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99章 神鬼莫测死魔网

作品:《白银之轮

    23号借助空间门小水管,与天界山的‘数据网络’连接,辅助自己进行计算。

    他本人更像是一个只负责行动的傀儡,在银月按照指挥完成行动。而演算完善‘银月净土’模型、为兔型军团编写战斗程序、更新主脉屏蔽网、对机械病毒进行升级这些任务,全部由‘天界山数据网’来负责。

    这个‘大脑’一样的东西,远在天界山。虽然‘数据网络’可以迅速计算出最完美的答案,奈何这些数据太过庞大,每时每刻通过‘小水管’的数据流量有限,而他需要同时维持多个任务,因此压力很大。

    23号担心西撒一家有阴谋,下意识想要进行分析计算。然而天界山的数据网,为了通过计算西撒一家的行动模式,推算出他们背后的目的,甚至出现了一次过载死机。导致整个天界山的生物圈出现了短暂的01秒顿卡,几个大领主的秘密实验同时崩溃掉,不知道拉了多少仇恨?

    ……

    计算一个普通人行为,和计算一个灾神截然不同。而‘天界山数据网’同样超脱了计算器的范畴,转化为一种‘科技法则’状态的根源,其中还涉及到‘神力计算法’、‘因果算法’一类的东西。

    因此‘天界山数据网’计算出的结论,已经和无限耗油蚕丝娘的‘命运根源’十分接近,是某一种数据化的预言。而这种战斗方式,是23号独有的‘即时命运计算战法’。

    可惜他轻视低估了西撒一家人的恐怖。

    像西撒这种顶级灾神,一举一动牵扯太多,基础数据载入便异常庞大,转化后输入天界山数据网中,随后的计算量巨大到爆炸,甚至压迫了其他几个任务,导致银月的污染计划出现一系列波动,破绽频出。

    23号此刻处于关键状态,以一己之力从‘小水管’中抽取神力,控制整个银月。同时还要利用‘小水管’的流量,均匀接受多个任务的数据,同时进行扩张、屏蔽、污染、战斗……这一系列波动让他郁闷到吐血,有心停止,但命令传回去时已经晚了。

    更加出乎他意料的是,西撒并非一人,而是一大家子聚在一起。任何一个都是恐怖的怪物,随后的计算的参数越来越多,演化出的算式膨胀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其他不提,单是‘三巨头’就等于三个西撒,而且灾神撒一家又出了名的‘混乱无序’。

    你能计算出一群逗比的行动规律?你能预言一群逗比下一刻想要做什么?连这群逗比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下一步会做点什么出来,你还算个屁啊。

    无限山巅的蚕丝娘都为此喷了好几回血,发誓再不去碰西撒一家的命丝了,23号这个职业计算机业余算命先生,也想计算一群深井冰的大灾神下一秒的行动?结果是非常悲惨的。

    天界山数据网虽然牛叉,23号只是名义上拥有管理员账号,但必须分出六部分,交给每一个天界山大领主,所以他的计算力≠天界山。

    其次,他要计算渣撒一家的行动,不亚于在‘天界山’内部,演算渣撒之家大神系、死魔网、信仰网络,以及外域殖民和禁忌根源的运作模式。

    其中渣撒之家的算法最简单,但是死魔网就蛋疼了,牵扯到‘并联计划’,已经触碰永劫边缘。至于虚拟信仰、外域殖民、禁忌根源,都是坑死爹不偿命的东西,暴食虚界都不会主动计算这些远古巨坑,而是任其发展。

    最终23号在天界山的‘大脑’运转过载、疯狂抽搐,小水管差点爆炸,而23号本人也受到严重冲击,银月扩张计划受到了第一次冲击反噬。随后银月主脉也爆发波动反抗,内伤外伤之下,导致它元气大伤。

    ‘银月净土’诡异的停止运转十分钟,这期间污染范围开始迅速缩小,有一种时间倒流的错觉。

    西撒一家并没有把握这个机会,而是继续开心的抓着兔子。

    来到银月整整三天,西撒从没有像今天这般痛快的,好多好漂亮的兔型,统统抓回家。这种感觉就像一只花栗鼠掉进了坚果工厂的仓库中,幸福到满溢,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抢啊!

    十分钟后,重新维持住局面的23号,已经不敢再去计算西撒一家的目的,而是重新全力进行扩张。

    他学聪明了,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在扩张同时,还能消灭掉敌人。他现在只需要耗下去,不管对方有什么计划,他强任他强,自己只要无限成长,保持更大的优势,就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然而23号还是忍不住观察了一下西撒一家,接着气的差点第二次崩溃,你们居然还在这宝贵的十分钟内抓兔子!他不禁想要问一句:

    尼玛究竟是银月重要?还是兔子重要?你想要兔子的话现在就退出银月,回头我打包全部送给你好不好?不要在这里吓我啊!

    心中怀疑西撒一家有阴谋的23号,为了获得更多时间来扩大阵地,于是疯狂唤醒银月净土覆盖的沉睡兔型,派遣她们疯狂冲击‘暴食降临’。

    此刻西撒一家都疯了!乐疯了!乐成狗了!他们开始疯狂抓捕扑上来送死的兔型,这简直比天上掉金币还要痛快啊!

    “守株待兔!这才是真正的守株待兔啊!银月的傻兔子真是太棒了!这只好可爱,长得有些像奈奈。”西撒控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心情,大声喊了出来,赢得了身旁的一致认同。

    对付23号的事情有丽塔出面,他们家沉默这么久不反击,就是为了改造几只战斗兔型,而他和艾尔莎、小田螺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抓兔子啊!

    “兔型!好多兔型!漂亮的兔型!虎纹兔型!”小田螺指着杀过来的兔型军团,语无伦次道。

    “冲了过来。枪啊!我要兔子女仆!”卡蜜拉欢呼起来。

    暴食虚界中,一群看直播的暴蝇娘吵吵嚷嚷,不断欢呼、不断沸腾。五色战队看的是抓耳挠腮,恨不得冲出‘白银主巢’,亲自加入银月疯狂抓兔子行列。

    幼→_→齿、萝→_→莉、少→_→女、乙→_→女、御→_→姐……数百种款式任你选,数千种属性任你挑,银月就是天堂啊!

    西撒一家来者不拒,统统抓进泡泡空间保存起来,回头调→_→教成‘虚界兔型’,扩充水晶宫!是时候给暴蝇娘一点压力了,有竞争才有进步。兔型、蝇娘,要雨露均沾。

    “西撒,那只兔子姐姐好漂亮,她撩我!我要娶她!快给我抓住她!”卡蜜拉指着一个手持火神炮,对着暴食虚界不断射击的宫装仙女兔型,兴奋的跳来跳去。

    银月本身就有法则压制,银月净土压制更大,卡蜜拉依靠‘暴食降临’,也只能在十米范围内捕捉兔型,而那只宫装仙女兔在三十米外,不得不求助于西撒。

    此刻的兔型浪潮汹涌澎湃,满世界都是漂亮妹子,让西撒一家人挑花了眼。她们动作灵活身手敏捷,不断躲避反击,很难抓住。卡蜜拉喊的声音太大,被隔壁的有心人听到耳中。

    “这只对我胃口,是我的了!暴食神拳!”艾尔莎眼睛一亮,发现卡蜜拉的口味很符合她的审美观,于是一拳打出半路截胡,那只正在战斗的仙女兔型就被圈进了泡泡空间中,关押起来,成为了蛇妖的私人禁脔。

    “让开,萝莉都是我的!”西撒大吼一声,连续出拳,几十张暴食之口飞扑而出,将跑不快的小兔型劫掠一空。

    “主人,那是我们班主任,快抓住她,给她喝药!”亲眼目睹小田螺毒杀三妹的短笛大魔王,还没来得喝虚病毒,就已经背叛了自家种族,彻底下定决心跟西撒混。

    此刻看到她曾经最喜欢的班主任,正混在大军之中发动攻击,便兴奋的尖叫起来,要抓住班主任和自己作伴。

    “你的‘萝莉光环’竟然比虚病毒还管用!”艾尔莎看到短笛大魔王的表现,吃惊道。

    银月兔型可都是实打实的死心眼,绝对不会背叛银月。看着短笛大魔王才跟西撒混了三天,便已经六亲不认,连自己老师都不放过。

    ……

    在23号出现故障的十分钟内,感觉越发吃力的白尾放弃了继续战斗。而体内能量越来越少,又无法从外界摄取‘银月神力’的两只兔子,只能脸色难看的退下。

    明知不可敌却依旧逞强,这不是勇敢而是愚蠢,玉清兔型和射手座无奈。心中既对白尾的行为不满,又深恨自己的无力。

    很快,就在白尾在试图破碎‘银月净土’离开这片神国时,感受到了另一个神国的波动,迅速按图索骥找到了西撒一大家子。

    发现这一群闻名锡兰的神经病正在抓兔子后,她心中一动计上心来。

    硬拼着展开神国,她当然可以杀出银月净土,甚至强行离开银月。当时刚才那一战后,23号没有露面,她就这么不战而逃,多少有些憋屈,说出去脸上也不好看。

    此刻看到西撒一家逗比正在发疯的捕捉兔子,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她就有了借刀杀人多想法。

    如果能说服死魔网与黑手硬拼,或者让死魔网打开银月净土,自己就可以继续保持实力,等待时机。她不求夺取银月,但也要给23号一个狠的,让对明白自己不是好招惹的。

    于是四个人像克莱茵一样,径直冲向‘暴食降临’。

    卡蜜拉原本还以为是敌人,正准备进行攻击,结果米娅传音让西撒打开神国。

    看在火锅联盟的份上,西撒还是决定给米娅一条活路。事实上,是艾尔莎看中了剑仙与射手座两只兔型,准备抢回家做压寨女仆长,才将四人领进来的。

    “哼!盗版货!”看到小田螺抱着一个装满冰激凌的大圣杯,元气十足在西撒旁边扭来扭去,米娅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羡慕嫉妒恨的死死盯着那个沾满了食物污迹的杯子,心中充满了渴望。

    该死,我的以太轴心,居然被这条蠢龙拿来装吃的。你丫究竟有多不讲究,被子上都沾了好几层油污,也不洗一下!真是罪该万死,玷污了我的以太轴啊!

    “呜咩?你是小糖球?你不是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被‘平衡链’驱逐了吗?怎么来月亮了?难道是被流放来的?”小田螺很快记起了米娅,问道。

    “你才学习成绩差呢!”米娅暴怒,她被平衡链驱逐是一个阴谋,和邪孔雀、风窟的阴谋有关,与成绩无关。考试不及格是她的逆鳞,心中不可被触碰的伤口。

    西撒当初为了骗小田螺好好写日记,便编出了米娅因为不好好学习,考试不过关。非但被驱逐出‘平衡链’,还被平衡链派人追杀,不仅砍死了牛叉拉轰的‘凤尾十二黑龙睛’,而且家破人亡流落垃圾堆。

    如果小田螺不好好记日记,长大考试不及格的话,西撒也会被砍死。结果小田螺闻言非但没有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反而因为西撒要被人砍死而陷入暴走状态,发疯的要去平衡链替西撒报仇。

    结果艾尔莎与丽塔怎么拦都拦不住,最终造成经济财产损失不可估量。

    那次暴走事件后,西撒和歌丝娜双双被关禁闭一个星期。小田螺发誓以后再不随便暴走,西撒发誓以后再不骗小田螺写日记。

    那次为期一个星期的绝食禁闭,是小田螺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恐怖回忆,实在是太饿了!

    所以她对文盲米娅的经历记忆犹新,自己可是熟读儿歌三百首,会写八百个常用字的学霸龙啊!

    所以小田螺本能的蔑视米娅,在本学霸龙面前,你丫算个渣渣咩!卡蜜拉表示米娅在本喵面前算个皮皮虾,喵还会写古热洲的楔形文字呢!

    不提卡蜜拉站在自家二妹阵营,帮忙一起数落米娅。

    西撒也开始和白尾交涉,对方希望与西撒联手,共同对抗23号,西撒当然看得出,对方想蹭神国的打算。

    他们身处银月遭遇‘银月净土’,就好像荒郊野外突然下起了硫酸雨,白尾有帐篷不舍得用,此刻土豪撒一家开着房车抓兔子,自然要跑来蹭一蹭车子,避一避雨,顺便蹭一下wifi什么的。

    西撒则暗想‘渣撒之家’和‘九尾城’井水不犯河水,奈奈的‘奈落渊’以后或许还有仰仗对方的时候,于是他没有做绝,将四个人留了下来。

    当然,重点还是被艾尔莎看上的两个超级兔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