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80章 激战

作品:《白银之轮

    不提不断分解食物,将试验场一点点丢进神国中的暴食胃囊,外界的暴食之口,也与魔女触手上演起了激烈的厮杀。

    二十二条主触手汇聚一堂,不断抽打撕扯空中的两张暴食之口,同时释放最原始的精神冲击干扰巨口的行动。魔女触手因为丧失了意识,一切行动都凭借本能,只能使用最原始的触手抱擒,鞭挞抽打,粘液喷射,以及精神攻击,就连最基础的领域‘触手地狱’也无法释放。

    至于刚刚成形的暴食巨口,也有着类似的尴尬。虽然它们归西撒统领,有强大的后援力量,并由加号减号控制,但仓促间成形,并没有时间开发出像样的攻击能力,同样只有最基础的本能。比如暴食撕咬,西撒天赋演化出的强大自愈能力,病毒赋予的断裂后一分为二的特性,或者剧毒唾液,瘴气进化的口臭风暴。

    本来暴食之口是可以吐出‘虚空大白鲨’作暗器的,但此刻的真祸级交锋,已经远远超出了大白鲨的能力范畴,与其吐出来瞬间被打死,还不如留它一命做个观赏性宠物。

    一阵精神冲击命中靠左边的加号,暴食巨口陷入短暂的僵直,接着被四条冲天而起的触手缠住,然后扭毛巾一般不同方向旋转,最终将一张巨大的嘴巴扭成了麻花。又有三条抽打过来的触手命中,如被锋利的长刀砍中,麻花嘴一份为三。

    鲜血狂喷,断裂的加号发出了痛苦的尖叫声。紧接着,那些激射而出泼洒漫天的鲜血内部,突然爆炸迸发出无数黑色的丝线,这些细线不断抽取鲜血的能量,在空中急速分裂,黑线越来越多,最终变成一团团棉花状的乱麻,漂浮在空中。

    乱麻骤然收缩,相互交织组成一股股粗大的黑线。这些线如同有灵性的黑蛇。在虚空中不断穿梭、缝纫,很快在虚幻的空气中构造出一张难看简陋的缝合痕迹。这道蜈蚣般的痕迹,带着奇特的力量,凝固了那一片的空间。鲜血从针孔中渗透出,一根难看的拉链一点点从虚空中钻了出来,又一张小号的暴食之口诞生了。

    触手们疯狂的绞杀,将体型巨大的加号抽成三段,再分割成六段、十段。但这并没有击杀掉暴食之口。反而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小嘴巴。而暴食之口的反击,更加凶狠。没有身躯支撑的它们,却能够向毒蛇般疯狂冲刺、扑击、噬咬,而锋利的暴食之口又拥有着鲨鱼的咬合力,一口便能从触手身上要掉一块肉。

    此时的暴食之口,完全体现出了西撒的能力,病毒的不死与分裂,血蜜的强大修复力,糖浆对灵魂伤害的治愈力。随着战斗陷入胶着,一张张暴食之口不断被抽散打烂。又快速重组起来。反观魔女触手,一次次的攻击消耗着巨大的神力,而它们的本体也逐渐变得残破不堪,到处都是被咬掉的肉坑,血液般的白色体液不断飞洒。

    而啃食掉触手血肉的暴食之口,会将肉块丢进胃囊中。双方同样是祸级,触手的血肉内一样有着大量神力与次神脉组织网络,这些东西被胃囊分解消化,再度反馈给暴食之口修补伤口,或者支持新个体的成长。

    陷入劣势的十多根粗大主触手。突然间同时发力,一同冲向天空,疯狂的抽打甩动,将十几张再度成长起来的暴食巨口驱赶到一起。接着急速收缩合拢,在天空中编制出一个囚笼。网笼再度合拢挤压,一瞬间就将十多张暴食巨口挤成一团,拖回了基地方向。

    回到主场,十多根主触手猛然发力,被压成一团的暴食之口们面对恐怖的巨力绞杀。瞬间爆炸,化为无数烂肉四散飚射,接着,碎肉被更小一号的触手们纠缠住。然而黑色线头又一次从碎肉中喷涌而出,仿佛无数线虫在空中蠕动,迅速编制出一张小号暴食之口。

    刹那间,零之环基地外围,被无数的小嘴巴包围。触手也如狂蟒浪潮,一边喷吐粘液,一边击打撕裂越杀越多的嘴巴。

    分裂的子体太多,加号减号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只能控制血蜜、糖浆通过虚空食道,补充修复那些尺寸偏大的。很快,最小尺寸的嘴巴陆续被打爆抽散,接着散落一地,化为一滩失去活力的病毒聚合物与血肉烂泥搅拌后的产物。

    而更多的暴食之口,则发狂一般的扑向小一号的触手,疯狂进食着,不断消化吸收,快速膨胀增长自己的身体。战斗进入后期,双方彻底抛弃尊严与底限,如同两个发狂的野兽狠狠冲撞在一起,没有了任何章法与技巧,只剩玩命的野兽搏杀,你咬我一口,我抽你一下。一方不断撕扯绞烂暴食之口,一方拼命的撕咬啃噬,满地都是烂掉的肉泥,以及白色粘液和黑色病毒线头。

    暴食之口数目过多,指挥官‘加减号’顾此时彼,再加上主要战力暴食巨口数目过少,最终被二十多条主触手压着打。但一方有食物来源,既能自我愈合,又能分裂子体,总实力在缓慢增长;另一方无法自我修复,触手越战越少,不断被削弱。

    处理完暴食胃囊中的试验场,西撒再次将全部精力投入战场。为了扭转局势,他夺去了一半以上的暴食之口控制权,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又一次构成了十张体积夸张的花瓣大嘴,凶猛的扑向二十条主触手。

    将对将,兵对兵,西撒忍着不断传入脑中的‘身体被撕裂、被绞碎、被抽爆’的痛楚,控制着十张大嘴咬向主触手的根部。而加号减号,也控制着尺寸偏大的暴食之口,进攻那些次一级的触手。至于最小的嘴巴们,则放任它们自由发挥,对抗那些同样失控的小触手。

    一张巨口再次被触手抽爆打散;一条主触手被一张巨口钳制,无数小暴食不断噬咬,终于啃断了这条触手,喷射而出的粘液将基地染白了大半;一股高度凝聚的精神风暴命中了一张暴食巨口内的蛇瞳,精神攻击席卷而过,彻底泯灭了暴食巨口的活性,整张嘴巴在空中炸成血雾,西撒的左眼同时炸开,鲜血狂喷,同一时,无数病毒血蜜涌出,开始构造新的眼球;一条主触手藤蔓一般缠住一张暴食巨口,发出女妖般的精神哀嚎,并将其牢牢缚死开始发力绞杀,暴食之口同样顺着触手的间隙,分裂出无数条裂痕线条形态的嘴巴,最终变成章鱼模样的怪嘴巨兽,接着反向包裹触手,疯狂撕咬吞噬,最终同归于尽……

    战斗爆发后一发不可收拾,魔女触手不断被撕咬啃断,巨痛之下发疯的抽打摆动,击爆数十暴食之口的同时,也将零之环的分部基地砸的支离破碎,另外,几条失控的触手还在疯狂抽打更加庞大的外星战舰,发泄痛苦。

    躲藏在战舰内部的贫民们,感受着一下又一下的剧烈震动,心脏不由自主的跟着一颤一颤,真心是满口的苦涩说不出啊。不过好在外星战舰够大、够坚硬,而且距离新区还有一段距离,除了战舰外部装甲被抽打变形外,也就震死了一些倒霉鬼,没有遇到太大伤亡,比起上一次真是好太多了!

    甚至还有一些大胆的,穿好最简陋的工业建设型蒸汽装甲,钻出了安全的舱室,带着魔导摄像机、照相机,选了一些安全的角落间隙,将自己的身体固定好后,开始拍摄外界发生的一幕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