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48章 黄金抱大腿

作品:《白银之轮

    回头看了看眼中怒火燃烧,全身被诡异胶带缠成木乃伊,无法动弹却仍在奋力挣扎的丽塔,男子轻笑一声,又将头扭了回来。

    “别耍小动作,你的一切举动在我面前都没用处。你我之间的差距,并不简单的境界等级能够弥补的。”男子轻声道,话语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优越感。

    “呵呵,说吧,你来这里想做什么?”被全方位压制的西撒放弃抵抗与挣扎,发出‘和善’的笑声,十分配合的说道。

    但他的心中,却对对方的话不屑一顾。来人的能力确实独特诡异,但自己也不是软柿子。只不过现在处于织网城的神脉网络中,祸级的力量被严重压制,再加上仓促间来不及应对。有本事进神国单挑啊,看老子不召唤大军虐哭你!

    见西撒不再反抗,终于认命,男子心中也感到满意,这才开口:“你终于老实了,我这次来找你……”

    轰!

    “白鳞!外式蛇突牙!”

    男子正要开口说话,刚才还一脸顺从的西撒瞬间翻脸,全身皮肤被一层银白色蛇鳞覆盖,身体一震强行挣脱了对手的钳制,颈间的伤口也在瞬间愈合,并在坚硬鳞片的反弹下,将长刀弹出去。而他的右手五指也瞬间并拢成刀,手臂如鞭般向上甩出。

    鳞片摩擦空气发出‘嘶嘶’的毒蛇嘶鸣声,邪拳特有的能量缠绕指间,形成一条墨绿色的邪蛇虚影,化为一道绿色匹练,直奔男子眉心。

    “不知死活!”

    男子恼怒的开口,一手握紧刀柄急退,一手摸向腰间,再次进入那种奇特的状态。紧接着,他神色突然一变,脸上泛起一阵潮红,身体不自然的顿了一下。西撒终于把握住这个时机。一掌劈了上去。

    ‘乓!’

    一声脆响,银白色手刀重重砍在长刀上,檫出一串火星。男子动作一歪,身体踉跄后退。西撒却是不停,右手掌刀瞬间松开,食指中指仿佛撩拨琴弦般在空中弹动,左手同时变幻形状,化为一条撕咬猎物的蛇口。

    外式。蛇咬鬼手!

    脸色血红的男子原本还要抵挡,却在西撒右手牵引下再吐出一口血,身体出现一个明显的停顿,而西撒的左手也在同一时间咬了上来,不过男子的手也终于摸上了腰间的胶带,时间流动再次变得缓慢起来。

    嚓!

    西撒收回高高扬起的左手,抽身急退,瞬间拉开数米距离,一直退到‘拖鞋号’的围栏处停下,一脸警惕的注视着对方。而男子则探手在胸前连点数下。长出吐出一滩黑血,一脸惊怒的看向西撒:“你下毒!”

    刚刚交手的刹那,他成功避开了西撒抠向眉心要害的攻击,但躲避依旧不及时,左侧的脸颊被撕下一块皮肉,伤口在邪拳特殊力量的作用下无法愈合,鲜血不断往外流淌。

    “下毒?下你妹啊!都是你自找的,当老子的血是白流的吗?”西撒一脸嘲讽的回道。

    现在,他发现对手能力虽然诡异,但身体素质不过普通害级。力量还没自己大,而且和普通能力者一样无法免疫毒素。唯一值得警惕的,就是那种特殊的凝滞能力,不过似乎可以用毒素破解。

    “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被西撒偷袭,男子羞愤欲死,双手握刀,猛然加速,闪电般射向西撒。

    西撒左手五指律动,故技重施。再次牵引对方体内的毒素,同时发起反攻。可惜这一次他失算了,对方再没有受到毒素的影响,身体更是诡异的一化作二,从左右两边同时夹击西撒。

    毒素牵制失败,西撒也不失望,直接运起邪拳准备硬抗,就是这时,讨厌的感觉再度袭来,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陷入松脂的小昆虫,动作越来越慢,最终眼睁睁看着自己凝成一块琥珀,脑子也陷入冰冷的黑暗,最终被冻结,无法思考。

    男子身形再度合一,手中长刀也刺穿了西撒身体。剧痛传遍全身,西撒又一次恢复了对自身的掌控。

    “去死吧!”男子狂吼一声,扭动长刀,双臂发力,就要将西撒从中剖成两半。

    “silly-b,你才去死吧!”

    黑色的病毒不知何时爬满西撒全身,遍布体内已经构成立体网络的魔化病毒瞬间复苏,被长刀刺穿的肌肉与内脏,在病毒的强化下突然紧缩,死死夹住刀身。不仅如此,黑色的病毒脉络好想过活来一般,顺着刀身迅速爬出,顷刻间便覆盖了长刀,同时快速爬向男子双臂。

    看到这邪恶诡异的一幕,男子全身寒毛倒竖,全力拔刀试图摆脱这恶心的黑色物质,却发现刀身被西撒的身体死死锁住。当他想要松手时已经晚了,病毒爬满左臂,身体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

    “里式,暗啄!”

    病毒寄生的同时,西撒拇指食指中指并拢,做出一个尖锥状的手势,手臂发力狠狠点在男子胸口,如鸟啄如蛇击。魔拳秘技发动,剧烈爆炸从身体内部暴发,男子胸口突然炸开,喷出大片血肉残片,他的口中也剧烈咳嗽起来,吐出大量鲜血与脏器碎片。

    西撒这一击重伤了男子,也将其打的连连后退。男子则当机立断,伸手抽出腰间匕首,挥刀砍断了被病毒寄生的手臂,接着又反手按向腰间的胶带,打算再次发动那股特殊的力量。

    西撒将一切看着眼中,却来不及阻止,心知自己两次反杀都是取巧,一次用血毒、一次用病毒,现在底牌尽出。若是这男的不顾一切再来一次,自己就真要交待在这里了。

    体内病毒爆发,全力加速,他单腿蹬在地上,踏出一个凹坑,身体急速冲刺。眼见男人的手就要摸到那卷胶带,自己却还是晚了一步,来不及阻止。

    在这紧要关头,一只洁白纤细的手掌突然凭空出现,然后越变越长,紧接着胸前罪痕处传来一阵剧痛。西撒低头看去,那只洁白妖异的玉臂,竟是从自己胸口的‘嘴巴’中长出来的!

    原本被针线缝住的罪痕已经被撕开,手臂越探越长,在电光火石之间抢先一步刺入男子的胸膛中。手臂徒然发力,流线型肌肉鼓动,暴起一道道并不明显的青色筋络,看起来有种充满力量却又十分协调的美感。

    “别乱动,否则杀了你哦!”

    熟悉而又动听的声音传入西撒耳中,看着紧紧攥住男子心脏的玉手,西撒差点痛哭流涕。艾尔莎你终于出来了!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再次找到了那种单手撑起一片天,小爷背后有人,黄金抱大腿的安全感,西撒不假思索的喊出了当年最常用的一句话。

    “艾尔莎他打我!你要替我做主啊!”

    “小贱贱乖,老娘替你打死他!”

    领域中瘴气一阵扭动,艾尔莎面带微笑,从血腥沼泽中走了出来。右手深深插进男子的胸口,攥紧对方的心脏,左手则抬起西撒下巴,满意的赞了句:“虽然还是男的,但小果实已经成熟,可以吃了。”

    “有外人在,给点面子好吗?”西撒拍开艾尔莎的手,一脸黑线的说道。

    接着,他低头握住那只断臂,呲牙咧嘴忍痛将插在胸膛的长刀拔了出来。由病毒与血蜜构成的黑红二色丝线,迅速从体内涌出,将伤口缝住,留下丑陋难看的缝合痕迹。

    处理完伤势,西撒这才来得及观察自己的俘虏。见对方生死被艾尔莎控制,一脸痛不欲生却又不敢乱动的样子,西撒瞬间有种小人得志的快|感,叫嚣道:“你不是要杀我吗?你不是很拽吗?你不是有特殊能力吗?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动啊,动一个给我看看啊!”

    男子抬头,目露疯狂的盯住西撒,身体不断颤抖,露出一幅择人欲噬的野兽表情,嘴里更发出“啊啊啊啊……”的低吟,既像痛苦的呜咽,又像受虐狂发出的变|态笑声。

    察觉情况不对劲,艾尔莎也不顾上调|戏西撒,皱眉看向被自己控制的男子。

    s:  开启我心爱的金大腿,‘软饭王’猪脚当定了。

    两更啦,票票啊什么的,是不是多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