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49章 飙演技

作品:《白银之轮

    “是你们逼我的!这是你们自找的!对,都是你们的错!”男子低头喃喃自语,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为接下来的行为找借口。

    “不对!西撒……”感觉到对方体内出现了一股不属于他自己的陌生力量,艾尔莎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还未等她开口提醒,男子已经发力挣脱出去。

    男子不顾一切抽身后退,艾尔莎则一把扯出对方的心脏,接着手掌发力将其捏爆。

    已经退出一段距离的男子气息迅速衰弱,断臂与胸口的破洞不停的涌血,嘴巴、鼻孔、眼角也不断流血,眼看一幅就要挂掉的模样,但他体内的气息,却反常的迅速壮大。

    “尼玛,这还不死!这是吃了蘑菇妹家的死亡蘑菇,要尸变做亡灵的节奏吗?”西撒左眼皮狂跳不止,对对方生命力表示赞叹的同时,一阵不妙的危机感也袭上心头。

    “闭嘴,小混球!”艾尔莎嗔怪的瞪了西撒一眼,接着扭头专注的盯着状态凄惨无比男子。

    “三步……逆转!”

    男子口中低语起来,眼睛也慢慢发出刺眼的金色光芒。那只沾满鲜血的手掌,突然握紧腰间的胶带。血液溅在黑黄胶带的表面,瞬间便燃烧起来,越烧越大,火焰是罕见的金色。这一刻,男子再度进入那种时光错乱的状态,而且比先前几次更加明显,仿佛质变升华了一般。

    无法言喻的感觉再次袭来,西撒觉得自己又变成可怜的小虫子,慢慢变成一块琥珀化石,无法反抗无法挣扎。在他的眼中,男子突然吃力的后退一步。

    这一步退的奇慢无比,在这倒退的一步之间,被艾尔莎捏烂丢在地面的心脏诡异消失不见,被西撒病毒感染的断臂也消失不见,男子身上的伤口也统统消失不见。破碎的衣服违反了时间的规则,倒带一般的恢复原状。男子眼角的鲜血也迅速回流,被西撒划破的脸颊更是恢复如初。

    这家伙的‘时间’脱离了世界的节奏,逆流而上,回到了完好无损的前一刻。下一刻。世界定格,西撒的思维慢慢陷入迟钝……在他意识彻底冻结之前,耳边似乎传来了艾尔莎不可思议的呼声。

    “时间系能力者!”

    ……

    “血腥神域!”

    不知在黑暗中沉寂了多久,西撒被一声怒吼惊醒,接着全身各处传来剧烈的痛楚。当他恢复感应时。发现与身体融为一体的世界之脉,不受控制的分裂出分支,与领域结合到一起。此刻自己的领域竟爆发出神域的品质,而血腥沼泽内积攒的能量,更是以可怕的速度不断流失。

    视觉恢复正常,西撒入眼便看到一身黑色纹路白色鳞片的艾尔莎,正面无表情的将那个男人踩在脚下,脚底狠狠踩在对方的脸上,而右手则平举伸直,死死攥住那把还在剧烈震动挣扎的长刀。

    银色血液不断顺着刀刃滴落。而她的手臂正反以及两侧,均匀对称的延伸出四道伤口,从手腕一只连到肩膀。红黑两色的细线从体内钻出,不断修补着伤口,将其缝合,却又被一种盘踞在伤口中的锋锐力量切断,最终导致伤口久久不能愈合。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艾尔莎身体四周的领域空间,竟布满了上百道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划痕。这些痕迹,就好像被无数剑刃组成的龙卷疯狂肆虐过的房间墙壁一般。斑驳不堪,伤痕交错,立体的遍布领域空间各处。而一滴滴鲜红的血浆从这些‘空间伤口’中流出,淅淅沥沥好似下雨一般。将‘领域’变成了‘淋浴’。

    “我擦!血腥沼泽被打漏了!”

    西撒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领域此刻已经千疮百孔,而支持领域存在的根本所在,血腥沼泽,更是遭受了可怕的破坏。无数难以愈合的伤口嵌在沼泽空间各处,将其打成一个筛子。沼泽内的血泥不断外流,自己的力量难以修复。

    吧唧!

    一只魔蝇娘从最大的那道裂缝流了出来,接着摔在西撒身前的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然后呆头呆脑的站了起来,伸手揉了揉摔疼的小,一脸不解的看向西撒,问道:“皇帝,你怎么全身都是洞?”

    “洞?”西撒不解的看向身体,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如同自己的领域一般,被削的千疮百孔,全身都是能够透光的窟窿,这是要死人的节奏啊!搁成常人,早死了啊。

    “艾尔莎?”西撒不可置信的看向蛇妖,脸上露出死不瞑目的委屈,不明白自己的金大腿为什么不保护自己。

    “咳咳,给你这个臭小子一个教训!谁叫你平时不好好锻炼?我能做到的,就是你能做到的,你要是百分百发挥,早就把这家伙拿下了!好了,我累了,这里交给你了!”

    言罢,艾尔莎不由西撒分说,身体直接沉入血红一片的地面,回归了血腥沼泽。而那个被她踩在脚下的男人,已经没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瞪大眼睛屈辱趴在地上,用那双愤懑的眼睛盯住西撒。

    原本还心怀委屈的西撒,在艾尔莎消失的瞬间突然醒悟,蛇妖的本体才刚刚完成,现在也不过刚刚入患,而且还没完全融合。刚从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强行救场,抽取血腥沼泽的力量强撑出来的假象。

    为了搞定这个突袭的敌人,她不仅提前透支了身体、还燃烧了领域、抽取了沼泽、征用了自己体内的神脉,并且连开发不完善的‘魔化白鳞’也用了出来。她这么潇洒的离开,根本就是撑不下去了,还要在临走前给自己造个势啊!

    想通这些,西撒心中一阵自责。艾尔莎说的没错,她实力恢复之前,能调动的一切力量,都不会超出自己的极限。也就是同样的力量,自己远远没有百分百发挥出来,否则早就镇压这个家伙了。

    不过现在,自己和对方都没实力再战,自责也没有用了。那么接下来,比的就是演技了!

    想到这里,西撒的自信又恢复不少,演技可是我的强项啊!

    “皇帝,你不要紧吧?在喷血啊!喷了好多啊!”这只愣头愣脑的魔蝇娘见西撒不搭理自己,不甘心再次问道。

    “擦!你闭嘴,我好得很!还能再打十个!”西撒体内涌出大量血蜜和病毒,将伤口堵住,止住了流血。接着,他故作轻松的拍拍身上灰尘,从腰间拔出一根黑色的钉子,用力插进自己的心脏中,然后一脸风轻云淡的站了起来。

    看到一身重伤,正常人早就死了九回的西撒,竟然顽强的爬来起来。不!是一脸轻松的站了起来,而且还继续自虐示威,男子心中的不甘、羞恼、愤怒,慢慢被不可置信替代。

    这次出发之前,他详细了解了西撒的底细,原本对这个对手不屑一顾,就算凝聚领域也没有放在心上。年轻一辈中,败在他手下的害巅峰不计其数,连普通祸级在公平一战中也未必能讨好。对于自身实力,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但现在他不仅败了,还是使用了最终底牌后被打败,而那个重伤到早该死十次的家伙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虽然不愿承认,但在见识了西撒恐怖的生命力后,他的心中终于生出了一丝挫败感。至少在生存力方面,他不如西撒。

    “这一局,我赢了!”西撒咬牙站起身来,表面平静,露出一个和煦笑容,再没有之前的小人得知,反而努力营造出一种‘胜不骄败不馁’的高手风范。

    没有遭受预计的羞辱,男子的表情也慢慢平淡下来,不再去想其他,反而检讨起自己的不足来。看样子,他很吃西撒这一套,认为败给这样一个有风度的对手,并不算丢脸,至少自己也要表现出相应的风度,不能在气势上弱一筹。至于西撒先前那副挑衅的嘴脸,被他自动脑补成强者战斗时故意激怒对手的嘲讽手段了。

    可是紧接着,他的瞳孔陡然紧缩,脸上露出一副见鬼的失态神情。

    原来另一边的西撒强行装|b失败,在他一脸微笑,从容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身子一歪,原本挂在脖子上的脑袋掉了下来。

    s:  启动影帝模式……影帝系统加载中……加载失败……自动进入逗比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