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69章 月相

作品:《白银之轮

    “这么说,我命运中最强的对手,即将出现了?”神女仆开口问道。

    “是的,根据我的能力预测,你命运中最强敌人的象征,正是‘月亮’。”蚕丝娘点头,十分笃定。

    接着,神女仆接口道:“银之月西撒钢女仆,我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西撒和银月的不解之缘,还是要从无限山谈起。在蚕丝娘看来,命运是由必然和偶然组成的。

    为了避免渣撒作死太过,必然挂掉的结局,蚕丝娘一次不经意的变动‘命丝’,成功偏移了西撒的命运轨迹,事情从此便有了转机,但结局依旧一片混沌。

    原本应该走向‘太阳’的西撒,意外收购了丽塔的尸骸,错过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太阳木乃伊’,但最终,他还是依照命运的惯性,走向了太阳祭坛。

    然而这次错失‘太阳木乃伊’的他,并没有选择和圣甲虫大打出手,作死肛正面;而是帮助太阳王获得了曾经了力量,接着流落荒漠,保住了小命。

    蚕丝娘借助自身的能力,成功更改了西撒‘必然’死亡的结局。但西撒的命运轨迹,从此由‘太阳’转为‘月亮’这一奇葩的变化,却是‘蚕丝娘’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的。这同时也是命运的‘偶然性’。

    命中注定因‘太阳’而死的渣撒,在遇到‘丽塔’这一意外的干扰后,成功偏向了‘月亮’,并且活的很如意。也就是这一刻,月球人赠送他的‘黑晶兔耳’,同时构成了丽塔转生的最后组成部分。

    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命线,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变化,构成了无数的可能。与此同时,还有一条最正确的‘命运轨迹’,预示着一切命线交织刹那,最可能呈现的画面。然而只要时间还未流逝。这一幅画面就有更改的可能。每一刹那,只要有一根命丝变迁,就会引起整幅画卷的改变,而最正确的轨迹,也会随之更改。

    西撒的预告图案,是被太阳王干掉;蚕丝娘只是一次变动,渣撒脱离了原本的轨迹。却意外碰见了丽塔,然后得到了全新的结果。

    此处。用两个公式进行说明:

    渣撒+太阳木乃伊+太阳祭坛+习惯性作死狗带;badend。

    渣撒+姬武神骸骨+太阳祭坛+习惯性作死放逐;又,放逐+姬武神骸骨+月球人丽塔+月之匙。

    如果命运再次更改,渣撒没有收购丽塔的尸骸,他的人生轨迹或许会偏移‘太阳’,但绝不会接偏向‘月亮’。

    渣撒+otherthg+太阳祭坛+习惯性作死???

    同理,如果丽塔死亡后并没遇见西撒,她会被无头学姐买走,从此走向另一条路,彻底告别‘女仆’这一非常有前途的职业。第五代钢女仆便不会存在,天界山第七领主会由其他人代替。

    但命运总是充满了各种巧合,这种情况就连蚕丝娘也没意识到,她单纯的一次变动命线,彻底更改了无数人的轨迹,丽塔从此成为了维系‘西撒’与‘银月’的桥梁。

    而蚕丝娘当初为神女仆测命时,也看到对方命中最大的对手。代表着‘月亮’。

    二到五代最强女仆,皆是蚕丝娘勾动命丝之下,必然中夹杂偶然的产物。这些‘最强女仆’,都是她为神女仆准备的对手。而丽塔最新的命运轨迹,正在向着‘月亮’靠拢,神女仆终于找到了她最期待的对手。

    这种‘不可测性’。便是‘命运’最大的魅力之处。哪怕无限耗油蚕丝娘身为庄家,尽了最大程度的努力来营造局面,但结局依旧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这种感觉令她无法自拔。

    地狱,暴食一族的府邸内,一个精神矍铄。相貌清癯的老人,正在客厅内踱着步子,无所事事的闲逛着。

    突然,他停下了步子,一张小嘴巴飞到他的耳边,低声叙述着什么。接着,老人眼睛一眯,露出开心的笑容,接着快步上了二楼,推开靠近尽头的一间屋子。

    房间内,一个五岁的可爱小男孩,正一脸忧郁的执笔批改文件,在他的书桌上,累放着厚厚三摞比他本人还要高的文件。

    “丹尼,还在工作呢?”老人敲了敲房门,出声问道。

    “别烦我,老家伙,没看我正忙着吗?!”小男孩抬头,怒视老人,控诉道,“有你这样当爷爷的吗?我才四岁半,还是个孩子,还没有发育,还是一支含苞待放的地狱花朵,正是享受童年,天真烂漫的好时光,你却把这么繁重的工作交给我?!”

    “谁叫咱家人少呢?你老爹在外域主持家族生意,你二叔、三叔,还有姐姐都在锡兰开拓局面,家里只剩下你一个顶梁柱了。咱们暴食,以后早晚都是你的啊!代家主大人。”老人陪笑道。

    “是个屁啊!这家主我不要啊!我特么才四岁半啊,为什么不能让我像个弱智一样自由自在的玩耍呢?!你是祖啊,暴食的源头啊,凭什么不管这些?非要虐待我一个小孩子?”小男孩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兢兢业业的批改着文件。

    “就因为我是‘祖’,才有权利不管事,才可以命令你来打理家务。要知道别的罪族,为了家主之位兄弟相残,父子相杀,他们哪像你这么好运,四岁半就能管理整个家族了。行了行了,今天让你休息一下,交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事情?”小男孩闻言,精神一震,立刻露出开心的神色,耳朵竖得老高,但依旧在认认真真的批该文件,丝毫没有半点放松,生怕这只是爷爷逗他玩的恶作剧。

    “你三叔要带一个家族成员来,等会你去通知一下仆役,让他们最近打开连接外域的通道,准备迎接老三家。”

    “哦?!三叔来了?不过咱家哪来的家族成员?难道你老又被”

    “咳咳,这次和我无关!你三叔上小学的时候,被你二叔用一盒糖骗走了一管‘真血’。然后,你二叔用着这管血,培育了多种试验品后裔。这些试验品中的某一个的后代,出现了返祖现象,家族又多了一个拥有‘罪痕’的成员。他这次,正好将家族的后辈带来,接受地狱意志的洗礼。”老人解释道。

    “也就是三叔后代的后代喽?算起来比我还小一辈啊!是男是女?今年多大了?我用不用我这个叔叔准备压岁钱啊?”早慧的小男孩一脸老成的问道。他想法之周全,处世之老道,丝毫看不出是个四岁半的熊孩子。

    “呃,你想多了,快去通知下人吧,就在最近一周左右。”

    老人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开。心中却想着这孩子身上的压力太大,不到五岁就已经成熟成这样,也不知是好是坏。

    《一下,本文章采集来源于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