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24章 卡兹的际遇

作品:《白银之轮

    可曾听说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那招名为‘如来神掌’,十式合一可以抽死猴子。↖

    那可曾听说一个从天而降的男人?那人唤作‘卡兹’,实力强大可飞天遁地,惩奸除恶急公好义,已被天谴教会锁定为种子成员,考虑将其拉入组织,一起守护锡兰的和平与秩序。

    西撒在‘送葬小队’的客厅与普赛斯聊了两个小时,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顺便为小田螺搭建豪华龙窝,也就是普通狗窝的加强版。

    直到傍晚时分,窗外不远处一道火光闪过,惊得西撒急忙坐起,拉开了窗帘。然后,他看到了陨石剧烈摩擦空气,燃烧坠落的一幕,接着气浪音爆以肉眼看见的环形向四面八方扩撒,吹飞了无数杂草纸屑,一团香蕉皮也紧紧砸在玻璃上,挡住了西撒的视线。而军营的其他人员,却习以为常,并不惊慌。

    最后,西撒终于弄清楚,那并非什么陨石,也不是从外星人那边发射过来的导弹,后者其他秘密武器。而是送葬军团的团长,卡兹saa结束了一天的正义活动,终于从太空返回地表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卡兹的日常了。在送葬军团没有接到‘送死任务’时,团长卡兹通常不会留在军团浪费时间。同时,身为机械生命体的他,拥有反重力悬浮、超音速飞行、火焰喷射等能力,又不需要呼吸,可以轻松往返于地面与太空之间。

    另一边,g老爷出品,曾在观测塔效力的卡兹,控制了一部分卫星网络,掌握了‘太空点烟系统’的锁定装置。并且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宇宙伞兵’空投队伍。再加上他的程序核心,是遵循爱和正义守护锡兰的安宁与和平,所以他每天都会多次往返于天空,那里有危险,就从天而降打击犯罪。

    今天,卡兹得知他的创造者西撒要来送葬小队报到。因此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降落地面为他接风洗尘。

    说起来,不算这次,西撒一共只与卡兹见过两次面,但却有一种老友般的默契熟悉感。究其原因,西撒算卡兹的三分之一个制造者。当初在神威狱,g老爷与解剖者联手,打造了神奇的机械生命体卡兹大人,西撒有幸为其制作一枚心脏引擎。

    那算第一次见面。西撒是活的,卡兹是死的,但西撒却清楚了解卡兹全身上下每一处结构。这是一个木有小jj的男人!或者说,木有性别的造物,也有可能是g老爷偷懒,没有给卡兹按上。总之,究极完美生物,其实也并不完美。

    第二次见面。是热洲沙漠,那时西撒被蚯蚓叔叔追杀。无奈之下呼唤g老爷护体,接着卡兹从天而降,三拳两脚吊打了蚯蚓叔叔,在西撒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强大印象。之后缺乏安全感的西撒,更是制造了钢女仆,从此过上了快乐性福的生活。女仆为西撒开启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而在卡兹的心中。他对西撒的印象也是非常深刻的。首先,西撒参与了他的制作,并且赋予他生物特性。那枚支持他一路进化的‘心脏引擎’,就是出自西撒之手。

    此外,那次拯救西撒。消灭邪恶生物‘蚯蚓叔叔’,是他第一次宇宙空投,人生中第一次维护和平拯救弱小,十分有纪念意义。

    第三,也是那一次拯救西撒,让他有了奇遇,改变了自己的一生,不再是观测塔的一个傀儡。

    ……

    当卡兹从天而降,并推开大门进入别墅后。西撒、萝卜、普赛斯、东洲小青年都走了出来,来到客厅迎接团长大人。

    “哈哈,我回来啦!”卡兹推开大门走了进来,热情的和众人打起招呼。这是西撒第二次近距离看到‘活着’的卡兹,接着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自己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此时的卡兹一身黑色紧身作战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轮廓,看上去有几分漫画超级英雄的味道,强势、威武、充满正义、雄性气息四溢,虽然没有外穿,但兄贵气质十足。这是哪里?这是一群大老爷们集中在一起的军营啊!卡兹你这幅打扮,不怕开启未知的♂领域,为那帮士兵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吗?

    当然,最令西撒感到惊奇,甚至不可思议的,还是卡兹头上那一对尖尖的金属兔耳朵,与兔耳女仆丽塔的‘黑晶兔耳’,是同一个风格!妹子戴兔耳,那叫兔女郎,比如我家女仆,萌的不要不要的。你一紧身衣兄贵大汉戴兔耳,恶意卖萌吗?画风好违和啊!

    “你是西撒吗?比我记忆库的少年更加成熟了!”见到西撒,卡兹异常亲切的笑道。他上次见西撒,还是热洲沙漠之中,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你,你的耳朵!”西撒哆嗦着手指,指向卡兹头顶的兔耳。没办法,他太惊讶了,月球人送出的耳朵代表什么?代表了开启银月的钥匙,这是争夺月之主的象征。集齐全套耳朵,就可以召唤神龙,掌控月球了!

    “这耳朵啊,你一定非常清楚,我能感觉到,你也是银月继承人之一。自从那次救了你之后,在返回太空的途中,我被一辆会飞的公共汽车拦住,接着出现了一堆兔子头,说我是被选中者,给我了一长串开启银月的密码,此外还赠送我这对兔耳,作为月球候选人的象征。我当时被观测塔控制,是这对耳朵赋予我强大的计算力,摆脱了掌控重获自由的。”卡兹并不隐瞒,直接说出了西撒心中的猜测。

    “擦!那群兔子不是说这种资格很珍贵吗?它们怎么见谁都送?!”

    西撒不淡定了,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月之主’的身份多么高贵。现在看来,这玩意根本是不值钱的货。月球人送自己黑晶兔耳的时间,与送卡兹兔耳的时间差不了多少。这帮家伙看来是决定移民后,就把家门钥匙不要钱的往外送了。

    “不好说,我至今为止,也只见过两对兔耳朵。”卡兹摇了摇头,回忆道。

    “哦?那两个?”西撒心中一动,这是干掉竞争对手的绝好机会。收集的钥匙越多,自己成为银月之主的机会越高。

    “你的女仆丽塔,我在浏览你的资料时,注意到的。此外,还有东域伊斯塔尔共和国,国立皇家护卫军的一个将军。”

    “卡兹,那你知道,一共有多少人拥有继承权吗?”西撒追问。

    “不清楚,不过我猜测,不超过十人。”卡兹对此也很困惑,他对月球不感兴趣,只是在利用这对兔耳朵提供的强大计算能力,“好了,不说这些题外话。西撒,欢迎你加入送葬军团,从此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一起为爱和正义而努力吧!”

    说罢,卡兹一脸真诚的看着西撒,诚挚邀请道。看着那双炯炯有神,饱含正义的光彩的眼睛,那一身羞耻的皮质紧身衣,那双应该出现在妹子头上的兔耳朵,还有令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正义宣言’,西撒退缩了。

    也只有神经病和圣斗士,才能毫无顾忌的吼出‘为了爱和正义’吧?!没看到就连一直颓废消沉,不为外物所动的萝卜,都假装看风景的扭开了头吗?卡兹队长你的羞耻心呢?!

    “呵呵,大家一起努力啊!”西撒勉强的回应一句,实在有些无法适应。

    就在这时,别墅大门再次被推开,一道粗犷的声音再次传入西撒的耳中:“队长,我回来啦!”

    ‘蹬蹬蹬’沉重的步子,震得地面发出响声,这一定是个体格强壮的大汉,大概是‘送葬小队’那个没有记录介绍的副队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西撒抬头看去,接着鸡皮疙瘩再次爬满全身,被恶心的不要不要的。

    s:  晚上要赶车,明天更新不定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