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罚灵石

作品:《一路向仙

    谢长乐与李万剑看似简单的对话之中,却已经为这件事下了结论。

    一位一百四十岁的金丹大成修士,与一位五百岁的金丹大成修士,谁更有投资价值?

    只要稍有理智的人,都会明白沈雅琴才更具有发展潜力,即便不考虑楚南华这么一位侯补元婴期的修士,就是沈雅琴自己十年也必能结成元婴,到时候神霄山最高权力层议事,肯定会多了这么一对夫妇,李万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而耀龙上人虽然已经结丹四百年,在金丹大成期都历练了近百年,但也代表着他几乎没有发展潜力,谢长乐与李万剑都对他的末来都很不看好,除非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否则耀龙上人哪怕再过一百多年,也不可能结婴成功。

    耀龙上人的年龄,甚至超过了李万剑这么一位元婴修士,如果在百年之内还无望元婴的话,李万剑估计他甚至连六百岁的生日都不会有心思去办,到时候会一心想着怎么留下一笔厚厚的遗产,他的后人、弟子与朋友都会拿到不少符宝、真宝之类的好玩意。

    因此李万剑更关心的是沈雅琴门下那个新崛起的年轻人,而谢长乐对柳随云的印象也不错:“柳随云?菜种得不错,茶也种得不错,这次万仙宴如果没有他的话,根本就办不起来,可惜还没有筑基。”

    有没有筑基,就是天壤之别,只是李万剑的眼光看得更久远一点:“既然沈雅琴对这弟子不错,难道你还担心筑基的问题。”

    有着楚南华与沈雅琴这样的大修士作师傅师娘,在李万剑的眼里筑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顶多多浪费几枚筑基丹而已。

    谢长乐酸溜溜地说道:“是啊!沈雅琴很宠溺这个小徒弟,前次柳随云到百事堂来,可是随身带着沈雅琴的分景剑?”

    “分景剑?”李万剑吃了一惊:“沈雅琴还真舍得,那可是法宝级的飞剑啊!”

    谢长乐自己就没有这种待遇,他继续说道:“这次沈雅琴给耀龙上人回的那个字,据说也是因为宠溺这个小徒弟的缘故。”

    “有趣!有趣!”李万剑笑咪咪地说道:“没想到咱们神霄派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后起之秀!你说,该怎么处理?”

    谢长乐早已经成竹在胸,他早就摸清了自己师傅的想法:“目无尊长,自然要重罚一番,罚得耀龙上人满意,重华峰那边也心服!”

    “罚灵石吗?”李万剑并不是在征求谢长乐的意见,他早就有了自己的主张:“罚款是最有效的办法,只是这一回不能这么简单粗暴,要以长远之目光,看待奖罚灵石!”

    谢长乐呆了一下,他没明白李万剑的思路,只是李万剑又问了他一个问题:“这次万仙宴,真有万仙云集吗?”

    谢长乐已经明白过来:“既便没有万仙云集,夸张一些,也能称得上万仙宴,四五千名修士总是有的!”

    对于神霄山这等大派来说,四五千名没有组织起来一团散沙的修士并不值得一谈,只是谢长剑知道李万剑想要的答案并不局限于此:“弟子也去查探过了,虽然是贪图不要灵石的万仙宴来的,但是身上带的灵石与宝物都不算少!”

    “都要留在咱们神霄山!”李万剑又下了结论:“今年三月这次拍卖会,一定要办得漂漂亮亮,不能给外人以攻击的借口。”

    所谓“外人”,对于李万剑师徒来说,那就是他们这个团体之外的神霄派修士,这几年李万剑在掌门任上有些流年不利,一些意外发生的大事小事都成了各个峰头攻击神霄峰的最好借口,特别是上一次宗门拍卖会更是组织得一塌糊涂,几乎所有的拍品都流拍了,各个峰头如得至宝,纷纷宣扬着李掌门与拍卖会的段子,甚至有人公开宣扬李万剑下台。

    因此今年的宗门拍卖会,对于李万剑与他所在的这个团体来说绝不容失败,李万剑为了这次拍卖会,已经整整筹办了三年,甚至还亲自与各峰峰主去谈拍卖会相关拍品的问题,也可以说赌上了整个小团体的明天。

    现在沈雅琴的万仙宴引来了这么多修士,他们当然不可能在神霄山吃完万仙宴就走,李万剑就想他们留在宗门拍卖会上:“长乐,你主持的时候多用心,让远道而来的道友在本宗多留些日子,体现一下本宗的友谊与实力,特别是这次宗门拍卖会,万宝云集,一点都不比万仙宴逊色。”

    谢长乐已经明白自家师傅的意思,既然宗门拍卖会还需要万仙宴帮忙引来客流,那么对沈雅琴的处置就不能过重,因此他很快就出了主意:“还是以罚灵石为目的,以训诫为手段,不过我们可以缓一缓,等过了万仙宴罚上小小一笔灵石,若是耀龙上人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将具体处理结果通报全派……”

    李万剑满意地点点头,谢长乐这主意不错,沈雅琴被罚了少许灵石,那耀龙上人总该满意了,若是不满意的话,就把整个处理结果通报全派,不过那样的话,整个神霄派也会知道沈雅琴那个妙极的“呸”字。

    “就这么办了!”李万剑同意这样的处理办法:“给耀龙上人回封信,说是宗门正在组织调查,严肃处理,务求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做到公平公正合理,具体处理结果我们会在三个月之内做出……”

    “嗯!再给重华峰写封信,把耀龙上人的告状信给他们抄一份,然后要求他们辩解一番,我们先走一遍公文的流程,然后再考虑具体处理办法!”

    于是乎,耀龙上人收到了一封他很满意的回复信,李万剑掌门在信上表示事关重大,正在组织强有力量组织调查,查明真相,严肃处理,决不允许这种目无尊长的现象在神霄山滋生蔓延,将在最短时间作出处理意见,他拿着这封出自谢长乐之手的回复信到处向弟子宣扬。

    而沈雅琴拿到这封信之后,瞄了两眼,甚至没看完,就直接往香案上一扔:“楚执事,李万剑让我们同耀龙打笔墨官司?你看怎么办!”

    楚沧山还在思索的时候,柳随云已经插嘴说道:“弟子看,既然要打笔墨官司,那就交给专业人士去办好了,让王启年找几个讼棍过来,光是找耀龙文字上的毛病,就至少能拖个年……”

    “年出结果?”沈雅琴问道:“太快了!”

    “年开堂初审!”柳随云在天际谷家的时候,也玩过类近的把戏:“若是顺利的话,十年之内有个初审结果,然后可以继续缠着玩二审、再审、终审、申诉、复核、复查,缠诉个十年都不成问题,反正又不缺这点人工费……”

    “那是说十年能出最终的结果了?”沈雅琴问道:“拖得太短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年就是一生一世,可对于沈雅琴这样的修士来说,那只不过是一段片段而已,柳随云笑着说道:“拖上十年,谁还能记得当初的细节?日日缠诉,缠都缠死他。”

    这就是谷家拿来收拾某些不知趣小人的法子,缠诉上十年,就是再大的家业都要败个精光,沈雅琴有点明白过来:“找两个会挑毛病的过来,对了,我的生日宴办得怎么样了?”

    直到现在,沈雅琴虽然估计到自己这一场生日宴规模不小,甚至超过了上次的百仙宴,说不定和自己预想中的千仙宴规模相差无几,能请来四五百名修士参加自己的寿宴,却没料到柳随云玩得这么大,柳随云笑着说道:“笔墨官司等过了师娘的生日再打好了,现在还是专心把万仙宴办好!”

    “万仙宴?”沈雅琴敏锐地察觉到:“你们到底请了多少道友过来!”

    楚沧山抢着说道:“没多少,没多少,我还准备让随云他们多请了些托过来,显得热闹些!”

    柳随云原本是想说实话,但是楚沧山这么一说,他也只能照着楚沧山的说法往下讲:“是啊,万仙宴只是打个名气而已,仓促之间,又能请来多少道友,我和两位师兄都在考虑是不是该请些托来搞个大场面!”

    “这个钱就不要浪费了!”沈雅琴回答道:“场面只要搞得尽可能欢腾些,不需要太庄重就行了!不要太浪费钱,如果多出几副碗筷来,可以慰劳一下百事堂的师兄弟们!”

    尽可能欢腾些,不需要太庄重,不就是搞大场面,前来道贺的修士多多亦善!

    至于慰劳百事堂的师兄弟,那也是变相地请托,但只需要出顿饭就可以了,甚至连路费都不用出。

    柳随云点了点头,师娘当年果然是惟恐天下不乱的玉剑小魔女,果然还是喜欢大场面。

    沈雅琴又说道:“明日就是二十七日了,虽然万仙宴已经准备齐全,但还是委屈你们几个出去先镇住场面,虽然不能大操大办,但既然是你们的一片心意,多费些灵石倒是问题不大,师娘会帮你们把费用给抹平了!”

    这是催促着柳随云他们赶紧出去压阵,把一切细节都作到尽善尽美的程度,力求万无一失,不要出了什么漏子。

    柳随云一行人听出这话里的意思,赶紧告辞,只是一出洞府,柳随云就询问道:“楚执事,两位师兄,事情可是办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