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12章 团聚

作品:《白银之轮

    驱车抵达家族原来在郊外的农场,如今‘神域林海’的最核心,也是马卡斯的‘神国’在现世的入口,西撒发现家族农场和过去变得完全不同了。小说,

    因为老爹将原来在市区的三层小洋楼,给原封不动的搬过来了。在新家的附件,原本的黄金奶牛场被彻底拆除,又建造了许多童话中才有的美丽建筑,特地为即将诞生的‘二妹’,打造了一个‘童话小镇’主题乐园。

    什么是土豪家的孩子?这就是!有给自家熊孩子买反坦克装甲婴儿车的壕,有给自己熊孩子买一次性黄金镶钻纸尿裤的壕,但在一个顶级神域的核心地带专门建造一座豪华童话镇的壕,也只有马卡斯一个了。

    这是多么偏心的溺爱啊!

    看到这一幕,西撒即为家中的老三感到开心,又为自己的遭遇和经历感到可怜可叹。老爹果然变了啊!

    他和桃乐丝都是穷养长大的,虽说妮可绝对没有苦过他们兄妹,但也从未享受过如此奢华的待遇。西撒最开心的忆,就是妮可私下给了他两千元当做生日礼物。当然,他的遗憾在艾尔莎的家中得到了百倍弥补,蛇妖对西撒可是好的没边,为了给他防身,艾尔莎可是买了一集装箱的军火。但这些依旧不及未出生‘二妹’的百分之一。

    在返神域核心的路上,西撒途径艾尔莎曾经的庄园,如今彻底被推平,盖了其他的东西。这绝b是赤裸裸的报复啊!艾尔莎当初经常单挑马卡斯并将其痛殴一顿,西撒的老爹嘴上虽然不说,但都记在了心中。如今哪怕艾尔莎还拥有这片土地的地契,也讨不自己的庄园了。

    想想也是,马卡斯如今成了阿肯地区的神灵,家族农场附近的地域,更是核心中的核心,把艾尔莎的庄园推平了也很正常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当事人艾尔莎却不这样认为。

    “马卡斯你这个魂淡。给老娘滚出来受死!”

    怒气值渐满的艾尔莎一下车,就手叉着腰对西撒家的豪宅咆哮起来,同时展开暴食胃囊,打开银之轮。连接食之巢,不断抽取神力,一副要决生死的惨烈气势。

    一旁的妮可打了个哆嗦,暗中给西撒比了个手势,接着一群人偷偷摸摸向豪宅后门溜去。不多时。大群散发着神力波动的黑衣保镖冲了出来,将艾尔莎包围住,接着被火力全开的蛇妖打成重度残疾。

    这一,还是艾尔莎重获新生后的第一次发飙。经过长时间的调整,艾尔莎的身体状况,已经和西撒彻底同步,两人的境界完全相同,能力完全相同,都是真货的顶尖,只要有真神脉随时可以成为灾神。

    除此之外。蛇妖在肉搏方面继承了沙罗曼的优良血统,有着恐怖的天分,绝非西撒这个小渣渣可以比拟。同等状态下,艾尔莎使用邪拳、魔拳,吊打十个西撒无压力。奈奈曾经用魔拳挑战过艾尔莎,在水平相同不使用任何特殊能力只动用邪拳魔拳的情况下,结果小师姐完败。

    一个祸下位挑战‘魔武双修’的真祸,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可见奈奈不仅情商低,智商也不高。

    几声巨响之后,艾尔莎的气息从现世彻底消失。做了亏心事的马卡斯无奈之下。只得将蛇妖拖进神国之中,以免战斗波及自家的豪宅。西撒只是通过暴食网络检测艾尔莎的波动,发现储存的神力急速消耗,才明白蛇妖这次是动真怒了。在疯狂而又不断的放大。

    西撒手中的大招,还真不少。快要被淘汰的大白鲨钻头冲击波、仙剑食人鱼剑阵,新开发的超魔蝇矩阵、暴食之口乱咬、伪魔潮降临、召唤‘门卫’弥尔顿、亿万魔蝇娘水果齐射

    艾尔莎的庄园,可是承载了西撒整个童年的地方。西撒对于马卡斯、妮可来说,无非是家里的一个熊孩子,地位和桃乐丝相同。但对于艾尔莎来说。西撒不止是西撒,还是姐姐大人的象征,一种精神寄托。马卡斯当年抢了她一次‘姐姐大人’,如今又拆了她的房子,虽说那破房子当初就快被打塌了但推平重建其他建筑的行为,让艾尔莎大魔王如何能忍?

    所以马卡斯你这个老渣渣,亮圣剑吧!

    家中,西撒一边监视着‘食之巢’不断流失、并且屡创新高的神力峰值;一边指挥小田螺现场打滚卖萌,讨妮可欢心。

    “西撒,咱们这样没关系吧?”同样能够检测食之巢的卡蜜拉,担忧的问道。

    “没事的,马卡斯那家伙很耐打的。他当初建立神域后,想要接我家,我父亲亲手教训了他一顿,最终算是认可了马卡斯的实力,才放我来的。”妮可摆摆手,示意几人不用担心,继续满眼爱心的看着小田螺各种耍宝。

    “血族大公?”西撒听到妮可的话,眼角跳了跳,脱口问道,“老爹他没被打死?!”

    血族大公,虚数根的大议员,锡兰灾神圈中的知名霸主,西方黑暗世界的总波ss,博格。虽说是妮可的父亲,桃乐丝的亲外公,但西撒也只是闻其名,从未见过一面。所以听到后,总有一种在听神话故事中高高在上的终极反派的不真实感觉,那是‘传说中的人物’!

    哪怕他已经见过同样级别的‘沙罗曼’,并成为其代言人,但他还是没有消除掉这种心理障碍般的认知,依旧觉得自己和这些巨头,有一种天差地别的距离。

    毕竟西撒眼中的沙罗曼,只是一个情商为零、煞气十足,喜欢将小混混堵在墙角猛揍的超强壮中老年流氓。这种没品的行为,以及情商弱智的表现,拉低了他在西撒心中的印象分数。让西撒在畏惧沙罗曼之余,总觉得这老家伙不是那么可怕,反而挺白痴的。

    没有在东洲长大,没有沐浴过‘魔蛇宫’传说所渲染的恐怖氛围,没有亲眼见证沙罗曼宰杀灾神的可怕画面,西撒始终无法将心中的‘沙罗曼’和闻名黑暗世界的‘古蛇’联系到一起,顶天只觉得老头子是个叼炸天的厉害角色。

    但博格大公就不同了,因为妹妹的缘故,身处西方世界的西撒,对血族文化比较感兴趣,从小就听说‘大公’的恐怖传闻长大,经常被吓尿。久而久之,博格在西撒的心中,已经超脱出来,化为一个代表‘恐惧’和‘强大’的符号,如同凡人畏惧的神灵一般。人们只知道畏惧神灵,但并不清楚为什么而‘畏惧’。

    自从进入能力者的圈子,一步步了解到神灵的体系,知道议会的构成后,他就越来越觉得博格高不可攀,都特么快成证得混元圣人的准圣了。哪怕如今西撒已经半步灾神,真的豁出一切作一场大死,也能搞出席卷中域的天灾来,但他依旧把自己当弱渣看待。

    这是升级太快,心灵无法跟上实力增强步伐的结果。

    “小魂球,你想我被谁打死?博格可是我的岳父!”不爽中夹杂着微微怒意的声音,从西撒的背后传来,惊得西撒瞬间浑身汗毛倒竖,在电光火石之间,整个人从座位上飞弹了起来。就像卡蜜拉发现背后突然出现一根黄瓜后,被吓飞一样。

    “啊啦,那个,老爹真是好久不见啊,您越发的强大了,神威十足,而且越来越年轻帅气了,不愧是我的父亲啊,帅的颇有我几分风采!咦?您脸上怎么破了一道伤口,还在流血。嘴角也被人打破了?”西撒结巴着,口不择言,说的马卡斯脸上黑线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