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50章 危机,旧情敌来袭

作品:《白银之轮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680355313122727493210402035838321357123168020358

    一个小时的祷告活动结束后,一群面色绯红满头大汗的妹子们,故作镇定的打开商店大门,继续日常营业,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过本店招揽生意的王牌之一,‘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的赫尔,却没出现在前台,而是一个人躲在厕所偷偷哭泣。

    由于天生丽质,再加上海拉花钱大手大脚,最终导致赫尔从小都穿不起新衣服。别说新衣服了,就连一身男装都没有,只能捡海拉小时候的旧衣服穿。久而久之,赫尔就被海拉当成妹妹养了。

    自从来到中域后,弱势的赫尔成了大家‘欺负’的对象。卡蜜拉、歌丝纳,豆豆等人,每日都会围在他身边出言调戏。而当艾玛将鹤草五人派到西撒身边做手下后,由于阴盛阳衰过于厉害,赫尔的性别便被忽视掉,成为了女孩子大军中的一员。

    即便西撒明知这是个小子,但也经常忽略掉性别,把赫尔当女孩子对待。比如某次去泡温泉,西撒下意识的多订了一张女票,然后等到泡完回家时,才发现赫尔拿着一张女票在坐在前厅,忍受着怪蜀黍的骚扰苦等大家。或者经常将他从男厕所赶出来,然后才想起对方的确是男孩子之类……

    当卡蜜拉暗中组建欧派神教,招揽信徒后,赫尔每天都会被强势的浮石按在地上,狠狠揉胸,美其名曰促进血液循环,帮你加速发育什么的。

    收回魔蝇。西撒的脸色并不好看。卡蜜拉那个欧派神教,明显是一种没用正在教义,只是单纯蛊惑人心的邪|教。揉胸能够促进欧派发育这种事情。就和喝牛奶能长高一样,或许有效,但未必适用于每一个人。别人西撒不知道,但他身边亲近的几人是什么情况,他却一清二楚。

    艾尔莎从他幼时记事起,就宏伟的一塌糊涂,和山一样高。把头埋进去就会窒息,而她是怎么发育的。西撒不清楚。霸娘龙原本是个平板,但自从跟了他后,每天好吃好喝营养充足,自然就长大了。丽塔在诞生后。天生就是最完美的形状,不需增加减少一分一毫。然而卡蜜拉被他连续揉了七八年,却丝毫不见起色,这说明‘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如今这个神教,正好充分把握住‘平板’们自卑、渴望变大的心理弱点,无限鼓吹那不切实际的欧派之神,宣传虚无缥缈的‘欧派之力’,再通过洗脑手段控制教徒。对于那些口中喊着‘贫r是稀有资源’。但心里却疯狂羡慕嫉妒恨的搓衣板们来说,虚假的‘欧派之力’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即便明知道这不可能实现。她们也会催眠欺骗自己,飞蛾扑火的选择相信。想卡蜜拉这么精明狡诈的一个家伙,也因为弱点而被蒙骗,看不清真相。

    根据西撒的观察判断,卡蜜拉手下的信徒中,最狂热的是以海拉为首的一众搓衣板。信仰指数随着罩杯的增加而减少。其中尺寸最大的歌丝纳和浮石,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歌丝纳是冲着卡蜜拉免费提供的零食。才加入教会的伪信徒。浮石是为了光明正大的调戏海拉的弟弟赫尔,才加入其中的。至于对欧派没有任何需求的赫尔,是被一帮大姐姐逼迫的可怜牺牲品。

    想到卡蜜拉口中吹嘘的那个,‘教众遍布世界各地,最具潜力、最有希望取天谴而代之’的欧派神教,西撒心中持怀疑态度,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否定掉。

    不知这个教会势力有多大?他们找上卡蜜拉究竟有何阴谋?西撒不想打草惊蛇,他准备借助织网城的情报系统,先收集到足够资料,弄清对方的来历与目的,再处理这帮被欧派迷了心窍的小平胸们。

    大约五点左右,卡蜜拉的店铺也关门下班。鹤草五人来到西撒这边打了个招呼,便纷纷离开。卡蜜拉和歌丝纳几人,则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来,看漫画的看漫画,聊天的聊天,吃东西的吃东西。

    “小田螺,那个不能吃!那是顾客预订的心脏,防腐剂里泡了两年了!吃了会拉肚子的。”看到霸娘龙围着一个玻璃瓶乱转,西撒急忙提醒道,“赫尔,把你和你姐昨天做的作业拿出来。还有,以后别穿裙子了,你又不是没有零花钱买新衣服,这种恶癖尽快改正。”

    听到西撒的警告,小伪娘眼睛一红,差点滴出眼泪,张口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在海拉恐吓的目光下闭上了嘴。

    接过昨天为她们准备的爆破计算题,西撒启动白银之轮开始验算答案。这种题目编起来很爽,随便给几个数据就成了,但计算时,如果不借助白银之轮,或者沼泽中的母巢作弊,西撒也算不出正确答案。

    “咦?你俩的答案怎么一样?把我当白痴么?究竟谁抄谁的?”

    在海拉的强大气场的压迫下,赫尔不争气的再次跪了。

    一直折腾到六点,丽塔从外边回来,西撒才将四个坑货放走,打发她们先一步回家。而他本人还要留在店里,和隔壁的牛奶商量要事。

    “事情完成的怎么样?”等牛奶也进门后,西撒三人聚在一起,开一个小会。

    “基本对走上正轨,以后只要定期检查进度,根据不同情况进行调整安排,就没有问题了。北域那边出手很阔绰,他们已经验过样品,表示满意。说只要咱们货物的质量够硬,就会源源不断的订购。共济会有专门的走私渠道,只要g老爷那边的供应不出问题就行。”丽塔回道。

    “太阳宫那边呢?”西撒继续问道。

    “我给阿吞打过电话,他说东西就在这一周到。到时还有太阳宫的高层陪同护送。”

    “搞得还挺正式。看来尸体的质量一定前所未有的好,我有些期待了。”

    “少爷,北域苦寒。缺乏足够的医疗力量,咱们也是‘血天使保健品公司’的大股东,不妨在出售军火武器的同时,也提供医疗药品?”牛奶插口建议道。

    “好想法!”西撒想了想,觉得很有搞头,便继续道:“根据我多年战场行医的经验,抗生素、感冒药、止血药、兴奋剂都必不可少。但能够生产这些药品的厂家太多,我们没优势啊。”

    “不如加大剂量。说成特效药。反正毛熊身体壮,十倍兴奋剂也未必会死。而且加大兴奋剂的药量,或许还能起到悍不畏死的冲锋奇效。”丽塔建议道。

    “再往里面添加一些至幻的成分,让他产生幻觉。为那些敢死队、奴隶、战俘提供。”牛奶补充道。

    “还可以对高层出售能够成瘾的药物,这样可以增强它们对下属的控制力。”丽塔点头同意。

    牛奶突然想到什么,补充道:“丽塔大人不是得了一本《魔女的媚药书》吗?我们可以为那些高层提供强壮身体的药物,然他们延年益寿,快活似神仙。”

    “没错,我们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优势,一定不能浪费掉。”丽塔点头。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一直谈论到晚上十一点,才敲定一套方案。并委托牛奶第二日联系解剖者,重叙旧情之余,动用股东会的力量。让他生产一批效果劲爆的禁药,卖到北边支援被剥削的工人兄弟们。

    当一切搞定后,夜色已深,今天的天空没有幕布广告,高悬夜空的血月十分明亮,将整个世界映得一片血红。可惜隐月被月球人封印起来。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了。

    西撒坐在丽塔的重型机车上,从后抱住她。两人在寂静的路灯下缓慢前行。在机车驶入新区市中心的时候,空无一人的马路尽头,突然传来一阵阵机车引擎咆哮的噪音。很快,一帮尾气管喷吐着长长火舌的暴走族,轰鸣着向这边驶来。看着远方隐约可见的头灯,数目不少。

    “丽塔,咱们黑毯也有暴走族?”西撒很少深夜出门,并不清楚这方面的事情,于是问道。

    “旧区倒是不少,但都是不成气候的小喽啰,真正强大的黑骑军,骑得都是梦魇战马。托尔金新组建的死亡骑士巡逻队,坐骑是亡灵飞龙。走机械道具流的铁饭盒,开的全是机甲。小龙虾和金枪鱼出门使用车辆,旧区没有强大的暴走族。新区更不可能有!”丽塔回道。

    “那么对方是外地的喽!”西撒猜测起来:“旧区的小杂鱼,可不敢在新区乱来。对方深夜堵住咱俩,是有预谋的。该不会是拜伦在外面恶事做尽,苦主来此报复的吧?”

    “那您就要失望了!久违的香味,对方似乎是冲着我来的。”丽塔停下了机车,单脚撑地,用身体停住了将近一吨重的车子,一脸平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队。

    当双方距离不过二百米的时候,西撒也感受到了远处飘来的死亡味道,似乎是一群亡灵?

    来找丽塔的暴走族,还是一群死掉的亡灵,西撒突然想到他刚回中域时,收到的两恐吓封信。两封都是警告他,要求西撒将‘女武神’的尸骨归还,一方是强大的原罪财团,一方似乎就是中央冥界的继承人之一?

    在西撒思绪回转的同时,远方的车队也疾驰而来,并在不到十米的距离突然刹车,高速运动的重型机车骤然停止,轮胎在地面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同时空气中也传出阵阵焦臭味,令西撒不自觉得皱起眉头。

    “娜塔莎,我来接你了!”冰冷的女声,从对面一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背背巨大剑套,头戴黑色头盔,骑着一辆全身燃烧着黑色冰冷火焰机车的女性口中传出。

    在她身后,还有八个辆形形色色的机车,上面的骑手也千奇百怪。有一身重甲的古代骑士,也有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或者全身绑满绷带的经典木乃伊,以及骷髅架子和吸血鬼。西撒一眼扫过。八个人中,只有两个是活物,其他都不是亡灵。就是半死不活的血族。连同死气盎然的女首领一起,绝对是一群黑暗阵营的强力生物。

    “学姐?!”丽塔提高声音问道,语气专供有掩饰不住的惊讶,“你还活着?不,你复活了?!”

    “没错!我又复活了。”一身皮衣的学姐并没打开头盔,所以西撒看不到对方的相貌。

    不过回忆以前和丽塔的聊天内容,他隐约记得丽塔在上学时期。有过一段年少轻狂的时光,不仅飙车做暴走族。还和高年级学姐搞百合。不过幸好她及时醒悟,没有在歧途上越陷越深,如今更是成为了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全职女仆,将一切都献给了自己。

    两人各说一句后。现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当中。学姐身后那帮凶神恶煞没人敢开口,只是恶狠狠的盯着西撒猛瞧,西撒倒是有心和学姐打个招呼,不过想到大家貌似是‘情敌关系’,我率先开口岂不又示弱嫌疑?于是他便闭上了嘴巴,等待事情进一步发展。

    沉默良久,学姐再次开口:“当初是我的错,我领导有误,害了大家。连自己也死了。不过如今我又获得了新生,决定重新完成当年的梦想。当我恢复记忆时,你已经是原罪骑士团的一员。我是一个普通的亡灵。你的身份、地位、实力远高于我,所以我没有联系你。当我加入中央冥界,一步步往上爬时,你已经是原罪的团长。当我成为冥界继承人后,你却战死在热洲,连尸体都被狮王吃掉。那时我好后悔,没有早一步联系你。万幸你没有彻底死亡。又被人复活了,娜塔莎,回来吧!加入我的队伍,成为十二骑士之一,一起完成我们当初的梦想!”

    黑色皮衣学姐对丽塔伸出手,邀请道。听对方言语之间的内容,两人当年感情似乎很好,不仅是情侣关系,还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同志女‘同志’?

    就在西撒心中有些忐忑,自家女仆长不会连晚饭都不给自己做了,就脱下女仆服改做暴走族时,丽塔突然摇了摇头,回绝道:“抱歉,阿尔托莉亚学姐,娜塔莎波克隆丝已经死了,我现在是丽塔沃拉塔斯基,主人的专职女仆!”

    阿尔托莉亚,十二骑士……听到这里,西撒不仅思绪纷飞。当年听说丽塔前身是女武神时,他还和卡蜜拉幻想着,丽塔会不会和呆毛王一样?结果两者相貌完全不同,虽然都是美女,却完全不是一个类型,更别提呆毛了。现在又冒出一个阿尔托莉亚,莫非她才是正版异界呆毛王?

    就在西撒无限yy时,两道充满杀意的目光,从黑色头盔镜片中射了出来,锁定在自己身上。

    “你篡改了娜塔莎的记忆?卑鄙的家伙!”很明显,异界呆毛王表白失败,便将自己魅力值下降的错误,归咎到自己身上。

    “那个学姐啊,你不知道生物转化亡灵后,魅力会下降吗?丽塔她记得生前一切,之所以不跟你,是因为你们混社团的没前途啊!赶紧找一份正经工作才是王道!你看丽塔,她就很有眼光的做了我家女仆,经过努力奋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家之主。我和我的宠物,都听她的。”

    “没前途?你的驱虫先锋不也是议会外围么?比较起来,我和奥利妮的地位可是同级啊!”学姐冷笑一声,再次看向丽塔:“跟不跟我走?不要逼我动手抢你回去。”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离开吧。”丽塔无动于衷的说道。

    “你……!”对面的头盔学姐语气暴怒无比,却没有任何办法。

    “团长,不如干掉那个小白脸?宰了他,你的妹妹自然会回来的。”一个相貌英俊的血族小白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西撒。

    “它们敢动手,你我从此就是敌人!”丽塔抽出固定在机车侧面的球棒,指着对面的众人说道。一副两个帮派女老大祥路相逢讨论保护费该怎么分的对峙画面。

    “你,你这个白痴!”学姐气结,狠狠踹了两脚地面,结果砸出两个大坑,水泥石子如子弹般崩飞,却精准的从众人之间的缝隙穿过,没有伤到任何人,只有两颗隐蔽的打在西撒腿和胳膊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你回去吧,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而你,也不是当年的你了。”丽塔摇摇头,收起了球棒。

    “和我比一场!你赢了,一切都依你。我赢了,你就离开这个废物,回到我身边!在织网城做喽啰有什么前途,我是中央冥域的继承人,妖怪议会成员死神大人的次席,和奥利妮地位相当!”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西撒发誓对方看自己的表情,绝壁是鄙夷+蔑视+嘲讽+不屑。不过那又怎样?丽塔昨晚,可是和我一起洗澡的,你咬我啊,来咬我啊!

    “怎么比?”丽塔问道。

    “自然和当初一样,卡谁更快!”学姐回道。

    “那武器呢?”

    “还是老规矩,不限制任何武器,任何攻击手段。”

    “好!我答应你。”丽塔点头应道。

    尼玛暴力摩托啊!坐在丽塔身后的西撒嘀咕道。

    s:不就写了个欧派嘛,评论区就被挤满了,你们怎么都是这种人?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感谢:冥界几何、不可更改不予公开、作为一个绅士、白光白、念来过倒才猪、以及dan当、一串铜元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