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 1067章 究竟是‘破肛而入’,还是‘破肛而出’?

作品:《白银之轮

    这一次,折寿脐带本打算在发源地内做一票大的,然后将收获换成钱,再继续购买‘魔蝇娘洗脚水’,哪想到竟然在宝库中见到一池纯净的‘生命泉水’,这是何等的幸运啊!

    然而里面浮起了一具腐尸一堆内脏七八只耗子几十颗耗子屎

    人生已经很艰难了,但还总是在片刻的充满希望之后,又布置满了种种绝望!这种添加了病毒、尸油、耗子屎的生命之泉,你喝一口给我看看?

    西撒并不知道对方的凄惨故事,就算知道也懒得怜悯,因为你丫张太丑了,所以就安心的去屎吧!

    “十分抱歉,不卖。”渣渣撒遗憾的耸耸肩,继续带着小师姐一起搬运糖果结晶,顺便拉拉小手什么的。

    “什么,你不卖?!”折寿脐带心中愤怒,声音扭曲着提高了八度,像一只打鸣时突然被掐住脖子的公鸡。

    “卖你妹啊!”西撒怒了,‘你不卖?’,劳资要卖也只卖给艾尔莎、丽塔、奈奈等漂亮女士。

    “好好好,你你!”折寿脐带伸手指着西撒,表情凶神恶煞,好似街头混混收不到保护费即将放狠话的模样。

    “怎么,你打算威胁我?”西撒咧嘴一笑,正弯腰收集糖果结晶的面纱妹、学姐、猫棒子、小田螺纷纷头,杀意满满的望向折寿脐带。

    折寿大叔打了个哆嗦,犹自不甘的说道:“姓西的,你给我等着!”

    “等等!劳资不姓西!”西撒表情一黑,以高高在上的口吻训斥道。

    “哼,那你姓什么?”折寿脐带输人不输阵,依旧硬撑着挑衅。

    “老子姓别西卜啊!西撒只是名字,热洲来的土鳖。”西撒用熟练地热洲话道。

    “哦,原来是姓别的啊!姓别的,你给我等着,咱们没完。”

    “等你妹啊,老子不姓别,姓别西卜啊!”

    “尼玛蛋没完了?别西卜不姓别姓啥?”

    “姓你大爷啊,文盲。”西撒无语了,这种文盲是怎么混成灾神的?

    接下来的十分钟相当刺激,无论淡定的无头学姐,还是毫无存在感的小师姐,都在疯狂搬运‘糖果结晶’。至于那六个灾神,除了留下一个堵在大门不能乱动的‘蛇形双头狗’外,其他几个则凑在一起,合力打穿了几个壁障,成功收获了三份没太大价值的泉眼。

    发源地的‘糖意识集合体’以及对应的‘糖意识泉眼’,究竟那样更珍贵?却是难分高低。两者本该是相辅相成的东西。

    前者类似一种规则的核心;而后者属于所对应的设备。前者可以融入‘生物’体内,任意移动;而后者固定在第四层中,源源不断制造能量。前者有些像世界之脉体系的‘神格、神性领域’;而后者更像一条不断出产能量的世界之脉。

    能力者融合前者后,可以得到不同的‘规则’,诞生出禁忌之力;后者则是这股‘禁忌力量’的源头。

    那些融合了‘集合体’的能力者,并不在意这些‘泉眼’。因为他们在归现世的神脉后,可以以‘真神脉’代替‘泉眼’,开辟出全新的力量源头。而身边几位灾神得到这些泉眼,也有各自的打算,或者拿来搞研究,或者融入世界之脉,尝试能否提升神脉的品质。

    就在那几个灾神聚在一起,商量着是否再打破一个壁障,捞取好处时,负责堵门的那个怪物终于扛不住了!

    具体怎么形容眼前的画面呢?在西撒看来,蛇形双头狗的头a,此刻正紧紧咬在宝库门口,让那些想要进入的第三波能力者,先一步进入它腹中的熔岩世界。想要进入宝库,要么走出复杂的腹中迷宫,要么打爆蛇形双头犬腹中的神域。

    然而此刻,蛇形犬的头b突然惨叫一声,张口喷出大量岩浆鲜血,紧跟着如同失去控制的喷水管,又像被醋泡过的蚯蚓,在地面疯狂甩动、激烈抽打,终于,惨叫声越来越弱,它的头b后方的三寸处,突然凸起一大块,接着一柄重斧砍破它的颈下皮肤,一个浴血的壮汉从中爬了出来。

    看到这血腥惨烈的画面,西撒非但没有震撼,反而脑洞大开,一群人从蛇形双头犬的嘴巴进入,接着在腹中世界历经一场大战,最终破肛而出!又或者反过来?岂不更加重口?钻进肛中破口而出。

    怎么想都很邪恶啊!有木有?!

    就在西撒胡思乱想之际,咬住大门的那个狗头也终于痛苦的首开嘴巴。只见百米长度的蛇身游动,残存的那个狗头高高竖立,仇恨的俯视刚刚破开它七寸的战斧壮汉。

    蛇身不住扭动,狗头的喉咙汇中发出低沉的吼声,接着它深吸一口气,腹部鼓胀,体内冒出暗红色的火光,仿佛巨龙喷吐龙息一般,张口喷出一道炎流,烧向那个壮汉。

    大汉嗤笑一声,将斧头举过头顶,并利用宽面挡在身前防御。炎流轻松覆盖了壮汉,向宝库内部喷来。螳螂灾神在身前打开一个世界之窗,将炎流放逐到虚空。千手身体被三只巨大的灾神手掌覆盖包裹。万蛇被一条条大蛇缠绕住。蛞蝓领主沉溺于盐水沼泽消失不见。塞西莉亚躲到阿尔托莉亚身后,被咖喱棒保护住。西撒也让艾莉婕张开了全新的‘糖果胃囊’逃过一劫。

    当炎流散尽后,地面一片焦灼,空气焦臭,扭动波动。呼吸间,一片刺鼻的硫磺味道,大地隐隐有暗红色的熔岩没有烧尽。

    壮汉呸了一口,不见任何损伤。而此时的地面上,又多了两个灾神。他们三个刚刚联手杀进这条‘蛇形双头犬’的体内,在里面大搞破坏,差点就拆了它的腹中世界,最终破肛而出,呸呸呸,破狗头b而出,斩杀了这怪兽一个脑袋。

    狗头a刚刚喷吐炎流,与其说杀敌,到不说暴怒发泄,外带呕吐出腹中的异物。

    就在第三波的灾神与第二波灾神对峙时,宝库大门再次传来剧烈震动,原本816的大门,被一股空间力量撕破,一个更大的窟窿出现在大门的侧面,第四批人马杀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