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7章 魔潮牧羊人

作品:《白银之轮

    大约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西撒与夏娅两人东拉西扯,不知不觉间又将话题扯到了埃姆的身上。听夏娅说,埃姆上个月还从南洲寄回来一个石头做的鬼面具工艺品,听说这是从一处遗迹挖出来的,戴上之后,就可以让人进化成一种类似血族的吸血怪物。

    就在西撒准备回话的时候,头顶上的天幕开始微微震动,周围的空气跟着变得凝重压抑,他觉得整个人仿佛被投入一个密闭的空间,即便身处空旷的野外,但四周的环境还是一点点逐渐变得憋闷起来,有种让人喘不上气的感觉。不多久,他的耳中,也突兀的响起耳鸣的声音。

    不仅西撒,就连他对面的夏娅几人,脸上都出现了不适的表情。卡蜜拉更是怪叫一声,双手按住太阳穴拼命的搓揉。

    强压下心悸的感觉,西撒看了眼四周,大排档中的其他客人,也都纷纷扶住额头,胳膊不支的撑在桌面上。那些走路的行人,也变得酒醉般左摇右晃。放眼望去,周围没有一个人能够摆脱这种异样状况。

    “丽塔,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周围的情况,西撒明白这突如其来的异状,并非有人针对自己,在饭菜中下了毒。不过这种大范围无人能免的诡异状况,似乎比有人针对自己更加可怕。

    “身体机能一切正常,不过外部环境正急剧变化,正常生物都会感到不适,这属于正常情况。”

    身为机械之躯的丽塔与西撒不同,对于外界环境的变化没有主观感性的认知,反而理性的记录者温度、气压、风速的每一点变化。此时外界环境剧烈改变,西撒觉得自己被丢进高压锅中不断加压,难受的一塌糊涂,而丽塔却准确判断出问题的源头来自哪里。

    “你看天上!”通过头顶的兔耳,丽塔第一时间发现周围的改变,全都来自天空。

    西撒顺着丽塔的手指看去。原本光影流转的太空幕布,此时正剧烈的波动着,仿佛在平静的湖面,同时投入了成百上千块石头。无数涟漪状的波纹在幕布的不同位置扩散,彼此干扰,推波助澜,愈演愈烈。

    抬头看去,无边无际笼罩了整片大地的天幕。渐渐变成狂潮翻涌的海面,开始沸腾咆哮。那些清晰的画面变得扭曲,图像逐渐消散溶解,仿佛打翻了调色盘,各种色彩混在一起不停的搅和着,最终变成无法言喻的恶心东西,看的人头晕目难受,仿佛精神都受到了污染。

    天空的剧烈变化,逐渐被地面的众人发现,所有人都抬头仰望。那些原本由不同属性元素力量组成的彩色线条,开始失控的扭曲绞和在一起。紧跟着,一股无比邪恶深邃的新能量,渐渐从沸腾的天幕中渗透出。

    黑灰色的雾气,一点点侵蚀着天空,那些失控的元素能量相互干扰,相互削弱,渐渐被统一有序的黑灰色力量吸收掉。星光被灰暗掩盖,血月也仿佛别吞噬掉,原本看着令人头昏的颜色消彻底消失失掉。整个世界都被灰暗包裹,只有惨淡的幽光从天投下,那令人心悸压抑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站在地面仰望天穹的恐怖变化。西撒心中升起一种孤独无助渺小的感觉,手脚四肢都不自觉得颤栗起来,只觉得浑身发软,仿佛再支撑不住要摔倒一般。周围的众人更加不堪,有的跪倒在地、有的放声尖叫,有的则抱头狂奔想要逃出这里。

    “天怎么了?西撒我好怕。”适应了压抑环境的卡蜜拉。惊恐的躲到西撒背后,紧紧贴着他,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往天上看去。

    “好强的能量,这并不是正常的元素波动!”丽塔直视彻底变成灰黑色的天空,清晰度捕捉到游离于空气中的新元素,跟着开口说道。

    原本如海面般剧烈起伏波动,仿佛随时都能撕裂大气层,砸进大地毁灭世界的元素浪潮,已经彻底消退,再次变得死水般平静。但每个人的心头,都仿佛笼罩了一层这样的黑幕,只能感受到末日般无尽的绝望与凄凉。

    “这是……魔灾?”体内魔化病毒不安的躁动,体味着萦绕心头的熟悉感,西撒终于认出这股力量的真面目,竟然是制造出魔灾的‘污秽’!

    这些年过去,西撒体内的病毒早已完成了数次变异,只保留一小部分魔物的特性。而污染了南洲的污秽,也在不断地自我改变,努力适应锡兰的自然环境,和南洲的世界之脉融为一体,成为了与当初截然不同的东西。

    两者都在剧烈变化,所以西撒并没在第一时间认出污染了天穹的东西是污秽。现在再看,这污秽果然和当年不同。西撒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魔物时,那是一股疯狂不受控制,想要吞噬一切、毁灭一切、没有极限、无人可制的恐怖东西。

    但此时的污秽,同样的邪恶可怕,但却没了那股疯狂失控的感觉,反而变得无比死寂。这种变化,就像从不受控制的野兽,变成了拥有智慧的凶残恶魔,看上去收敛驯服,但更加令人戒惧。

    灰黑的天幕突然闪过一道极细、极暗的光线,接着一道紧跟着一道,仿佛能量重新连接太空幕布,正在启动屏幕一般。

    渐渐地,地面的众人都屏住呼吸,停止动作,忐忑的望着‘再次恢复’正常运作的幕布。与先前不同,原本彩色的画面变得昏暗无比,亮度更是被调到最低,只能模糊看到一个不清的影像轮廓。

    此刻,在丽塔的感知中,重新出现的幕布,与之前的太空投影截然不同。原本的投影,是无数卫星彼此连接构成一张大网,然后将宇宙射线转化为不同颜色的元素能量,最终通过调整,构成一张紧贴大气层的幕布。

    当刚刚的变故,则是污秽产生的魔化力量,强行通过充斥世界各地的世界之脉通道,直接连通外太空的幕布,并吞噬光其中的能量,夺走这一块太空幕布的控制权。无论力量来源还是工作原理。都完全不同。

    太空卫星织成的幕布,可以覆盖半个星球,被切割成无数块后,能够在入夜的地方。同时向半个锡兰直播无声的图像。而被魔物入侵占据的幕布,仅限于铁板椰子城上空的一块,虽然此时西撒眼前的景象令人感到震撼,但污秽并没有吞掉整个天空,只是他目光所及的一部分。

    宇宙幕布在锡兰之外。只有图像而无声音。但污秽通过无形的世界之脉,由内而外入侵了幕布,并通过无处不在的世界之脉,往空气中排放了大量魔气。

    丽塔在环境监测感应方面远超人类,此外她还在修行‘振动力学’,对能量的波动异常敏感。无形的魔气在人群之上的空中汇集,不时改变排列结构,接着按照某个频率开始震动,模仿声带发出了刺耳难听的噪音。

    参加美食节的大半是普通人,他们看不到无形无迹的能量。更不明白其中道理,只是听到天空中传来无法理解又诡异恐怖的声音,这更加剧了人们的绝望情绪。所有人惶惶不安,一副末日降临的场面。

    毫无意义的噪音从未停止,从低沉到高亢,从沙哑的尖锐,仿佛是在调试一般。终于,灰灰色的幕布上出现了一张模糊的脸,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不适的魔气,一道略微沙哑的女声从四面八方向着赛场传来。仿佛有无数张嘴同时在诉说一般。

    入侵天空的污秽好像把握到了技巧,女声很快由沙哑变得清脆,幕布上的人脸也变得清晰起来,那时一个披散着长发。眼仁漆黑无比,但瞳孔却诡异血红的美女,气质阴森邪恶,又有中妖异的魅力,给西撒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灰黯无光的天空中,那两点血红的眼眸实在太诡异。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中土的朋友,你们好。我是曾经的第四代女仆,如今‘魔潮’大意志的代表,迪莉娅,魔潮在这个世上的牧羊人。今天我出现在这里,有两件事要通知你们,以及你们背后的势力。第一,‘魔潮’已经吞噬了森洲的世界主脉,与这颗星球融为一体,诞生了自我意志,成为南大陆的主宰。而你们口中的魔物,也不再是无序混乱的低级生物。第二,‘平衡之链’与‘虚数根’听清了,从今往后,森洲便是‘魔潮’的狩猎范围,你们在森洲的一切行为,都视为挑衅,战争从今天起正式开始,永远不会结束,直到世界毁灭。”

    天空中的女人平静的说着,但落入地面众人的耳中,却不啻于一记晴天霹雳。无论污秽诞生了意志,还是吞噬了世界主脉掌控一方世界,又或者魔灾对整个世界发起挑战,这都是震动世界的大事件。至于第四代女仆,以及什么平衡之链和虚数根,西撒反倒没工夫考虑它们了。

    在以前,魔灾无解,也没人敢直面它,中洲、东洲的居民只是庆幸,这棘手的东西出现在南洲,中间隔着广阔的海洋,仿佛永远不会影响到自己,所以魔灾一直被人刻意回避,南洲发生的一切,也被封锁并不公开。

    纵然教会有心净化魔灾,但苦于没有对策,而且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只能不了了之。就这样,魔物盘踞南洲,年复一年的污染侵蚀大地,愈来愈严重,吞噬了无数生命,弄得那边生灵涂炭。今天,众人刻意回避的灾厄,终于融入这个世界,再无法割离,永远无法消灭。

    “另外,还要一件小事情。这次我选择降临此地,是为了完成一个夙愿。在融入魔潮之前,茵蒂克丝曾进入森洲,希望赢得黑暗料理界的比赛,证明自己的最强称号。这些事情在我看来很无趣,不过为了纪念前世,我宣布自己是第四代‘魔女仆’,魔潮意志的仆人。有不服的人,可以来森洲挑战我,我在中央魔巢恭候大驾。”

    太空幕布中的人影突然停顿了片刻,那平静的幕布再次波动,不知从哪里钻出的彩色能量,斜着将屏幕一分为二,接着无数彩色的雪花点开始反攻,一点点消磨着灰暗的能量。

    看样子,观测塔已经反应过来,开始清除这些魔化能量。毕竟魔灾的老巢在南洲,就算吞噬了世界主脉,可以将触手伸到太空与南域,但毕竟不是主场,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今天就到这里好了,魔潮的意志,很希望诸大陆的统治者能够来森洲做客。打扰了,请继续享受这个节日。”

    魔女仆迪莉娅话音刚落的同时,太空幕布突然爆发出刺眼的强光,白色的光芒撕裂黑幕,将整个世界映照成白天,站在地面的西撒,也不得不扭头闭眼,不敢与之对视。

    光芒来得快去得也快,当夜晚再度归于黑暗后,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仿佛只是一场梦幻。太空的幕布似乎恢复了正常。不过没有播放任何广告便关闭了,露出被血月映照成淡红色的夜空,与满天闪烁的繁星。

    空气中的魔气开始消散,那压抑窒息的感觉也随风而去,西撒终于能放松呼一口气。

    此时的美食节现场,安静的仿若鬼域,所有人都沉浸在刚才迪莉娅带来的震撼中,久久不能回神,更别提开口说话。

    “呵呵,最强女仆,果然一代比一代强。原本以为这次选出来的是个次品,竟然死在了南洲,没想发展竟如此峰回路转,她转身就成了魔灾的代言人。‘魔女仆’这个名字选得好,足以与第一代‘神女仆’媲美了!有魔灾在背后支持,就算灾神也只能退避三舍,真期待两个女仆决战的那一天啊。”夏娅突然目露兴奋的说道,似乎对于南洲发生的大事件并不感兴趣一般。

    “喂,埃姆还在南洲出任务啊!”看着夏娅没心没肺的样子,西撒喊道。

    “啊拉啊啦,我知道啦,他会没事的。”夏娅撇过头不看西撒,带着些许鼻音说道。

    听到对方的哭腔,西撒这才反应过来。大妖精同样担心她的男票,这才转移话题不去多想,结果自己又往她身上捅刀子。

    “呃……,出了这场意外,美食节还能举办下去吗?”西撒尴尬的转移话题。

    “不好说,不过全世界的焦点,多半会被南洲吸引走。这次的魔女仆,可干的比前三任都要拉风漂亮。要是不论力场,我看她才是历任中最强的。隐居的神女仆,也未必是她的对手,更别提另外两个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家伙。”夏娅故作轻松道。

    “忠犬,你还有信心参加第五届吗?”卡蜜拉突然问道。

    魔女仆这次玩的实在太绝了,不仅空前而且绝后,这个星球上,恐怕再没第二个魔灾能让;另一个女仆扬名全世界了。前三代最强女仆本就是传说一般的人物,与之比较,众人一直不看好第四代,认为这是女仆争霸衰落的标志,或许第五届时,女仆争霸便不再是世界顶级大赛了。

    没想到在争霸赛开始衰落的时候,竟然出了这么一茬子事。虽然魔灾爆发是末日一般的灾难,但扯到第四代最强女仆的身上,就具备了足够的传奇色彩,即便是恶名,迪莉娅也绝对是是恶名远扬,足以记录在历史中。

    听到卡蜜拉的话,丽塔脸上看不到半点颓色,反而充满了斗志,昂扬道:“前面的绊脚石越大越好,只要杀了她,足够我坐上第五代的位置。如果杀掉两个,我就是史上最强女仆!”

    s:  码了一天,终于写了一章。魔女仆完毕,接下来就是第五代钢女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