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12章 邪念圣糖炸了!

作品:《白银之轮

    三人戒备前进,西撒的魔蝇却无法锁定不远处的能力者。他的‘魔蝇’数目有限,虽然有隐蔽的优点,但却被稀释的厉害。对方感知强大、动作灵活,总能千方百计的避开魔蝇的搜索。

    不过西撒也有对策,一点点排除包围,最终通过‘暴食虚界’的计算,将对手锁定到一个确认的范围内。并时刻准备迎接一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然而事实却并非所想的那样。

    “且慢!好汉不要动手!自己人!”

    两股身份不明的队伍在危险的第三层遭遇,西撒已经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随时准备火力全开。此刻听到对方的叫喊声,他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反而将这当初麻痹敌人的一种手段。

    “别别别,千万别动手,我是好人!我是观测塔的感知系能力者,人畜无害,战斗力极低!只有一人,请务必放我一马!”

    来者将姿态放的极低,还隔着一百多米的距离,就已经大呼投降,并且不是诈降,这厮还真就老远便放弃了抵抗,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五体投地趴在地上,节操全无。

    西撒见此,不由放下几分戒心,但身边的暴食之口依旧戒备,周身百米内魔蝇密布,全方位监视,神性领域也已经打开。此刻无论敌人有什么样的阴谋,无论背后偷袭,又或者撕裂空间,他都有把握应付。

    然而西撒这次真的自作多情了,来人只有一个,的确是不擅长战斗的文艺型感知系能力者,白白胖胖微微发福的中等身材,脸上挂着一幅金丝眼镜,像学者多过像能力者,实力居然只有祸下位,只接受了‘芽改造’的渣渣,一眼就能判定这是为‘人畜无害’的胆小小鸡仔,却有勇气在第三层独行,当真人不可貌相。

    “自己人啊!来者可是蝇王撒大人?”看到西撒周身魔蝇环绕,眼镜小哥眼睛一脸,连忙开口问道,态度殷勤无比。

    “你认识我?”西撒疑惑的指了指自己的脸。

    “久闻公知大名,今日有幸相见,实乃天命所归也!”四眼哥连忙爬起,激动地说道。

    西撒被这厮吓了半天,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感觉非常没面子,于是一脚将他踹翻:“你大爷的,说人话!”

    “小的曾在狩魔协会中域总部述职时,有幸远远见过您一面。刚刚认出大人,心中欢喜异常,忐忑失言还请恕罪。      ”

    “你说你是观测塔的?你这么弱的渣滓,也敢来第三层找死?”西撒一脸的不信任。

    敢上第三层,最低实力起码也要在真祸级别,有点想法打算捞好处的,至少也要灾神水平。虽说无论实力强弱,被压制后都是祸级水平,但灾神在力量的使用、规则的认知掌握、领域的完善程度方面,都完爆祸级。

    尤其失去真神脉的灾神,还可以在神性领域中凝聚‘虚拟神格’。虽然都是‘神性领域’,但在真祸与灾神手中,却是算盘和笔记本的差距。

    “大人听我解释,我可不是自愿上来的,我们是协会征召的特殊小队,专门为组织收集情报的情报组,并不直接参与战斗,只负责收集第三层的情报。我们身边,还有专业的战斗组成员,背后还有战术小组制定行动计划。”说着,眼镜小哥从衣服中掏出‘狩魔协会’颁发的身份证明。

    西撒也算‘协会’高层一员,自然懂得检查证件的方法,接着又连连发问,确认无误后,才认可了这个能力者的身份,心中放下了一半戒备。‘平衡链’虽然是个大组织,但派系林立,食皇朝就是被自己人给灭掉的。

    “你怎么落到这幅下场?负责保护你的人呢?都死了?”

    “都是失散了,生死不知,还好我老远就认出您,前来投奔,真是幸运啊!”男子抬手擦了把汗,感慨道。

    “你刚才不分青红皂白就跪地投降,怕是无论见了哪家势力,都会选择投降吧?”西撒拆穿了对方的想法。实力太低在第三层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只要看见一支队伍,无论是敌是友,他都会选择投降加入。

    “呵呵,我也只是想自保而已!大人收留我,只有好处没有害处。我吃的少,做得多,很划算的!”眼镜哥保证道。

    “你有什么本事?我可不想带个拖累。要是证明不了自己的价值,就去死吧。”

    “我是感知系能力者,可以帮您探测附近有无危险。而且我们小队原本就是为协会收集情报而来的,我知道这片森林的最新情报,手中有一个机密消息,您一定会感兴趣的!”眼镜哥讨好的笑道。

    “哦?什么消息?说来听听。”西撒闻言有些意动,缺什么来什么,在第三层行走,这种新鲜情报绝不能少。

    “嘿嘿,大人您可知道糖概念发源地第三层的‘圣糖’?”眼镜哥故作神秘道。

    “九大圣糖,三大备胎,已经挂了一个,是被原罪骑士团围殴弄死的,听说叫‘磁暴糖果’?不过被陌生强者抢走了。”西撒不耐烦的说道。

    “呃这您都知道啊,才发生不久的事情。”眼镜哥的表情变得有些讪讪。

    西撒却是翻了一个白眼,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作案主犯就是自家蛇妖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卖关子了。咱们所处的这片森林,是九圣糖之一‘邪念糖果意识集合体’的底盘。”

    “少废话,这些我都知道。”

    “咳咳,你听我说完嘛!这位‘圣糖’,是为数不多的邪恶系糖果生命,也是最具威胁的一位,原本少有人敢打它的注意。”

    听出话中的隐意,西撒反问:“也就是现在有人打它的注意咯?”

    “大人睿智!这位‘糖意识集合体’,内部包含了完整的‘邪念、恶意’法则链,‘核心法则’是最顶级的‘完整真神脉核心规则’水平。本来是没人愿意主动招惹它的,结果昨天傍晚发生了一件大事。东洲霸主‘邪孔雀’的分身,在进入第三层时,被意外传送到了‘邪念糖果’的老巢中,双方不期而遇,接着同时爆发,疯狂对杀。结果邪孔雀以分身重伤为代价,彻底打爆了‘邪念圣糖’。”眼镜哥给西撒讲了一个令人背脊发寒的真实故事。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