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78章 先进文明的世界

作品:《白银之轮

    暴食在罪族中虽然排位倒数第二,但方放眼全地狱,依旧是最顶级的种族,地位显赫。,

    打个比方,在外域土著的眼中,地狱就像仙界一般高不可攀。而在地狱居民的眼中,暴食就像‘紫霄宫’那般,好吧,起码也是‘金鳌岛’那个级别,同样遥不可及。

    所以蒙特打开的这扇门,依旧无法直接抵达暴食的驻地,而是来到一处等级相当高的‘中转空间’,在次确认身份后,才能向更高级的‘暴食大本营’出发。

    简而言之,蒙特在地狱任何一处,只要连续打开两扇门,就能家。比起那些苦逼挤公交、挤地铁、堵车排队、电梯停电,历经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家的蝼蚁而言,不过扭动两次手腕的事情,不要太轻松啊。

    当第二扇门被打开后,西撒探头望去,这是一片极为平常的乡村小镇。一栋栋风格各异的别墅,错落有致的落在马路两边,门前有奇形怪状来自各大星域的外星植物,远眺大地的尽头,是鳞次栉比与天相接的繁华地狱闹市区。这一处占地面积广阔,如同世外桃源的地方。

    在寸土寸金,空间资源被高效利用,处处都和立体空间系统挂钩的地狱中,一片最高建筑不超过四层楼,占地面积堪比一座超级城市,还自带万亩农场;并被原始森林,巨型湖泊、高山环绕的田园小镇,违和感简直爆棚啊!

    城市包围农村,这是多么低调的炫富行为?比在闹市区修建森林公园的织网城还要超前。

    “到家了!怎么样,家族环境是不是很棒啊?!那边就是家族的城堡了。”蒙特久别归,显得激动不已。

    “尼玛开玩笑呢?这就是暴食的老巢?而不是妖精乡旅游度假养老大宝剑中心?你确定没有逗我?”西撒擦了擦眼睛,依旧不可思议的左右打量,这鬼地方怎么看都是养老度假的圣地,除了路两边随处可见的饭馆、零食店,再没什么能和‘暴食’挂钩的了。

    “就是这里了!十二罪族,各自在地狱都有这样一块自治区。身为罪族。一定要享受最良好生活环境,我们走吧,附近有车库。家族区域内,少有空间门。我们必须开车过去,还好路上平时没人,全速开半小时就能到。”

    失魂落魄的西撒,就这样被蒙特拽着,最终上了一辆古老的蒸汽跑车。据蒙特吹嘘。这东西是地狱第一次入侵现世时,从锡兰现世劫掠来的最高级产品,超强压五十年前生产的限量版跑车,极具收藏价值。如今放到锡兰,妥妥的古董。

    坐在这样一辆蒸汽跑车上,享受着安静的田园风光,西撒感觉自己穿梭时光,到了五十年前的锡兰。

    然而十分五钟后,蒙特一脸无奈的踩下了刹车,面色阴沉的看着一群穿着鲜黄色校服、手里举着小旗子的熊孩子们。手拉手结伴横穿马路,并不对他做鬼脸。更有甚者,几只头顶张角,尾巴张尖的萌萝莉,还冲过来在他的车上乱涂乱画。

    “我擦,这又是什么鬼?”西撒惊叹了,指着挡风玻璃问道。

    暴食家族三公子,居然在自家地盘上,被人给嘲讽了还被一群四五岁的熊萝莉堵在马路上,用蜡笔当面给侮辱了!

    “还能有什么鬼?放学了呗!”蒙特不愿多说。直到最后一只熊萝莉在他的爱车上画完一只歪歪扭扭的外星生物后,他才重新启动,在一帮熊孩子的嘘声中,再度上路。

    “你们地狱的氛围还真是好啊!”坐在副驾的西撒感慨道。换做在锡兰。哪家熊孩子敢赌在路上拦车画乌龟,有钱有势有背景的,绝对一脚油门统统碾死。啥?天谴教会来调查?直接打电话给零之环,每只熊孩子克隆三个送受害者中,看你们还养得起?

    “你这不是废话嘛!你们锡兰轮了三个纪元,文明衰败、道德沦丧、科技落后。直到百多年前世界之涡逆转,才兴起了科技革命;而我们地狱,继承太古纪的文明一直发展了亿万年,起起伏伏最终统治了外域诸多星域,各方面早已发展到巅峰。与我们相比,你们的简直落后的如同原始人。”蒙特看着惨遭毁容的爱车,抱怨道。

    “呵呵”西撒无言以对,只得闭嘴。

    很快,车子停在一座建筑风格有些类似‘锡兰第一纪元’的古堡前,蒙特将西撒喊下了车,开口道:“走吧,跟我去见老爷子,再吃一顿晚饭,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不需要斩鸡头烧黄纸,弄点神圣庄重的仪式之类么?”西撒试探道。

    “斩鸡头很庄严吗?你已经有罪痕了,也愿意归暴食,难道这还不够吗?至于你说的仪式,等你见到‘地狱意志’后,它会替你完成的。”蒙特随口答道,接着快步向前走去。

    城堡很古老,却不显破败,被人打扫的很干净,没有一片落叶;城墙的大门很大,一直敞开着,四周爬满了粗大的藤蔓,粗如水桶起码几千万年的样子,充分诠释了‘夜不闭户’一词;城墙内部环境非常幽静,许多古树修建成形,附近连一个看大门的门卫都没有,很是说明治安问题。

    西撒跟随蒙特的脚步,进入了‘暴食一族’城堡的大门,接着在广场上,看到了三座雄伟逼真的金属塑像,而在这三座塑像身后,是一双又一双被砍得只剩下双脚截面的塑像残骸,密密麻麻,颇为壮烈。

    “呃,这”期初,看到三座栩栩如生,散发着压迫感的塑像,西撒顿觉毛骨悚然,有一种面对最顶尖捕食者的恐惧感。然而当他看到更多被砍断双腿的残骸后,心底却生气了浓浓的荒诞感,想笑却又不敢笑。

    竟然有人敢在暴食一族的城堡中,砍断一看就非常重要、蕴含着非凡意义的塑像,这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可怕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