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三十四章好爽

作品:《一路向仙

    严格来说,劫云是有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变化,一种劫云一下子变得阴暗起来,仿佛落下的天劫简直就是惊世大劫,有些劫云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还是有些劫云突然缩小,甚至变得无影无踪。

    这样也行!

    林纤月不由惊叹了一声,他没想到这小天劫居然有这种欺软怕硬的表现,虽然她没有详细点过,但是她粗粗估计了一下,原来的一百八十多朵劫云现在突然少了六分之一左右,只剩下了区区六分之一而已。

    下次自己如果渡劫,那也叫这位柳随云过来骂一骂,看看能发生什么样的效果!

    要知道林纤月自己可是苦于天劫,她之所突破金丹之后很长时间之内都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进展,就是因为天劫的关系,她在渡金丹劫的时候伤了根本,很长一段时间都忙于养伤,若不是柳随云从神霄峰源源不断提供了不计其数的天材地宝,她到现在都没有机会突破金丹中期,更不要说是现在的金丹中期大成。

    虽然不知道柳随云这种骂战的效果,但是劫云减少了六分之一,似乎是个不错的现象,而现在连绵不绝的天劫似乎也有了破绽可寻。

    那边柳随云继续催动归元如意剑,他知道这种小天劫的威力有限,而且速度也不快,不然普通的假丹修士根本招架不住,因此他很放心地继续说道:“告诉你们,我就是柳随云……”

    只是这一刻,这劫云终于看不下去,只听得一声巨响,接着一枚劫雷就如同飞箭一般落了下来,只是柳随云也是毫不含糊:“流星万花剑!”

    今天的流星万花剑演变为朵朵水仙花,寒澈透骨,在天空绽放开来,然后将整个劫雷都裹了进来,接着林纤月赞了一声:“好!”

    这一枚劫雷一入流星万花剑幻化出来的剑花之中,水仙花就不断绽放,直接把这朵劫雷都尽数淹没,虽然柳随云也闷哼了一声,但是根据林纤月的观察,柳随云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一记流星万花剑于得漂亮!

    沈雀儿与王琼绫眼光比不上林纤月,看到柳随云不得向后退了半步,不由牵挂起来,但听到林纤月这一声:“好!”

    她们也放心了不少,而柳随云心中已经不再牵挂什么,继续驱动着流星万花剑将这枚劫雷彻底炼化,虽然颇为吃力,但是他也发现这第一枚劫雷比想象中好应付一些。

    这可是上百枚劫雷的华丽小劫雷,如果第一枚劫雷就给自己来个下马威,那百余枚劫雷轰完之后,那岂不是自己连一线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挡住这一枚劫雷之后,柳随云信心大增,虽然极元煌雷锻神录对于这劫雷有一种消化不良的感觉,他的灵脉大受冲击,但是天雷洗礼的效果确实不错,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有本事再来,我就是柳随云,报出名字来!”

    百多朵劫云都沉默下去,只是很快就有第二枚劫雷落下,柳随云虽然没有炼化第一枚劫雷,但是立即操纵着流星万花剑攻了上去,将这枚暗青色的劫雷都吞噬个于于净净,连点渣子都没剩下。

    换了一个修士来渡这样的天劫,都难以应付过来,但是柳随云可是堪称苍穹界金丹以下最多宝的修士,且不说一身极品装备,就是容成经也是对抗天劫的完美组合,这极元煌雷锻神录居然能在容成经的支撑之下,将所有的劫雷都引入柳随云体内,给他一个脱胎换骨的感觉。

    雷雨好爽!

    虽然被电得有点麻,但是柳随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

    他感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包括每一个毛孔,都在冲击而来的雷潮风暴有了完全不同的变化,也难怪修士说渡过天劫之后才是真仙,筑基修士不经雷劫,怎么会知道天地的奥秘,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强大之处。

    没错,是一种强大的自信,每一次被雷潮电网扫过经脉,柳随云的流星万花剑就有了新的变化,他不断变换着鲜花的形式,夹竹桃、桃花、梅花、茶花

    而天上的劫雷也以一个相当高的频率不断落下,一枚、二枚、三枚、四枚……直到十几枚之后,天劫的形式才为了一变,原本不过人头大小的劫雷一下变大成车轮大小,柳随云招架起来也有些吃力起来。

    旁边荆雪娘算是最纠结的一个,她已经在考虑自己筑基的问题。

    有了十四成药力的筑基丹,再加上那么多有利条件,还是不能筑基,从理论上来说,荆雪娘已经不大可能拥有更有利的条件,但是她感觉得到自己还是有机会筑基,只是她既然得天独厚,那筑基之时肯定也有小天劫来袭。

    现在看到一枚枚声势惊人的劫雷落下,荆雪娘真是感同身受,柳随云凭借这把归元如意剑,加上流星万花剑还能招架得住,自己没有柳随云那么好的条件,那到时侯该怎么办?这真叫荆雪娘充满了惊惧之意,甚至有点面无人色的意味:“到时候问问老爷,在这样的漫天劫雷之中,他是怎么招架下来!”

    至于沈雀儿与王琼绫也是脸色雪白,而郭慧君已经握紧了战枪,只是她这么一套装备,在劫雷之下简直没有多少抵抗力,只能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的林纤月,不过林纤月倒是没让她失望:“现在问题还不大!”

    “好爽,今天的雷雨我都记着,以后必定多多光临照顾你们的生意!”柳随云仍然是豪气冲天,虽然在持续不断的雷潮电雨冲击之下,他都有点迈不动步子的感觉,但是柳随云已经感觉得金丹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原来金丹就是借天地之势再造体内一个小天地,这一枚金丹仿佛就是一个活的生命,一个活生生的世界,柳随云感觉得到自己丹田之中的那枚小金丹已经快半实质化了:“来吧,且与我柳随云一战!”

    只是他纵然是铁打的身子,在承受了几十枚劫雷之后,也不得服食几枚丹药喘息一下,幸亏这升仙台是自家营建的建筑,根本没有偷工减料,源源不断的灵力从身下涌来,加上极元煌雷锻神录引来的劫雷再铸肉体,让柳随云有一种一步登仙的感觉。

    难怪替叫“极元煌雷锻神录”,柳随云已经感觉得到,这极元煌雷锻神录炼化劫雷的效果好极了,简直超过柳随云最乐观的想象,炼化的劫雷虽然还带着粗暴刚烈,但却是他这个肉体恰恰所能承受的,让他每一时每一刻都在飞速进步。

    但是这雷潮电网改造的并不仅仅是柳随云的肉体、灵脉,最重要的变化在神识之上,柳随云估计这一顿雷雨过后,自己的神识之强,远远超过了新进阶的金丹修士,就是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比方说自己家小雀儿这个水准,都比不过自己,就不知道与林纤月相比,谁更强一些!

    而这个时候,天空中的劫云已经变得宁静起来,甚至惯常的风雨都不再落下,只是盲目地把一个又一个劫雷砸在柳随云的身上。

    林纤月却是第一次紧张起来了:“第一层劫雷已经轰完了,就看第二层劫雷如何,真不行的话,我要出手了!”

    一个筑基大成,不管有怎么样的功法,有怎么样的仙缘,甚至有怎么样的装备,在一百五十枚劫雷面前,都是危如累卵一般,一个闪失就有可能陨落,前面第一层劫云的七十多枚劫雷只能算饭前的开oj菜而已。

    只是柳随云倒是豪气冲天,前面的渡劫成功让他们充满了信心,虽然现在流星万花剑已经禁锢了超过二十枚劫雷,让他有一种消化不良的感觉,但是他既然想要成就大丹,怎么能害怕区区几枚劫雷!

    “再来!”

    这一回的劫雷虽然不再象前面那样的车轮大小,但是阴险无比,时左时右,而且还会突然飞遁出数十丈外,想要逃避着柳随云的流星万花剑,只是柳随云虽然有些消化不良,流星万花剑毕竟是顶阶功法,万朵桂花绽放在整个天空之中,让落下的劫雷无处可逃。

    只是现在柳随云却真有饮过琼浆玉液的感觉:“好爽!”

    这一枚劫雷的威力胜过前面的劫雷至少两倍,但是苍穹第二道书终于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柳随云已经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在经过这么多次电击之后,根骨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

    雷灵根!

    柳随云已经清醒感觉得这一点,虽然是后天生成的雷灵根,但是对于对抗天劫来说,这是最好用的灵根之一,而且日后自己修炼雷系道法,恐怕也能事倍功半,这都是托了这劫雷之福。

    劫雷带来的冲击至少减轻了三成,但是柳随云也知道雷灵根也有好坏优劣之分,自己这只是无数次雷击催化出来的雷灵根而已,应当还有更大的进步才行:“来个更爽的!”

    下一刻,荆雪娘只看到一身宝光的柳随云已经浑身处于重重电光之中,身侧都是轰鸣的雷声,不由控制不住按住了自己的玉嘴:“老爷,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