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95章 拜伦的经历

作品:《白银之轮

    这两天逗比症候群发作,大文豪是道尔,能力是福尔摩斯,最近脑残片忘吃,结果打反了,后面纠正过来,见谅。

    ……

    “说起来,我真的那么失败吗?怎么手下都逃跑了?”

    突然想到自己的遭遇,西撒沉吟起来。自己手下的木乃伊,怎么挨着个的想跳槽呢?笛福就不算了,自己当初实力不强,约束不了他。但他自问对道尔不薄啊!还有托尔金三人,都是给足了面子的!怎么他们就不给自己面子呢?

    “这到不怪您,问题有二,关键还是道尔太狠了!”拜伦摇头安慰西撒。

    “哦?还有什么内幕不成?”西撒提起精神来,问道。

    “首先么,牛奶这厮独揽大权,见不得别人好。少爷您走之后,牛奶把持财政,雨果他们想申请资源提升实力,牛奶总觉得他们不够忠心,百般刁难。卢梭和雨果倒罢了,托尔金是玩召唤的,心思太重,不停挪用组织的钱培养自己的部下,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这第二嘛,道尔不知投靠了那家,底气十足,开出天价招揽雨果他们。黑毯城太小,又被五家刮分,再加上灾后重建,牛奶又抠门,能分到手的资源少得可怜。咱们除了蝇妖精的神域,就只有一根低级次神脉,差不多被小田螺吃干净。道尔不同,他许诺给雨果他们,每人一根顶级次神脉,和少爷你一比,瞬间变土豪有没有?”

    拜伦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您想想,跟着您混。要受牛奶的气,还分不到好处,黑毯城小地方,不仅遭了灾,要给您擦屁股。还受零之环觊觎,前途根本无亮,哪里能强大起来?另一边呢?不仅能获得自由,还有顶级次神脉可拿,而且他们才诞生,跟您又没什么感情。走的自然潇洒。说实话,当初我都有点小心动呢!”

    “那你怎么没跑呢?”被手下鄙视了,自认也算‘小土豪’的西撒突然不爽起来。

    “咱是武者,追求的就是心灵无垢,不能有半点瑕疵破绽。为了证道。我连契约都斩断了,又怎能做出背叛这种有违良心的事情呢?”拜伦挺直了腰杆,很是骄傲自得。

    “你丫被洗脑的不轻啊!升不上害巅峰和心灵有屁关?说到武道意志,你丫肛正面的信念已经够坚定了,武技也足够纯熟,力量掌握的不差,血统潜力也很足,缺的就是资源啊!有了资源堆一堆就上去。我最看好的是牛奶,第二个则是你。没想到你丫竟然被道尔那厮给唬住了。”西撒叹了口气。

    “啊?你是说,我应该跟着笛福他们一起逃走?”拜伦惊奇道。

    “逃你妹啊!一条狗养几年也有感情。我养你这么久,你白眼狼啊?你丫良心过意的去?你不怕心灵蒙尘了!”西撒快吐血了,这些事明白就好,干嘛说出来呢?

    “那可是一条顶级次神脉啊,资源啊!少爷你全部家当加一块也凑不够吧?”拜伦狐疑的看着西撒,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我可是有移动神国的男人!神国啊!真神脉的结晶。你造吗?!”西撒怒骂道,“你这蠢货真没眼光。道尔那渣渣跟着别人混,只能做个手下。有什么前途?区区一条次神脉你就屈服了。你造我老爹是谁吗?我妹妹的外公是谁吗?我师父又是谁吗?我只靠自己独自打拼,都有如此成就,如果发动全部人脉关系,光是想想连我自己都害怕啊!”

    “道尔给人做手下有好处拿,我留在你这不一样做手下,还没好处。”拜伦摇摇头,还是觉得跟着西撒没前途,没办法,谁让咱讲义气呢。

    “我……”西撒顿时气结,不想和这个逗比再谈下去,否则非被气死不可。

    “说说道尔他们的事情,你竟然袭杀了托尔金?”西撒问道。

    “侥幸偷袭得手罢了。”拜伦摇摇头,没有半点自傲,反而有些落寞,“那帮大文豪每一个都实力非凡,尤其是道尔与笛福,还有那个雨果,随便一个都能轻易击败我。只不过看在同事的份上,没有为难我。我几次偷袭,最成功的一次,重伤了落单的卢梭,结果道尔偷走了你那张能够转移伤害的底片,这群人分分钟就恢复过来。唯有托尔金不同,他的能力只是控制手下,自身素质不过关,又与其他人有些小矛盾,我跟踪隐忍许久,终于抓住机会,一拳打爆他的脑袋,然后被雨果打成残疾。”

    “你也蛮拼的,人家五个你一个,还非要找茬单挑,不知道避其锋芒,躲起来修炼大成,再找场子吗?”西撒快被拜伦这蠢货给气哭了。

    “我当时还被道尔蒙在鼓里,以为要追求心灵无暇,必须打死一个以泄心头之恨,消除心灵破绽,否往后念头不通达,修为再无法寸进。”拜伦冤枉道。

    “修为无法寸进个你妹啊!卡蜜拉,都是你当年胡扯这些垃圾话,让道尔给听去了,现在又拿来忽悠拜伦这个蠢货!”此刻西撒已经无语了,在锡兰这个拼资源、拼血统、拼爹、拼背景、拼传承的地方,讲你妹的念头通达啊,一巴掌拍死才是王道,全是卡蜜拉的错。

    “切,你当初在热洲兼职土匪的时候,那次打劫不是拿念头通达来说事的?”卡蜜拉鄙视道,一旁的丽塔也频频点头。西撒当年为非作歹全靠这句话自我漂白,真是无耻到家了。

    “对了,少爷,我打死托尔金时,从他尸体上搜出这些戒指,你看有用没。王尔德的根本,是一张底片;托尔金的根本,应该就是这个了。我觉得有用,就保存下来,想着是不是可以弥补底片被偷的损失?”说罢,拜伦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袋子,递给西撒。

    西撒接过袋子将其打开,往手中一倒,抖落出来十几枚样式不一的戒指。细数一番,一共二十枚,正是托尔金的本命能力‘魔戒’。当初他在黑毯城打拼时,这家伙耗费大量物资,才凝聚出八枚。没想到现在竟然将二十枚全部凝聚出来,看来牛奶做的没错,托尔金这家伙绝对贪墨了自己天大的财产!

    “怎样?有用没?”拜伦问道。

    “有用!有大用!”感受着二十枚魔戒蕴含的能力,西撒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二十枚戒指,其中一枚至尊魔戒,完全掌控其他十九枚。这正是托尔金最强大的地方,可以绝对契约十九个亡灵,不讲任何道理,就是绝对的控制,无论亡灵多强大,也无法摆脱控制。这种能力已经上升到了规则的地步,比自己那些已经有些过时的灵魂契约还要霸道。

    因为这能力实在太过凶残霸道,有伤天和,所以托尔金再没有其他能力,连身体都无法提升强化,只能靠召唤生物吃饭,这才被拜伦找到机会,一拳打死。

    “少爷你能使用吗?”丽塔好奇道。

    “我研究研究!也多亏了托尔金贪污公款,凝聚出全套,将最基础的规则补全,否则这戒指还真无法固定下‘绝对控制’这个概念,那时就是十几个破指环了。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背着我,偷偷完成了领域化,竟然还是这种罕见的稀有情况!将领域转换成道具的形式保存下来。”西撒很是惊叹的看着手中的戒指,喃喃自语道。

    他现在的水准,已经称得上真祸,眼界虽然比不上知识渊博的老牌祸级,但层次也提了上来。当初害级编写的灵魂契约可以被灾神斩断,但祸级之后再写一份,就未必会了。再加上背后有艾尔莎与‘食之巢’支撑,他很快便看穿这些戒指的奥秘。

    s:最近脑残状态频发……也不知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