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41章 七号:蚕丝娘卑鄙无耻鹰犬走狗!

作品:《白银之轮

    介绍完全新的四位‘罪痕’后,七号炫耀似得臭屁起来:“西撒,看到没,这就说我的全新天启四骑士!你,还有塞西莉娅,还有阿尔托莉雅,统统被开除了!开除啦!”

    “既然你已经登月了,那咱们就出发吧,拖得越久对咱们越不利啊。”西撒叹了口气,不和七号争辩。他返回锡兰又拖延了一个星期,也不知道燃素神脉的战况如何了?

    “那怎么能行?!不可以出发,还要继续等!”七号张开双臂,不自量力的挡在西撒面前。

    “等谁?”西撒眉毛一皱,问道。

    “当然是无限耗油蚕丝娘啦!两大永劫坐镇银月,是不是感觉很拉风啊?有我们这个等级的大佬坐镇,锡兰一半的永劫都力挺你,是不是有种殴打小朋友的快感啊?”七号问道。

    西撒想了想,点点头:“这个阵容确实有些无耻了。”

    镜主不出手的情况下,锡兰三大永劫来了两位,再加上四个罪痕灾神,以及一票‘战争兔型’,西撒感觉这等全明星阵容有些欺负人的嫌疑,略无耻啊。

    “这还不算完啊!大炎魔奥斯特洛夫斯基投靠了蚕丝娘,而太阳王圣甲虫已经向我服软,有着两大内奸里应外合,妥妥碾压肖恩之炉的节奏啊!”七号一脸兴奋道。她最喜欢的不是以弱胜强,也不是势均力敌,而是无耻的恃强凌弱啊!

    西撒看到她的模样,有些奇怪,遂问道:“肖恩之炉哪里碍着你了?你为何表现的如此兴奋?蚕丝娘和它有仇,一心想要搞死它情有可原,你凑哪门子热闹?怎么比无限耗油蚕丝娘还要积极?”

    “你懂个屁嘞!”七号犹豫了一下,发现西撒是友军后,便透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要搞肖恩之炉有两大原因!”

    说到这里,七号神秘的左右看看,接着四位侍女很聪明的围成一圈,把风警戒。确定没人偷听后,七号悄悄的开口:“首先,锡兰盘踞四个永劫已经很多了,我们都不希望看到第五个出现,所以要废掉最有可能成为第五个永劫的肖恩之炉。镜主那家伙很神秘,无欲无求,立场中立,对此没有任何反应。但是‘无限耗油蚕丝娘’和‘肖恩之炉’却是死仇,据我打探到的情报来看,蚕丝娘在第二纪元初叶时,可是被肖恩压着打的。”

    “哦?你给我说到说到。”西撒见有八卦听,也升起一丝好奇心。

    “蚕丝娘是旧时代的残党,混沌实验室中逃出来的试验品,而且没有半点攻击力。她能混到‘永劫’,只能说她太会预知未来趋利避害,人为将自己的幸运值调到了逆天,并且把握住了每一次对自己最有利的时机。所以她不仅没死掉,反而霸占了本该属于我的无限山。不过她潜力有限,费劲心机才成为永劫。如果永劫也分档次的话,她是下等!”

    “但是那个被封印的‘肖恩之炉’不同,他是秉承大破灭时期,无数被‘世界之涡’绞杀的‘禁忌根源’所释放的气运而生的‘超级禁忌根源’。在大破灭期间,作为混沌试验场的‘锡兰星球’,与寄生锡兰星球的‘世界之涡’是敌对关系。锡兰在被‘世界之涡’寄生同化融合的过程中,还残存着最后一点带有敌意的星球意志。这份意志吞噬了所有死亡禁忌根源的怨念与气运,诞生出潜力无穷的‘肖恩之炉’。”

    “简单来说,‘肖恩之炉’就是锡兰星球开启第二纪元后,专门孕育出来,用来对抗世界之涡的代言人,或者气运之子。如果没有‘蚕丝娘’这个可以拨弄命运的‘混沌内奸’,‘肖恩之炉’会获得锡兰星球的气运加持,吞噬一切残破的禁忌根源碎片,成长为锡兰星球上第一个‘永劫级别’的根源,然后不断与同样为‘永劫级别’的世界之涡作对。”

    “第二纪元初期的‘世界之涡’虽然强大,但世界主脉才刚刚孕育出来,对于锡兰星球的统治力度还不够稳定,甚至锡兰星球还残留着反抗‘世界之涡’的本能。如果‘肖恩’成为永劫,将有可能打破‘世界之涡’的体系,然后大血海、天界山会同时爆发,甚至可以将处于内宇宙的‘混沌实验室’拉回核晶壁中。那时,混沌科技的遗产将集体爆发,清理掉根基未稳的‘世界之涡’,将一切拨乱反正。”

    西撒兴致勃勃的听着七号的推演描述,感觉这个故事相当带感!虽然成功的可能性极低,但是如果真的如她所言,那么锡兰君将变得截然不同。

    ‘世界之涡’本来就是黑盐的入侵锡兰试验场的武器,属于‘反派阵营’。而如今被打入九灾行列的‘天界山’、‘大血海’应该是前朝的混沌老臣,正义阵营。

    第二纪元,正是标准的‘混沌已死,黑盐当立’时代,而‘大血海’等残党试图反清复明,‘天界山’之流选择明哲保身,龟缩不出。此外,‘肖恩之炉’正是应运而生的‘气运之子’,锡兰星球意志代言人。

    如果剧情进展顺利,那么‘肖恩傲天’诞生后,将秉承锡兰意志,开启主角模式一路逆天,吞噬混沌科技残留的各种遗产,不断吸收各种‘禁忌根源’,极速成长,最终证道‘永劫’。

    然后,‘肖恩傲天’将作为一把搅屎棍,在‘大血海’这位老前辈的资助下,挑战大魔王‘世界之涡’,最终打破内宇宙,拉来‘地狱意志’,敲碎‘天界山龟壳’,甚至联手外宇宙的‘混沌元老-星空领主’们。合力轰杀掉代表黑盐阵营的世界之涡大魔王,重现混沌荣光。

    如果按照这个节奏演下去,第三纪元如果还有一个‘西撒’的话,那么身负‘大血海’、‘地狱’两大血统的自己,绝逼是贵族中的贵族,天潢贵胄,贵不可言!神族中的神族,标准的‘混沌二代’。

    “这么听起来,‘肖恩之炉’跟你才应该是一伙的啊!”西撒想了想,感觉不对劲,这才问道。

    “理论上是这么演的,但是剧情被‘无限耗油蚕丝娘’这个奸贼给逆转了啊!”七号哀叹一声,她当年还在内宇宙和原始的罪族们斗智斗勇,哪里知道锡兰君居然没崩掉,还这么热闹。

    接着,七号又叙述起来。

    “我刚才说的内容,是我根据收集到的历史资料,以及储存在混沌实验室的资料,拼凑推演出来的。混沌科技的研究员在离开这个宇宙前,确实启动了一个清理‘世界之涡’的计划,目的是将无数禁忌根源集合起来,堆出一个‘永劫’。以毒攻毒,让这个‘永劫’与‘世界之涡’相互泯灭同归于尽,而它应该是肖恩之炉才对。”

    “但是无限耗油蚕丝娘那个家伙狡猾奸诈啊!这家伙被混沌科技捕捉,带到锡兰试验场来,也算是‘混沌科技’的一员。然而她本身却是一个胆小怕事、鼠目寸光、贪图小利、见风使舵、充满恶趣味的小渣渣。她的本质是命运,最喜欢自作聪明,利用命运的力量预知未来,然后更改时间线,占尽小便宜,破坏大局面。”

    “‘肖恩’诞生时,第二纪刚刚开始,世界之涡的地位不算稳定,它还在彻底抹杀锡兰本能,准备完全融合锡兰。而肖恩之炉也在不断成长,化身禁忌破坏世界之涡体系,动摇它对锡兰的控制。而蚕丝娘这个贪生怕死胆小怕事的家伙,一定是畏惧了‘世界之涡’的威势,又贪图永劫的强大力量,于是选择了认怂,当了混沌的内奸,投靠了世界之涡,成为一名可耻的带路党!”

    “后面的事情不用我多说了吧?世界之涡甚至没有出什么力,蚕丝娘这个鹰犬爪牙小马仔,便不遗余力的搅风搅雨,拨动命运的轨迹,扰乱了锡兰的秩序。挑拨离间煽风点火,让那些陆续在第二纪元诞生的‘禁忌根源’们相互仇杀,同时不断勾动命丝找‘肖恩之炉’的麻烦,暗中行那‘窃运之事’,一点点剥夺肖恩之炉的气运。”

    “最过不要脸的是,蚕丝娘这只渣渣竟然趁我不在家,偷了我的房子,将无限山据为己有。而且还背信弃义倒打一耙,坏掉了混沌元老群殴世界之涡的大好时机,一把将‘肖恩傲天’坑进了地心中央牢牢锁死。”

    “从那之后,蚕丝娘窃运成功,掠夺了‘肖恩傲天’的永劫命格,成为‘蚕丝傲天’,变成了锡兰星球有史以来第一个有自我意识的永劫,同时也受到了世界之涡的认可,成为了御用的狗腿子!御用的狗头军师!而锡兰星球最后一丝反抗的本能,也被世界之涡镇杀磨灭掉。大血海最终还是被打残了,彻底封印起来。而‘天界山’怂上加怂,主动自我改造,试图融入世界之涡体系中。混沌的荣光革命最终彻底失败。”

    “从哪个时代开始,锡兰正式沦为‘黑盐王朝’,我们这些‘混沌元老’纷纷被打上禁忌、灾厄的标签。一切都是蚕丝娘这个叛徒搞的鬼!最讨厌这种躲在暗处玩阴的的无耻之徒了!靠命丝偷了我家房子,偷了肖恩的永劫之位,千古第一混沌叛徒!黑盐狗腿!”

    七号说到不爽的地方,又开始哔哔歪歪的抱怨起来。

    其实七号和蚕丝娘不对付的根本原因,主要有两点:

    她俩同为‘混沌实验室’的产物,两人的身份资历相同。不过七号被钦定为‘无限山’内部小宇宙的意志,被寄予厚望,可能是未来‘锡兰魔法晶壁系’的宇宙意志,可惜实验失败不说,最终房子还被蚕丝娘霸占。

    夺房产之仇不共戴天,七号非常看不起靠自己房产证道的蚕丝娘。

    自从来到锡兰后,蚕丝娘风风光光做幕后黑手,她却要东躲西藏躲在西撒的罪痕中,躲在萝丝的神脉中,最终抢了一个‘邪王卵’做老窝,但远没有‘无限山老家’舒服。

    其次,如果当年没有蚕丝娘乱拨命丝窃取肖恩的气运,傻不拉几证道永劫的肖恩,必然会和世界之涡两败俱伤。那时候,她七萝莉一统‘混沌实验室’,没了世界之涡的阻挡,再度君临锡兰,回归‘无限山’老巢,岂不美哉?!

    凭借一座‘神山’一座‘实验室’,独霸整个锡兰。那个时代,蚕丝娘不过一个‘禁忌小渣渣’,而大血海没有自我意识,受到实验室控制。缩头乌龟天界山,同样受到实验室控制。整个锡兰不存在第二个永劫。

    那时候,唯一拥有的‘意识’的七号,将成为整个宇宙最强大的永劫!

    可惜一切美景都被蚕丝娘破坏掉,不仅坏人道基,还窃取他人果实,成就了自己,蚕丝娘必须死啊!

    “这么说来,无限耗油蚕丝娘才是最坏的那一个啊。”西撒问道。

    他也就是听个乐子,那种久远的故事,他并没有太大的认同感。如今谁还在乎‘混沌’还是‘黑盐’啊?早就融为一体了,也就七号、蚕丝娘这帮老古董,才喜欢论资排辈,显摆一下自己的历史悠久,还不许别人说她们老。

    蚕丝娘装成少女,七号装成萝莉,永远十六岁的兔妈,据说天界山中央ai也是年轻的小姐姐,这帮旧时代的残留,真t矫情!

    “谁说不是呢!一切都是蚕丝娘的错!”七号点头赞同,将一切黑锅都推给蚕丝娘。

    “那你还和她合作?看起来关系还很好的样子?”

    “哎,时代不同了嘛。我七号大人豁达开朗,早就看开这一切了。这年代,讲的是利益!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如今我和蚕丝娘都是永劫,自相残杀有什么好处,还是看在当年一同被关押在‘混沌实验室’的交情上,相互合作比较好一些。毕竟蚕丝娘在永劫当中,属于最无害的。”

    听到七号如此不要脸的论调,西撒也是跪了:“你的尊严呢?刚才骂的的那凶残,转眼又成好姐妹了?”

    “不!你不懂,我依旧在心里鄙视她、诅咒她,这是永远也不会变的。但是表面上,我会与她合作,这叫做大局观你懂吗?以后多跟我学着点!”

    “我学不会你的无耻啊。”

    西撒摊摊手,地狱意志的这个分身绝对是废了。他不相信地狱意志的本尊也是这个水平,那么真七号当年又是凭什么统一内宇宙的?

    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