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54章 基友相见,分外眼红

作品:《白银之轮

    艾尔莎突显,与西撒重叠,一瞬间无数次爆的魔拳,暴风骤雨般的攻击遍布蝎王铠各处,但统统被那bug一样的防御力抵挡下来。不过,也让艾尔莎察觉到了蹊跷。

    对方的蝎王铠毕竟不是一整套,只有三块组建相连,勉强构成一个整体,但绝不会完美。或许防御力强,但绝非没有破绽。

    艾尔莎平日也偷学过丽塔的‘振动术式’,经过无数次攻击,并将反馈的信息录入数据,再依靠‘暴食云’的计算支持,在瞬息之间就成功解析出了敌人弱点。

    自从西撒一家有了暴食网络之后,打起人来,从来都是智力上的碾压。

    最终,艾尔莎一记魔拳重重击在男子的面罩上,而西撒也一招‘魔蝇螺旋丸’,偷袭轰中对方的小腹,剧烈的爆炸冲击将蝎王铠使用者轰的倒飞出去,在地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的凹痕。

    “咳咳咳”

    重新连接上脖子的西撒咳嗽两声,吐出一口血痰,一脸不爽的歪了歪头,总算将头颅矫正过来。然后,他又掏出一根钉子,邪教徒自虐般的刺进心脏中。和这种体术比自己强的人战斗,还是插上钉子转化成亡灵形态比较方便些,虽然都是挨刀子挨拳头的命,但起码感觉不到疼了!

    看到被艾尔莎一通猛揍,最终被打翻在地的蝎子男,西撒心底又爽了起来。有蝎王铠很叼吗?还不是被我家大老婆吊打?哎,真后悔刚才手抬高了两寸,或许直接引爆裆部,能够造成意想不到的暴击伤害?

    “哼哼,贫弱的渣渣啊,体验到我的替身使者的恐怖了吧。”

    大言不惭的同时,西撒脸上的小丑面具,也碎成一片片,掉落在地。而被艾尔莎揍翻在地的男子,也趴了起来。他脸上的面罩被艾尔莎一指点飞,掉落远方,露出了真容。

    三块蝎王铠只剩两块,无法在构成一个整体。男子身上的水晶圣衣也开始寸寸破碎,最终只剩三分二的样子。

    “果然是你,西撒!”男子抬头,看向西撒,眼中满是愤怒与失望。还有淡淡的杀机。

    本打算继续开嘴炮的西撒,也突然僵在原地,嘲讽的表情瞬间消散,变得尴尬无比,双眼满是震惊与诧异,嘴巴半张欲言又止。

    “萨萨克?”

    “你果然堕落了!”看到满目狼藉的街道,巨大的陨坑,冒着黑烟的弃车,萨克望向西撒的眼神中,充满了看待恐怖分子时的敌视与失望。“没想到你竟然加入了圣饥魔。”

    “唉?”本来要解释的西撒也呆住了,一脸懵b的站在那里,老半天也没有从巨大的精神冲击中缓过神来。自己怎么就加入‘圣饥魔’了?

    在锡兰能力者的圈子内,‘圣饥魔’不大不小也算得上有名。十年之前,圣饥魔是稳定排在‘丧钟前五’的究极杀手组织,连灾神也杀给客户看过。在杀手界大名鼎鼎,令人闻风丧胆。由于每个成员都是小丑打扮,个性十足,滑稽搞怪,兼之刺杀手法千奇百怪。各个实力出众,一直被同行津津乐道。

    十到三十年前的‘圣饥魔’,是这个组织最巅峰的黄金时期,一代代级小丑横行杀手界。闯下了诺达的名头。但事情在十年前生了改变,一个名为‘性|饥魔’的死基佬,代替上一任领,继承了这个‘前十’的杀手组织。之后,他大肆安插异己,淘汰了一切女性成员。以及那些不愿意奉献出珍贵菊花的男性成员,最终,他将这个欣欣向荣的组织,展成了乌烟瘴气的私人水晶宫。

    著名‘兔子小丑’萝卜杀手,也是那时候被排挤出来,之后颠沛流离,颓废度日,啤酒肚一日大过一日。

    如今萨克见到西撒一身小丑打扮,又认出了当年‘圣饥魔’十分有名的萝卜杀手,便误以为西撒也加入了这个组织。而成为如今‘圣饥魔’一员的代价,大家都十分清楚也难怪萨克认为西撒自甘堕落了。

    自从当年黑臼齿一别后,两人在未见过,也没有任何通讯或者联系。萨克自然是对自己妹子的惨死耿耿于怀,哪怕安娜安装心脏引擎再度复苏,但死的哪有活的手感好?当然,审美观另类的西撒才除外,他才不认为自家的‘喵乃伊’、‘钢女仆’哪点不好,亡灵光是想想就更令人兴奋啊!

    不提萨克隐藏在心中的仇恨,西撒这边,也对此事无比纠结。两人纯洁的基友情谊,算是彻底告破,就差拔刀相向了。就连塞西莉亚,也和两人断了联系,当年的三人组差不多反目成仇。

    随后,低调国的萨克,又听说了西撒进入神威狱度假的消息,终于认清了这个同学邪恶的真面目。他是伊斯塔尔共和国的贵族子裔,家族一直都是军方大佬,从小便竖立了良好的三观,并准备毕业后加入协会在共和国的军部,最终加入了协会与共和国共同组建的‘东域讨伐团’。

    在认清西撒这个渣渣‘混乱邪恶’的真面目后,萨克也决定割袍断义,待日后强大起来,定要将类似的社会毒瘤绳之以法,统统铲除。不过那时候,西撒已经在神威狱内部和g老爷一起斗起了地主,所以萨克遗忘了这个曾经的伙伴,将全部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袭击黑臼齿的那伙人身上。

    多年之后,西撒归中土,已经没几个人记得当年的渣渣撒,倒是玩苍蝇玩出来诺大的名头,被人冠以‘蝇王’之称。这个时候,‘东域’的萨克,自然得到了中域‘蝇王’的消息,但并没有将他和西撒挂钩。

    至于西撒前段时间投靠沙罗曼,霸占瘟疫神脉,前几天又晋级灾神的事情,萨克只是隐约听说南域那边,有个同僚踩到高升了,他只负责东域的事物,无法插手其他地域的事情,所以并不太清楚。

    如今二人相见,萨克并不清楚西撒的身份,看他小丑的打扮,再加上萝卜在一旁佐证,西撒自然背上了‘圣性饥魔’这口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