个黑色的陶罐,说道。

    “把真品收好,那五个假货拿来,我要献祭一次。”西撒躺在座位中,说道。

    女仆立刻将真货藏进裙子里,然后反转重力,托着五个诡异悬浮的假古董走到西撒身边。

    “你又要找那个傻子吗?”卡蜜拉将最后一把镶边的金属水果刀塞进口袋后,心满意足的拍拍肚子,问道。

    “你不觉得沼跃蛆一个人呆在世界之脉中很孤独吗?而且,我很早就想问答题机有关‘天界山’的问题了,现在正巧有时间。”说着,西撒开始献祭那五个假货,召唤虚位神降临。

    “西撒,你又拿便宜货唬我!我刚刚问过答题机,它说这五个花瓶都是高仿货!”一副白痴相的沼跃蛆,穿着西撒送他的廉价沙滩裤跑了出来。

    “哟,白痴你好!”卡蜜拉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抱着一团毛线球在毯子上滚了起来。

    从未见过沼跃蛆的丽塔,则紧紧站在西撒身边,警惕的注视着这个未知神秘能量体。

    发现沼跃蛆似乎不具备攻击性后,女仆大胆的放出探测射线,仔细扫描沼跃蛆。见对方没有反抗,也没有生气,丽塔更是得寸进尺的启动黑晶兔耳。用光屏反复照射沼跃蛆。最后,她甚至伸手扯动对方的脸,并尝试用刀子捅沼跃蛆。

    “西撒,她是谁?在干什么?”看到女仆掏出一把手枪,上膛,瞄准自己的眉心。满头大汗的沼跃蛆再坚持不住,质问道。

    “丽塔,冷静!它是朋友!”西撒一把抱住求知欲爆发的女仆,解释道。

    “神奇的生命体,我从没见过!资料库中也没有相关记载。”丽塔指了指兔耳朵,疑惑道。

    “这货是虚位神,一种比神灵还要稀有,由‘智慧生物的幻想’结合‘世界之脉’诞生的奇妙个体。每一只虚位神,都拥有不同的能力。”西撒尽量解释起来。

    “好神奇!更想切开看看了!”被西撒死死搂住的丽塔。双目炙热的盯着沼跃蛆。

    “嘿嘿……”沼跃蛆对着丽塔笑了笑,并不着痕迹的向后退去,同时一脸紧张的看向西撒,“挚友,你这次找我出来,又想怎么坑我?”

    “帮我接通‘万能答题机’,我有问题问它!”西撒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答题机让我问你。你准备好钱了吗?”沼跃蛆一脸尴尬的问道。

    “丽塔,把咱家的存款取出来。”

    西撒一句话。丽塔便抖动女仆裙,变出两个大箱子。女仆一脚踹开箱盖,顿时暴露出金灿灿的刺眼光芒,里面装满了黄金。

    “我的,都是我的!”看到黄金,卡蜜拉抛开手中的毛线球。飞身扑去。接着死死搂着黄金,满脸陶醉的蹭来蹭去,一点都不嫌硌。

    “答题机让我问你,你的问题是什么?”沼跃蛆看来黄金一眼,点点头。问道。

    “让它告诉我一切有关‘天界山’的信息。”西撒说道。

    “对不起,你的资金不足,请充值!”两箱黄金突然消失不见,而沼跃蛆却翻起白眼,毫无感情的说道。

    “别这样啊!钱你都拿了,还要坑我?当初不是说好办了包年,就可以打折的么?难道你耍赖?没信誉的家伙!两箱黄金还不能满足你?”西撒对着被鬼上身的沼跃蛆抱怨道。

    “太少了!加钱!”沼跃蛆白眼上翻,吐出了舌头。

    “钱不可能再加了,我还要留着买移动城堡!不如这样,你告诉与那两箱金等价的情报,如何?”西撒眼睛一转,接着补充道,“还有,别耍我!你要是再坑我的钱,我发誓以后绝不召唤沼跃蛆!要知道,我可是你的唯一客户,你要懂得细水长流。”

    “你入害了?而且凝聚了领域!好吧,如果你再加一百万,我就提高你的权限,给你五分钟的问答时间,并且多透露一些内幕。如果你不掏钱,我就掉线,两箱黄金也要打水漂。”沼跃蛆口吐白沫的说道。

    “不!我的金子!你还我的黄金!你这个该死的骗子!”卡蜜拉死死抱住空箱子,哭泣道。

    “西撒,免费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只‘皮皮挫’背着你私藏了十箱黄金,就藏在……”

    “你闭嘴!魂淡答题机,这个给你!”

    卡蜜拉瞬间炸毛,突然跳起来,向沼跃蛆砸去一把钻石。钻石凭空消失,沼跃蛆也配合的闭上了嘴巴。

    “丽塔,给它支票!”西撒瞪了贪财猫一眼,对女仆吩咐道。

    女仆匆匆写下一串零,递给沼跃蛆。

    “你想知道‘天界山’的信息?我只能告诉你,它是现世仅存在三座通天山之一,也是唯一一座保存完整,没有被毁灭的太古神山。”

    “据说一共有十座,是不是真的?告诉我它们的名字!”西撒插口问道。

    “似乎是十座,不过我只记录了七座,其中四座彻底毁坏,目前仅存螺旋山、无限山、天界山。天界山保存最为完整,几乎没有遭受任何损伤,也是这颗星球上,唯一保留着完整太古文明的地方。螺旋山仅存驱壳,什么都没留下。无限山被不明力量屏蔽,无法获得详细信息,现在中洲、东洲诸神居住的地方。至于另外四座的名称,请额外付钱查询。”

    “次奥!”西撒拍了拍脑门,接着问道,“告诉我,天界山是不是九灾之一?”

    “教会评定的九灾?没错,天界山是九灾。”

    “为什么?因为它泄露了瘟疫吗?”西撒追问。

    “权限不足,请额外付费。友情提示,你的猜测是不正确的。”

    “你耍我?说清楚点!”西撒暴怒道。

    “……~\……时间不多了,请抓紧。”

    “九灾还有哪些呢?”

    “这个问题和‘天界山’无关,请额外付费询问。”

    “你一台答题机要那么多钱作甚?你怎么不去死?天界山保存的太古文明是什么?”

    “前两个问题不予回复。天界山保存着一种受到现世排斥的先进科技文明。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天界山封闭了很久,或许已经不再被排斥了。你看那群皇家菠萝,不就活的很滋润吗?”答题机很没节操的回道。

    “你……!天界山的文明,和月球是否相同?我是说银月。”

    “源头相同。不过从第二纪开始,月球就走上了错误的进化道路。你看,现在兔子们集体跑路了。”

    “啊啊啊啊!告诉我天界山里面有什么?天界印是怎么回事?天界试炼又是什么?”

    “传说天界山里面,有一个好大好大的炉子!……对不起,时间到,问答结束。感谢你的无偿捐赠。悄悄告诉你,如果用教会的‘万能答题机’提问,这些问题只花费八十万。冷却期后再见啦!”

    “呕……好恶心的感觉!”恢复只觉的沼跃蛆,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我也感觉超恶心!”感觉被耍的西撒二话不说,站起来就将沼跃蛆暴打了一顿。

    “还我的钻石,还我的黄金!你这个魂淡!让你爆料,让你威胁我!”卡蜜拉也掏出平底锅,加入殴打沼跃蛆的行列。

    “不不!啊……疼!我是无辜的!那都是万能答题机……啊啊啊!别打啦!啊啊啊……”

    见西撒二人打的开心,丽塔也取出一柄手术刀,蹲在一边默默地解剖这只虚位神,深层次研究这个神奇的新品种。

    s:感谢‘小木马’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