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个都跑不了(结局篇)

作品:《超级学习系统

    控股波音,对张文浩来说,最大的好处便是将来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波音的硬件,也就相当于将波音的命脉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张文浩对波音并没有完全的侵占意识,侵占它对自己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但最需要的,是让他听话,如果让张文浩从波音里选一个最听话的人,那个人自然是雷蒙德无疑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雷蒙德自己心中也非常清楚,就目前的情形来说,自己与张文浩合作必然是对自己最为有益的选择,挂上张文浩的电话,雷蒙德心中一阵激动,不禁自问:或许,从今天起,自己就要真正为张文浩做事了吧?

    雷蒙德欢天喜地,不管怎么说,一个职业经理人,总有自己职场的顶端,但是,如果跟着张文浩的话,一切就又不一样了,张文浩是一个能够不断创造奇迹的人,如果自己跟在他身边,可谓是鸡犬升天。

    当雷蒙德回到美国之后,张文浩也开始操作如何用壳子公司收购波音股份的事情,他派出了东辰集团玩弄资本的几个高手,亲赴美国成立一个独资的壳子公司,然后趁着波音股票大跌,东辰单方面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东辰官方称:在东辰航空航天公司没有生产出自己的民航客机之前,他们与波音关于东辰发动机的合作不会终止,但是,当东辰自己的飞机下线之后,东辰有可能单方面终止与波音的无责任合作。

    所谓无责任合作,便是当初张文浩在与波音签订供货协议的时候,是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的,张文浩有完全的自主权,随时终止双方合作,故此。当东辰公布了这条消息之后,波音再受重创!

    而雷蒙德回到波音之后,也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张文浩与自己之前曾经聊过的内容,看似本本分分的在维持着波音的运转,但背地里,却已经在与东辰派往美国的资本团队接洽,准备随时开始收购波音股票。

    数日之后,张文浩乘飞机亲赴法国空客总部,现在。这里已经完成了易主,并且更名为东辰航空航天公司,性质为东辰旗下的独资公司,这次张文浩来到法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向公司的生产团队公布东辰新飞机的设计图。

    空客本身就拥有着几乎可以与波音扩产前相媲美的产能,而且生产线也有多条,可以同时生产大中小以及超大型的干线民航客机,但是,在张文浩的构想中,目前还没有超大型民航客机的计划,东辰的主力发展方向。就三个,大中小,其中,中大型飞机需拓展出超远程型号。

    由于东辰有强大的东辰航工作为依托。张文浩与小二制定出的所有飞机设计图,都是双发动机设计,而飞机的核心技术,除了完美的自动驾驶系统之外。还有诸多可以改变整个民航系统的尖端技术。

    在小二的构思中,为了保证飞机的安全性。东辰飞机的操控系统共有三种传输方式,电传、液压、以及无线电传,借以保证在极端情况下,飞行员也不会失去对飞机的控制,除此之外,飞机的自动驾驶系统,还与两台发动机相融合,如果飞机的尾翼与方向舵发生故障、导致飞机无法控制方向与角度的时候,自动驾驶系统会自动介入,通过对左右两台发动机的推力进行分别控制,来保证飞机的上升、下降或者是左右转向,有了这套系统,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类似日本航空123号航班空难的事件发生。

    为了让东辰的飞机能够真正在市场上占据统治地位,张文浩动用了超级学习系统中,他目前能够实现的最尖端科技,要不了多久,东辰自己的飞机就能够载着张文浩自己的梦想从法国空客的生产基地起飞,冲入云霄。

    就在东辰航空航天公司终于在法国启动新飞机的生产之后不多久,雷蒙德已经帮助张文浩从各大股东以及股市之中,收购了大量的波音股份,张文浩对波音民用飞行器集团的总控股,达到了55,已然超过了绝对控股所要求的51。

    只是,波音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动作,都是张文浩一个人发起来的,毕竟,张文浩派遣专人,成立了数个壳子公司,每一个壳子公司,又聘用了大量的专业买手,将这55的股份一点一点,如蚂蚁搬家的汇聚到了自己的手里。

    雷蒙德眼看张文浩已经通过数个壳子公司,完成了对波音的绝对控股,他立刻与张文浩取得联系,询问张文浩何时将壳子公司各自拥有的波音股份汇聚到自己手中。

    张文浩此刻一直在法国监督东辰飞机的制造工程,接到雷蒙德的电话,听雷蒙德说起他的疑问之后,张文浩微微一笑,道:“东辰第一架飞机再过三个月就可以成功下线进行试飞,试飞的当天,我会向全世界宣布东辰已经完成了对波音的绝对控股。”

    雷蒙德很是期待的说道:“我想,到那个时候,东辰的飞机一定能够震惊世界,同一时间宣布东辰对波音的绝对控股,也一定会更有冲击性,只是,如果东辰走上前台,宣布自己控股波音,那么波音的下一步该如何发展呢?”

    张文浩微微一笑,道:“在东辰飞机还没有取得适航证并且大批量生产之前,波音继续生产他原有的订单,如果东辰具备了大量生产并进入市场的能力,到时候,我们就会强制波音停止对现有机型的生产,继而开始全面转型,为东辰做代工,而它所有的未交付订单,也都将全部转为东辰的同级别机型。”

    “这样合适吗?”雷蒙德不禁说道:“让航空公司接受一款新飞机,恐怕还不是那么的轻松,如东辰到时候强制他们转换订单,我怕他们会有很大的意见,甚至会提出索赔。”

    “索赔?”张文浩皱眉问道:“现在生产干线客机的公司,有几家?”

    “两家。”雷蒙德脱口道:“东辰与波音。”

    “那就是了。”张文浩淡然一笑。道:“既然东辰已经控股波音,如果东辰强制波音停止原机型的生产,航空公司能有什么脾气?他们难道以后永远都不再购买新飞机了吗?更何况,东辰什么时候让航空公司失望过?你觉得他们有可能会怀疑东辰的飞机吗?”

    雷蒙德心知张文浩的自信有着绝对的客观依据,对此,他毫不怀疑。

    三个月后,东辰航空航天公司第一架民航客机在全球的瞩目下高调试飞。

    而东辰客机,也因为其强大的科技含量,而被誉为真正的梦想飞机。剥夺了波音787一直以来的代号。

    也正是在这一天,张文浩向全球宣布,东辰已经对波音实现了绝对控股,并将在最快的时间内前往西雅图,对波音进行新的战略部署。

    失去了绝对控股的波音。也就失去了自己的控制权,而他们也自知百年波音被东辰在一朝逆转,安静的接受了东辰入主波音董事会。

    波音仍旧叫波音,但是,它却被张文浩赋予了新的战略方针,除在生产状态中的现有订单外,其他所有的生产力。全部汇聚到一起,生产东辰客机。

    整个世界民航的局势被张文浩完成了大统,航空公司也更加青睐于东辰飞机,因为东辰飞机的各项数据表明。它不仅仅代表着最低成本,也代表着最高的安全度以及最高的科技含量,甚至是最少的人力投入。

    两个月的连续试飞,东辰飞机完成了超过一千小时的试飞。多架试飞机型同时完成了超过一万小时的试飞,最先获得了中国与法国这两个国家颁发的适航证。

    拿到适航证之后。东辰与南航率先展开合作,一口气交付了二十架东辰客机给南航,而中国其他的航空公司也在最短的时间内向东辰下了总计超过一百二十架客机的订单。

    紧随其后向东辰颁布适航证的,是代表着整个欧洲的欧洲民航局,随后,北美各国也纷纷向东辰颁布了适航证书。

    东辰全力生产亚音速民航客机的时候,张文浩的超音速客机计划终于在中国本土上马

    七月的太平洋气候宜人,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之上,一架超音速客机正在接近岛屿上的机场跑道,这架东辰自己研制的超音速客机,此时在全球已经有了超过一百架,这一百多架超音速客机,完全由东辰航空公司自己运营,现在已经覆盖到了全球所有的国际热门航线,为全球高端用户提供这个世界上最为快速的民航运输服务,在全世界范围内重新掀起了当年协和式客机曾经掀起过的超音速客机狂潮。

    只是,这架正在接近小岛机场跑道的超音速客机,搭载的并不是普通的乘客,整架飞机满载着张文浩的亲朋好友,这些人今天前来这里并不是度假,而是参加张文浩与苏若然即将在这里举行的婚礼。

    整个主岛屿经过三年的建设,设施已经非常完善,机场可以起降所有东辰制造的客机,而这里也具备了极其完善的生活设施,建造了足够的物资仓储设施,码头也已经建起,保证水路与空路两条运输线路的畅通。

    这场婚礼,张文浩并没有邀请除了亲朋好友之外的任何人,婚礼就在海岛的沙滩上举行,身穿白色婚纱的苏若然美艳动人,仿若这世间最美的新娘。

    而她的伴娘,则分别是:雷蕾、龙小月以及钱宁三女,三女身穿淡粉色的抹胸小礼服,也同样是个顶个的漂亮。

    虽然这是张文浩与苏若然的婚礼,但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对当事人来说,这场婚礼,算得上是五个人的婚礼。

    雷蕾、龙小月以及钱宁,早在一年前,便委身于张文浩,死心塌地的跟在张文浩身边,不求名分,也不相嫉妒的与张文浩和苏若然生活在了一起。

    张文浩心知这四个女人,对自己的感情极深,但是,新娘的名分,他只能给一个人,那个人,便是当之无愧的苏若然。

    婚礼,对五人来说,是一个形式也是一个交代,而在这场婚礼过后,五人将放下自己之前的一切,安安心心的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上生活,对五人来说,也都是一个轻松而又崭新的开始。

    婚礼上,张文浩当众为苏若然戴上钻戒,低头亲吻自己的新娘,另外的三个“新娘”则以伴娘的身份在旁边感动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雷蕾眼看张文浩与苏若然当众亲吻着,接受着亲人的恭喜与祝福,不禁低声对身边的钱宁与龙小月说道:“若然捡了这么大的便宜,是不是也理应为咱们三个牺牲一些呀?”

    龙小月诧异问道:“牺牲?怎么牺牲?”

    雷蕾挑了挑眉,哼哼道:“罚她一个月不许跟文浩亲热!”

    “然后呢?”龙小月笑问道:“是不是让文浩一个月内只跟你亲热你才满意?”

    雷蕾笑道:“那当然了,只要二位姐姐没有什么意见就好。”

    “当然有意见了。”钱宁在一旁指了指雷蕾的肚子,低声叮嘱道:“你别忘了,你是咱们四个里最争气的一个,现在你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文浩的孩子,安心养胎、把宝宝生出来是你眼前最大的责任,这种时候,可不能光顾自己的欢愉,不顾孩子的健康,所以呀,往后的八九个月,你都别想跟文浩亲热了,而未来的一个月内,若然也不能跟文浩亲热,所以,这一个月里,文浩是我和小月的。”

    说到这里,钱宁不禁感叹道:“哎,要是小月和若然两个人也怀孕了,那该多好。”

    龙小月羞红了脸,道:“宁姐,我是不介意现在就怀孕,可是,你要知道,你也躲不掉这么一天啊。”

    这时,刚刚亲吻了苏若然的张文浩偷偷转过脸来,对三个一直在旁边嘀嘀咕咕的女人说道:“放心,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全书完

    s:仓促结尾,只能对所有读者深深表示道歉,除了道歉之外,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如果只能说一句话,那便是:吸取这一次的经验教训,从下本书开始,不再触碰那些敏感之人的神经,井水不犯河水,再不与其扯上干系。

    最后,再次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