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四章 特训·猎王时代(八)

作品:《重生之盾御苍穹

    “呕……”

    飞船的厕所里不时传来呕吐声,控制室里墨镜男叼着一根雪茄,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吞云吐雾,嘴角掠起一丝得意,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论起游戏天赋,我是没法和你比。◎免费万本小说◎不过说起现实中杀人的手段,你还是太嫩了。总算是扳回……”

    “吱……”

    厕所门推开,左御从里面走出来,身体摇晃,脚步虚浮有些站立不稳,面色苍白更是没有一丝血色,仿佛是大病了一场。

    左倾城神情恢复正常,回头端详了一会,赞许道:“不错啊!看来恢复的不错,心态上也跨过了最重要的一关。轮回团长,你还是很有作为一名赏金猎人的潜质的。”

    “你过奖了,倾城先生。”左御有气无力的笑了笑,皱眉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外面的那三个星际海盗的尸体要不要处理一下,就这样曝尸在外面,他们身上说不定会有同伴的跟踪系统。”

    左御话是这么说的,其实自己是一点也不想去搜那三个星际海盗的尸体,白天听到这三个星际海盗的挑衅,不知怎的内心就压抑不住杀意,异能顿时就失去控制,暴起将三人用非常残忍的方式虐杀了半小时。事后左御呕吐了整整大半天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左御依旧无法抑制住胃里的抽搐翻腾。

    “不用担心,在这样处处充满危险的星球,没有多少人会对死亡的同伴心存怀念。况且……”墨镜男说到这里停顿了下,转头示意,“你认为尸体暴露在这样的沙漠里,会存在很久么?”

    闻言,左御下意识的透过玻璃向外望去。木索罗星的夜晚有三个月亮照耀大地,银色的月光铺洒下来,只见飞船外面,六只体型硕大的猩红色蝎子正聚在一起,啃食着那三个星际海盗的尸体,就连那白森的骨头也像嚼软糖一般吞食下去。

    “你……”左御的脸色更加苍白,一只手颤抖地指着墨镜男,另一只手猛然把嘴捂住,身形暴退到厕所门边,打开门冲了进去,随即,里面又传来比刚才更加猛烈的呕吐声。

    “哈哈哈哈……”左倾城再也无法忍耐,张狂的大笑起来,随后叹息道:“唉!这样的夜晚本该是出猎的绝好时间啊!可惜,你这样的状态,只能去游戏里找找感觉了。”

    “为什么一定要杀人,杀气再浓烈,没有足够的实力有什么用?”左御蹒跚着从厕所里走出来,狠狠地瞪着墨镜男,他实在觉得左倾城的特训理由太过牵强,也太过荒谬了。

    “听说过一句话么?”左倾城回头,凝视着左御,银色的长发随着笑容飞舞,那豁然而起的气势仿佛一把仅出鞘半寸的宝剑,却有扑面而来的绝世锋芒。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

    …………

    “屠尽九百万,方为雄中雄!?狗屎,狗屁不通!”

    七彩的龙鹰坐骑上,左御一想到进入游戏前,墨镜男的这句话,就觉得这理由实在荒谬,忍不住在龙鹰坐骑上骂了起来,“九百万明明只是个虚报的数字而已,这个狗屎墨镜男,竟然真要我去杀掉九百万人?现实和游戏加起来达到九百万,这是什么儿戏的特训理由。”

    他这一阵谩骂倒是把身后的打脸药师吓了一跳,注视着左御的背影,暗道高手果然都是有各种各样怪癖的。

    “轮回先生,我们还要继续么?天都快亮了。”打脸药师询问左御,对于这个只显露了名字的神秘战士,他已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形容他,自一个晚上组队干起猎头者行当,打脸药师的神经已由开始的震撼、惊骇,逐渐开始麻木了。

    “一个晚上我们总共挂掉了多少人?你心里有大概的数字么?”

    左御的问题令打脸药师不由一愣,他很奇怪这个神秘战士怎么会在意猎头数的事情,《苍穹》最新启动的军衔系统中,关于军衔的评定中玩家的杀敌数并不能作为军衔评审的标准,系统主要会查实玩家的功勋值有多少是通过战场任务得来的,有多少是在野外猎头获得的,并核实各种作弊的可能性,由此进行综合评定,也因此玩家的杀敌数反而是细枝末节的东西。

    不过打脸药师的记忆力恰好很不错,况且一个晚上下来,他除了给左御套套“圣盾术”,刷一刷“快速治疗”,也根本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无聊之余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数一数到底挂掉了多少玩家。

    “总共挂掉了137支团队,人数大约有2600人,获得的功勋值就不用我算了,战场贡献界面里会自动计算的。”打脸药师说着,脸上浮现一丝得意,毕竟,超群的记忆力一向是他引以为傲的地方。

    “2600人!?太少了,要加快步伐!”左御眉头紧锁起来,虽然他认为墨镜男的话非常扯淡,可现在他只能选择相信了。

    可这话落在打脸药师耳边,可把他给吓坏了:“2600人!这还太少了?这一个晚上获得的功勋值,已经快要达到5万了啊!”

    “不要废话,下去,准备开始,注意给我套盾,保护好自己。”

    左御说着,一拍龙鹰坐骑的头,调转方向猛然朝地面冲去,龙鹰刚刚降落到地面,他已收起坐骑,一个“冲锋”杀入正在拖着三只金翼精英岩蟒的小团队中。

    打脸药师跟在身后,他仅来得及给左御套上一个“圣盾术”,之后只能远远地看着这个神秘的战士挥舞那把极有可能是红色史诗的单手剑,在15人小团队里左突右冲,观赏着白光一道道从天而起。

    “太凶残了!太凶残了!这家伙一个晚上下来,怎么感觉好像吃了春药一样,越来越凶猛了?”一边观看着战场贡献界面里飙涨的功勋值,打脸药师兴奋之余,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神秘男人一个晚上下来,给人的感觉似乎冷冽了几分。

    这纯是一种错觉,打脸药师明白,在游戏中除去装备、技术和外貌的烘托,玩家是很难改变自己最初的相貌和气质的,可眼前的这个战士偏偏就给他造成了这种错觉。

    “好了,药师。过来吧。”左御招呼了打脸药师一声,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住内心不断滋生的那种暴虐情绪,回头对打脸药师说道:“药师,如果再过一段时间,我将人杀光之后,你感觉到不对。那就先不要过来,直到我招呼你,你再靠近我,知道吗?”

    “呃?哦,我知道了。”打脸药师不解地眨眼,暗中嘀咕:果然高手都是有怪癖的,这是在游戏里而已,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就算你一时杀的很high,想要把队友也干掉,也无所谓的。反正我已经赚够了功勋值,被挂掉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那么,我们继续么?轮回先生……咦!”打脸药师刚想询问是否继续,却发觉左御的身形又如昨天一样,扭曲模糊起来,又一次招呼都不打就下线了。

    “有没搞错,又来这一手。难道身为高手,就必须这么干脆么?等我换上一套顶级战场军装,每次下线也这么干……”

    …………

    脑子浑浑噩噩,是感冒了。这个月15号之前太多琐事,耽误了更新。大约是上周日开始,终于恢复状态,刚想爆发,又受凉了,所幸昨天是顺利爆发了一天,剩下的这周或下周一定补上。今天也算正常更新了,等身体好些再和童鞋们叨叨。从八月来就一直咳嗽,是要戒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