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58章 以拳交友

作品:《白银之轮

    蛇妖不解的看着对方:“狡辩什么?你说的窃贼是什么意思,我有拿过你的东西吗?”

    “你有胆盗走我的宝物,还不敢承认?”狂气怒道。

    “宝物?让我想想,那坨泥巴?”艾尔莎自己回忆过去的举动,自己就找到一个花盆而已。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抵抗到底了,那我就击败你,然后亲手取回自己的东西。”

    狂气鬼并不知道的,她在赤兔失窃地点,闻到的是西撒的气味。然而西撒和艾尔莎的气息没有任何区别,两人共用一套本源,渣撒掌握的力量艾尔莎也同样掌握,唯一的区别是施展时的方式不同,但本质没有差异。

    狂气鬼记录了西撒的气息,接着一路追踪,然后断掉了西撒的联系。最后她一次次使用传送阵,希望再次寻找到断掉的线索,功夫不负有心兔,她成功找到了艾尔莎的路线。

    因为气息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她一路追踪,最终拦住了艾尔莎,索要自己的盔甲和坐骑。

    艾尔莎哪里明白自己是被西撒那个渣渣给坑了?既然不是队友,那么管他明不明白怎么回事,先来战个痛快吧。

    “炮炮,你不是想磨炼自己的武技吗?去吧,和她一战,我来替你压阵,不要有任何保留。”

    艾尔莎拍了拍魔炮射手的肩膀,接着从扫帚上跳了下去。百米高空转瞬即至,蛇妖自由落体重重坠落,没有丝毫卸力的动作,就这样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关节,对着天空中的狂气鬼勾了勾手指。

    与此同时,魔炮射手也调转扫帚方向,直接俯冲地面,成功着6。接着主动将自己的‘阴阳八卦炉’取出,挂在扫帚上,人齐悬浮在半空,丝毫没有动用的念头。

    接着,她孤身走到路面中央。一脸战意的望向天空中的狂气兔型。

    狂气鬼在近战方面最是骄傲,见两人如此,也直接落了下来,随后胳膊一甩,战戟被射出十米远,深深插在路面上不住颤动,同样进入了徒手状态。

    艾尔莎的表现,与魔炮射手的觉悟,都令她刮目相看,因此态度也好了不少:“我再问一次,你们有没有拿走我的赤兔,还有战甲?”

    “没有!”艾尔莎不爽的摇摇头,又问了一句,“你是通过什么方法认定我拿了你的东西?”

    “气味!”

    艾尔莎一愣,喃喃自语起来:“气味?气味!”

    接着她若有所悟的点点头,回道:“如果你是凭借气味来追寻凶手,那么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个银月上,还有一个人的气息和我一模一样。”

    “不可能,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周种味道,哪怕一对孪生兄妹,也有区别。”

    狂气鬼摇头否定,但她不认为艾尔莎是那种撒谎的人,因为她觉得对方跟自己很像,是那种直率怕麻烦,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类型,同样忠诚于武道,享受战斗的同类。

    “你说的不错,不过那个家伙和我有些特殊,我们有着相同的根源,虽然是两个独立不同的个体,但视为一个人也无妨。”

    狂气鬼感觉得出艾尔莎的回答中不掺任何虚假,于是认真道:“我相信你!现在,你们还要继续吗?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如果你们有顾虑,我可以将这场战斗移后。”

    艾尔莎摆摆手,同样自信的说道:“不需要!那个家伙拿了你的东西,就等于我拿了,这件事我担下了。你也不用留情,因为我同样怕失手打死你啊。”

    狂气兔型银月徒手最强,见艾尔莎和魔炮下定决心以拳交友,心中其实非常欣赏两人的信念与决心。如果不是银月争霸,如果不是立场注定敌对,她相信双方会成为好朋友。然而时机不对。

    狂气兔型从来想过自己会在最擅长的领域输掉。同样的,吊打锡兰一方天地的蛇妖大魔王,也不认为自己近战会失败。

    好吧,她承认打不过沙罗曼这个从没履行过半点父亲责任的老家伙,也不能完胜丽塔这个得意弟子,但她自信不会输给家中任何一个成员。她拥有渣撒的全部力量,同样是‘渣撒之家’的主神,背后的‘白银主巢’全力提供禁忌之力,她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这时候魔炮已经来到场中央,对狂气鬼行了一个礼,直接动攻击,全力以赴。

    早过去的一天中,艾尔莎小组一共收集到了一份息壤,一份先天庚金,最终让魔炮射手练成‘先天五色神光’中的两色,再将先天神光以‘白银热动’的手法轰击出来,产生了至少十倍强度的攻击效果。

    两只兔子快交手,在原地化作无数残影,同时出现在上下左右各个方向。因为动作度太快,居形成了无数个暂停的瞬间,或者倒流的动态影像。也只有艾尔莎能够凭借自身洞察力捕捉到两人交手的具体细节。

    魔炮射手修成‘五色神光25’,攻击力极大,但具体掌控程度有所欠缺。再加上战斗经验不丰富,招式死板,对于‘神光’的利用率极低。

    她的战斗,完全是凭借能量的堆砌,以及自身的反应力、身体素质来硬撑。当狂气兔型适应了‘白银热动’的具体节奏后,慢慢主导了这场战斗。

    随后魔炮射手每一次出手,狂气兔型都能预先判断出来,然后使用最省力的方法,打断、规避,或者硬抗下来。

    在艾尔莎的眼中,小炮炮一开局便全力尽出,没有任何保留,成功压制住狂气鬼。随后两人以硬碰硬,连续交手上百次。一方金色白色交替施展,一方黑色杀气纵横沸腾。

    金行杀伐锋利无坚不摧,土行坚韧沉重擅长防御,一攻一守交替打出,搭配‘白银热动’那种强效提高攻击力的手段,成功压制了对手。

    但是魔炮射手近战经验太少,很快就被狂气兔型摸清底细,被狂气拖入了自己的节奏中。

    如果一开始双方都用出1oo分的力量,魔炮还能凭借凶猛的攻势占据上风。那么渐渐地,狂气兔型施展的力量下降到8o……6o,到最后甚至只有4o分的力量,更简洁的动作,挡下魔炮的一次次攻击。

    感受到局势的变化,魔炮射手的心态越来越焦虑,动作频繁出现失误,暴露破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