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79章 祖先塑像,家族晚宴

作品:《白银之轮

    看到到三座肃穆塑像身后的一排排断脚时,西撒内心充满了诡异难言的感觉。

    “那个”

    见到西撒诡异的表情,蒙特也难得尴尬了一下,指着最前面的一尊塑像,支吾道:“你看到的,其实是暴食一族历代的‘真祖’塑像。它们便是每一代‘罪痕’的源头,为首这一尊,是我的老爹,你的太爷爷,山德鲁。而他后面两尊,是上一代祖,和上上一代祖。‘罪痕源头’只有在每一代真祖死亡时,才会在‘地狱意志’的见证下,移交给下一代‘祖’。”

    西撒抬头,正巧看清面前的那尊雕塑,一个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笑容,下巴蓄着胡须,手中拎着一把厨刀,正准备迈步向前,仿佛要把自己做成食材的中年男人。仔细观察,西撒的相貌与这个雕像的五官轮廓,隐约还有几分相似。

    西撒不自觉的挪了挪步子,避开塑像的刀锋所指,以及那不怀好意的注视,直到没有那种要被切片做菜的感觉后,这才指着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断脚,问道:“那,被砍的那些呢?”

    “当然都是暴食一族的祖先啦!从第一祖开始,一直到如今的第三十七任。不过前三十四祖都被砍了。”蒙特僵着脸说道。

    “咳咳!这我看得出来。谁砍得?难道是敌人?贪婪罪族干的?”西撒试探的问道。

    究竟是什么样的敌人,敢如此打暴食一族的脸?在家族城堡内砍老祖宗的塑像,这与在灵堂内当众一边吃骨灰拌面、一边k歌、一边蹦迪一样的恶劣啊!

    “呃,‘贪婪’哪有这种魄力?这都是我大哥干的,老头子的大儿子,你的大爷爷。”蒙特表情难看的解释起来,“在五千年前,家族遭遇了一场危机,那时候‘真祖’迷失于‘无尽坟场’的深处,家族产业被对手打压。我们资金紧缺,最终无奈,只能砍了这些塑像拿去卖钱,直到三百年前。家祖从坟场归,才度过了那场危机。不过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具体内容并不清楚,我问了,二哥也不说。”

    暴食一族历代‘真祖’的塑像。都是地狱内最珍贵的稀有金属铸成,存放多少年都不会毁坏。在那经济次危机中,暴食资金紧缺,只能节衣缩食变卖家产,最后忍痛砍了历代的祖先,拉去融了卖钱,到最后只留下最近的三代的塑像没有破坏。

    “我”西撒闻言,不敢再吭声。

    这特么都什么事啊?还真是你们这帮灵车漂移、坟头蹦迪的不肖子孙干的啊?!连祖宗的塑像都敢砍,有没有拿灵堂的牌位烧木材啊?

    傍晚,‘暴食一族’空旷的老宅热闹非凡。为了热烈庆贺新成员的归,家祖‘山德鲁’,特地邀请了一位重要的客人,并且亲自下厨大显身手。

    最终,餐厅内的情况是这样的:

    主席位上,做的自然是‘暴食的真祖’,山德鲁。一个年龄悠久,不知已经活了几千几万岁的老怪物,看起来嘛,慈眉善目。目光时不时望向西撒那边,意味深长,很是慈祥。比起沙罗曼、雷奥、博格这些不靠谱的锡兰巨头,似乎是个性格正常的oss。嗯。地狱居民就是普遍素质高,没有精神疾病。

    在山德鲁的身旁,还坐着一个睡眼惺忪,不时对着餐桌发呆的痴呆老人。这位正是今晚的特邀嘉宾,梦魇家族的‘真祖’,古。

    两个老家伙从小就相互认识。一起活尿泥长大的铁哥们,而他们的祖祖辈辈也世代都是好朋友。‘暴食’和‘梦魇’两家族自从凑在一起,就亲如一家,从未闹过矛盾。兄弟之间都还祸起萧墙,暴食与梦魇间的友谊,简直就是个奇迹。

    在两老头的左手边,自然是离家多年未归的三公子,‘蒙特’。山德鲁有三个儿子,老大自然是当今家主,如今在外域管理家族产业。二子就是一手制造出马卡斯,并宰了上一代‘白鳞圣剑’的罪魁祸首,如今正和朵拉留在锡兰。目前第二代中地位最高的,自然是刚刚归的老三,蒙特了。

    而两个老头手边的,是西撒的小叔叔,暴食一族带三代最年轻的成员,朵拉四岁半的弟弟,‘代家主’丹尼。

    除此之外,西撒听说暴食一族中,还有一个地位异常特殊的存在,这位今天并未出席晚宴,也不知在做什么?

    所以,这次晚宴缺了三位罪族成员,蒙特的大哥、二哥,以及大侄女。

    再往下,就是刚刚抵达地狱的第四代‘新近暴食罪族’,辈分最小的西撒了。西撒身后,还自带了一只贴身女仆,而在他身旁,坐着镇宅之宝‘小田螺’。

    歌丝纳此刻脖子上扎了块围巾,一手刀一手叉,嚷嚷着要吃饭。

    歌丝纳身边,是两只猫眼不断乱瞥,在暴食家族的餐厅墙壁上来打量,一直盯着那些金银刀叉,镶嵌宝石的酒杯,水晶吊灯来猛看,计划如何顺手牵羊的卡蜜拉。奈奈由于太过紧张害羞,并没有出场。

    接下来,一位侍女忙忙碌碌的来上菜,小田螺开怀大吃,嘴里发出‘咩咩’的舒爽叫声。卡蜜拉借助视觉死角,不断将小酒杯、刀叉之类的东西,往私人实验室装。都是灾神了,还改不掉老毛病。两个老家伙彼此低声交谈,并全程对西撒指指点点,不知在商量什么?

    “喂,这是什么情况?”西撒被两个老家伙盯得头皮发麻,暗中传音给给蒙特。

    “别担心,老家伙再给你选老婆呢!”蒙特低着头吃着晚饭,动作优雅且低调,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什么?选老婆?”西撒惊道。

    “不然我费尽千辛万苦,将你带入地狱做什么?你是我的血裔,我带你来,就完成了为家族诞生一个‘罪痕’的最低任务指标,百年内再没人敢逼我结婚,现在要头痛的是二哥了,他都二百好几的人了,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呢。”蒙特坏笑道。

    s:  剩下两更晚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