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73章 走近西撒,探索蛀虫背后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作品:《白银之轮

    若是以一个在锡兰正常‘世界之脉力量体系’下进阶的祸级为参考模板,那么西撒的一路成长,从入害开始,都明显极度的不正常。

    因为他无视了正常力量体系规则,一入害,刚凝聚完能力种子,就开挂进了害巅峰,拥有了领域,完全无视了自身积累,更没有融炼一身能力为一炉,领悟出规则啥的。而他入祸时,更是无视差别各异的属性细节,随便切一块死亡系的神脉碎片,就融合了,还萌萌哒成功了。之后祸改造第二步,同样随随便便就搞定,挂开的不是一般凶残,让那些磨练几十年的强者哭晕在厕所里。

    究其根本,西撒最无耻的地方在于,他丫的压根不是正规世界之脉体系下的能力者,而是一个披着罪族皮的血海生物,伪装成一个名叫西撒的土著,混迹在锡兰这片美好的土地上,不断啃食各种世界之脉衍生的资源,一路茁壮成长的蛀虫故事。

    而西撒的妹妹,天才血族少女桃乐丝,是另一个窃取了血族各种优秀天赋的罪族卧底,潜伏在锡兰星球,一路逆天成长的蛀虫故事。

    所以说,这个星球的凡人无论再努力再坚持,面对那些血统优良的挂b,总是充满了无奈与辛酸。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认真研究西撒的跟脚,可以发现他最本质的力量,根本和锡兰现世无关,那是一股包含了罪族特征的血海力量。一切都要从西撒的老妈说起。

    在很久很久以前,时间已不可考的第一纪元,锡兰星球上有一个十分强势的种族,他们诞生于血海,天生掌握强大的力量。而这个种族中的一位军团长,掌握了生命奥义,可以无限制造军|队碾压诸天万界,直到一天,她陨落了。

    再强大的强者。死了之后都不再是强者,而是尸体。自这位血海生命死后,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宇宙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锡兰也跟着剧变,世界之脉从无无到有,世界一次又一次从生到灭,再从灭到生,最终到了现在。世界之脉成为最主流力量体系。

    而那具尸体,也早已退化成一块化石,之后被死亡系的世界之脉意外覆盖,成为了一块类似‘蚊子琥珀’般罕有的奇观,被完整的保存下来。直到尸体标本被艾尔莎发现,再被马卡斯得到,最后被奥古斯丁做成共鸣体。

    沉寂了无数个年头,尸体的意识早已消散,尸体的能力也消失一空,一块老股东化石在全新的力量体系的影响下。重新恢复生机,成为一个共鸣体。再往后的事情,马卡斯受到刺激,打算放弃自己的罪族力量,而他的共鸣体从他身上取走这份血脉,然让他成功‘洗点’重练。

    得到罪族血脉的共鸣体,受到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刺激,恢复了一部分源自血海的力量,但并不齐全。同时,她也发现了罪族血脉的强大。以及其中与血海体系相似互补的地方,最终以自己的本源力量为核心,借助罪族的血脉,以及复生后获得的全新力量。制造了一个小宝宝,也就是未来的某蛀虫君。

    西撒被老妈创造出来后,体内流着维护升级后的全新血统,本质根源,五成来自血海,三成来自罪族。剩下两成符合现实规则。就这区区两成,像一张伪装的羊皮,让他能够成功混入世界之脉体系中,不被排斥,甚至翻过来吸收世界之脉壮大自身。

    再往下,就是一只血脉蛀虫侵蚀现世,一路进化的艰苦奋斗史。

    ……

    西撒,死亡属性,性别男,相貌女,呸!相貌俊朗,小白脸阵营中等偏下资质,面色苍白,气质阴冷邪恶,受到广大蝇妖精热烈追捧。金发,银色蛇瞳。

    特征一,头顶有角,黑色,疑似非纯血人族。特征二,从不穿鞋,求学期间染上的恶癖。特征三,喜爱鞭尸,已确认为亡灵法师共有的精神扭曲,邪恶阵营,变|态倾向。特征四,喜爱甜食,疑似有糖尿病。特征五……

    仔细研究西撒的资料,可以发现他的能力属性是死亡,而由此衍生的两个天赋,却是生命与灵魂,这其实和死亡没有任何关系,正好相反,都是在创造生命。现在回头,再看他制作的木乃伊,每一只有血有肉,心脏引擎开启,能吃能喝活蹦乱跳,比活物更像活物。而他的血腥沼泽,虽然充满死亡力量,却是一派生机勃勃,鲨鱼骨骼复活了,食人鱼标本复活了,大群魔蝇被创造出来,一批批蝇妖精从无到有,这和正常死灵法师的画风完全相反。

    问题出在哪里?西撒继承的力量,是源自他老妈的能力,来自血海的‘生命创造’。只不过尸体沉寂多年,本身就是死亡属性,加上被死亡系的世界之脉包裹,自然显露出死亡的性质来。当西撒出生后,自然继承了死亡属性,并且能够吸收死亡系的力量,转化出属于‘生’的血海力量。

    而西撒一路的不科学进阶,也与血海力量搭配罪痕衍生出的‘血腥沼泽’有很大的关系。普通能力者从无到有,一步步凝聚力量,领悟规则,构造虚拟的领域世界。而西撒本钱十足,在很早的时候,体内就形成了一个仿照原始血海构建的‘伪血海空间’,血腥沼泽。

    普通人的领域全是虚幻不真实的,只能通过灵魂与自身力量,侵蚀干涉现世,形成伪空间概念。直到融合世界之脉,才形成真实存在的空间。而西撒的沼泽明显不同,一早就能饲养苍蝇,这绝不是虚幻可以做到的。而当他入害后,沼泽在白银之轮的完善下,模拟演化为‘低级的血海’,变成一个规则复杂,结构完善的小空间。而他平时使用的领域,只是‘沼泽’在现世的一个投影。

    血腥沼泽或许不强大,但在层次规则方面,和普通领域一比较,差距立显!一边是血海、地狱、世界之脉,诸多古老规则力量相互融合后的神秘产物,一边是锡兰土著拼死拼活领悟的简陋规则。

    现在这样一分析,我们就明白了西撒这只蛀虫的进化奥秘。别人辛辛苦苦锻炼力量,领悟规则,融合神脉,凝聚空间,最终千辛万苦,才完善出一个简陋的小世界。而西撒一开场,就有了一个复杂高端的‘山寨血海’。

    不过无论血海、罪族的力量多么高端,想要在锡兰的混得开,就必须遵守现世的规则。这个世界的主流规则,还是世界之脉体系。从血海被封印,地狱入侵失败、魔潮偏距一角,就可看出,世界之脉体系有多么的强势。西撒血腥沼泽的层次,或许比别人的领域高度多,没有世界之脉的支持,依旧是个渣。

    所以经过反复讨论与模拟验算,艾尔莎、丽塔等人一致认为,西撒的领域远远超过普通的祸级,有能力跳过脉改造,同时融合世界之脉,完成祸级的三步改造。

    与其将这条次神脉白白送入,还不如拿来升级神国,完善自身领域。反正契约又没有注明,必须给协会一条满状态的次神脉,只要没玩坏就行。

    而先前暴食之口与世界之脉的尝试性融合,也验证了艾尔莎等人的猜想。于是有了现在,西撒拼命催生次神脉,喂养暴食之口的壮观场面。

    前后不过二十分钟,远方实验区的天空上方,布满了一张张长达数十米,巨大无比的利齿巨口。

    这些吃饱了次神脉的嘴巴,每一张都成长到极限,都拥有黑色的拉链状嘴唇,上面布满针线缝合的粗糙痕迹,里面是一排排尖锐锋利的三角形牙齿,一条巨大的猩红舌头盘踞其中,不时的伸出来舔一下,流下充满剧毒腐蚀力量的口水。而舌头中央位置,生长着一颗大如篮球的蛇瞳,正静静的躲在嘴里,窥视外面的世界。

    实验区的上空,被一张张成熟体的暴食之口盘踞,最终组成一个半球形穹盖,与地面的圆形魔阵相互连接,将试验场附近的大地,统统笼罩其中,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封闭的空间。

    从暴食之口的背后望去,嘴巴的背面是一片虚空,什么都没有。但从暴食之口的正面看去,嘴巴内部却连接着一条十几米宽的血肉食道,足够四辆卡车并排通行,内部隐隐通向某一个神秘的时空。

    丽塔不断收集记录数据,与白银之轮建立联系,同时快速汇总分析,在收到艾尔莎的通知后,立刻对西撒说道:“暴食之口成长完毕,结构稳定,空间食道构架成功,与神国建立神脉通道,老师那边说,可以尝试吞噬了。”

    西撒操纵着远方天空中的无数巨嘴,努力将它们聚拢到一起,用世界之脉将那片土地隔离起来,想成一个临时空间。

    同时,他憋红了脸,大吼一声:“都睁大眼睛看好了,我要开动了!”

    s: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