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50章 狂鬼之殇

作品:《白银之轮

    轰!轰!

    千钧一发之际,狂气鬼明白这攻击她无法躲避,随即一拳轰出,黑色气浪奔涌而出,席卷天空化为巨大漩涡,重重与第一支长箭对撞。

    夸张爆烈的爆炸在天空中传开,金色的火焰与黑色的狂气渲染了整片天空,一半漆黑一半黄金,不分轩轾,无限扩张。

    与此同时,她猛地甩动左臂施展巧劲,用被铠甲保护的胳膊,挡住了第二支箭。随后身体微微一颤,长箭‘必然命中’成功发动。但是箭头却擦着臂铠的弧线略微偏移,最终并未在狂气鬼身上引爆,反而继续飞行一段距离,在身前不远处爆发。

    第二个太阳虚影在月球表面炸开,原本一半对一半的二色平衡被打破,金色火焰更胜一筹,开始燃烧那些黑暗。

    最后那枚长箭,从背后射来,狂气鬼再无法躲避。只见她右臂猛地一抓,身体铠甲片片脱离,如同流水一般汇聚到掌中,组合为一杆画戟,头也不回向后劈出。

    漆黑的月牙刀刃呼啸而下,砍中长箭。‘必然命中’爆发,‘太阳’爆发,天空再次被金色照亮,随后被黑色浓墨劈开。整个太阳在最灿烂的一刻,被她一分为二。

    “射手,你找死!”

    狂气兔型此刻往地面看去,因为距离太远,射手座模糊到看不见。不过她却通过杀意感知,锁定了这个背后放冷箭的家伙。

    狂兔猛踏一脚,天空顿时炸开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环,并且还像烟圈一样不断扩散。她以不逊色于太阳箭的速度,直奔大地而来。

    如果把天空比作一张幕布,那么此刻,一条扭曲的黑线出现,在瞬间被一拉到底。

    “好凶悍的气势,多少年没有见到过了?上一个这样的强者,是沙罗曼啊!可惜,比起古蛇还差了许多,只能让我感到威胁,却无法让我发自身心的恐惧。”白尾看着俯冲而来的狂气鬼,点评道。

    射手座虽然好奇主人口中的‘沙罗曼’是谁?但是她同样对于狂气鬼没有畏惧。

    都是银月最顶级的强者,单纯的比较已经没有意义,孰强孰弱除了自身的心态、状态外,也与大环境有关。

    如果二十米之内,射手座承认有被狂气鬼击杀的可能,但是距离拉开数十公里远,她便是银月的最凶!!!

    射手座再次拉开长弓,全力爆发,又一次瞄准狂气鬼,必中概念全力灌注,她全身所有能量都被这一击吸收。五颗恒星的虚影一闪而逝,没入那根金色长箭之中。

    “轰杀——五星!”

    指尖松开,弓弦复位,一道金色流光火柱直奔天空中的狂气鬼射来,接着一分为五,天空中同时炸开七颗太阳。

    火焰!火焰!火焰!

    炽热!炽热!炽热!

    天空被金色的光芒充斥,整个世界一片刺眼光芒,空气温度无限升高。这一刻,银月的天空除了金色的光芒,再不存在任何颜色,没有一点点阴影,一切物质都被极致的高温蒸发融化。

    而在五颗太阳的中心处,传出一声疯狂的咆哮,吃掉一根萝卜的狂气鬼选择开挂,金色的天空中出现了一点点墨迹,结果越扩散越大。

    “吼!”

    疯狂舞动战戟的狂气鬼,在五颗太阳的围攻中发动无双乱舞,最终将五颗太阳统统砍了个稀巴烂,接着全身燃烧起黑色的怒焰。

    身体被黑色能量幻化的铠甲包裹,瞬间俯冲至白尾组的面前,再次一拳打出。

    “阵!绝对零度-三十六圣冰棒!”

    白尾抛出在糖概念发源地掠夺到的‘冰棒圣糖’,丢向天空。三十六根冰棒圣糖构成法阵,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平面六边形‘雪花’,挡住了黑色的痕迹。

    “死!”

    狂气兔型怒吼,一拳拳连环砸下,轰隆的响雷声连绵不绝,整个天空震颤了一下又一下。然而并未打破白尾的防御,六边形雪花依旧顽强的支撑着,裂开的纹路又纷纷愈合。

    狂气兔型的气焰突然一滞,被白尾成功打断,而一旁的射手座也神色凝重的吃下一根萝卜。这样的猎物,有资格让她全力以赴。

    就在白尾以为打断对方节奏时,心神被战意控制的狂气兔型,再一次爆发,身体喷发出十倍以上的黑色火焰。黑焰熊熊燃烧,甚至直冲天空,将天都烧穿。

    “无双-狂气斩!”

    狂气兔型一脚踩在雪花壁障上,高高跳起,随后双手高举画戟激烈旋转,接着重重劈下,巨大的力道与惯性混合为一,澎湃的黑色狂气俯冲而下,化为一柄巨大的千米长戟,劈在雪花上。

    “可惜!”

    白尾低吟一声,三十六根被银月压制的‘禁忌圣糖’终于坚持不住,被狂气鬼一击打散。

    而射手座又一次张弓:“轰杀——七星!”

    一连七道长箭在一瞬间射出,无双狂鬼冲天而降,激烈舞动战戟,对着迎面而来金色长箭连连劈砍。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个又一个金色的太阳在天空中炸开,白尾身边被‘冰棒圣糖’环绕笼罩,抵消了火焰的冲击。

    当第七个太阳升起、燃烧、爆发、消失后,射手座剧烈咳嗽起来,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你没事吧?”

    “还好,只是受了一点轻伤,狂气鬼的强大出乎我的预料。”射手座望向远方,意外道。

    “你失败了?”白尾好奇道。

    “算是吧,失败了,居然被她逃掉了,挺意外的。”射手座收起长弓,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此时的狂气兔型,借助萝卜干最后一份力量,全力奔逃,离开了那处危险的战场,最终再支持不住,昏迷前一刻冲,进一栋大楼内部的公寓中。

    她的心脏上,一共插着两根紧密并列的长箭,透体而出。

    在最终交手的那一刻,狂气鬼与射手座同时吃下萝卜,同处于巅峰,双双爆发。

    结果狂气兔型最终只拦截下五根太阳箭,漏掉的两根接连刺入她的心脏,让她一败再败。

    重伤后的狂气鬼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自己的战甲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