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太古神州

作品:《伐天记

    姜尘被一颗天上掉下来的皓月砸中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所有的科技手段都无法探测到那颗高挂苍穹,亮度却远超月亮的星星来自何方,位于何处,忽然间就挂在了穹宇之上,那种来自鸿蒙亘古的苍莽,仿佛带着一股绝世孤独,苍凉中让人叹息。

    它比月亮更皓洁,更温润,甚至因为它的出现,地球上出现了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如果说抬头仰望星空只是让人感到深深地畏惧,仰望这颗神秘的皓月,却让人产生无限的憧憬和向往,许多意志力薄弱的人甚至忍不住跪地参拜。

    姜尘没有参拜,只是在皓月出现的第99日,忍不住仰望它,许下了一个小小的愿望:“我相信你出现苍穹之上不会是无所事事,诸天之上,亿万繁星与你相比黯然失色,这是一种孤独。

    我姜尘父母双亡,遭人诬陷,惹上官司,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孤独的人了。

    你若真如他们说的那般神奇,便带我走吧,无论宇宙洪荒,相伴闯荡。”

    下一刻,皓月光辉大放,自九天之上坠落,挟无上之威将姜尘带走。灭世一般的星辰坠落,带走了姜尘,留下了地球上数十亿惊魂未定的众生。

    一段人生结束,一个新的故事开始。

    ……

    太古神州南隅,齐国,西南边陲南岾郡,河间村。

    宁静的村落,农舍四散,鸡犬相闻。

    村东头是一间小书院,老秀才钱文山开办的。

    村西头是一家道观,老道士姓陈,总想在村里收些徒儿,传下自己的道统,也有小道士两个,却都是些念不了书的笨人。

    “哼!陈老匹夫,整天拿他那套鬼把戏骗人,神仙法术老夫没见到,做做道场,跳大神哭死人算什么本事。

    想我齐国纵横数万里,神仙道人是有的,但法不可轻传,多少做神仙梦的好男儿,最终白了头,到头一场空。

    老夫虽屡试不第,但就算知县见了我也要执弟子礼。

    你们好好读书才是正道,老夫执教鞭三十载,有弟子做知县,有弟子做御使,最不济也能进城谋个好差事。

    切莫学那姜尘,一岁能言,两岁能文,却天天朝道观跑,庸人误己啊!”

    姜尘来到太古神州,已经六岁了。

    “读书破万卷也是好事,考取功名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也是多数人的梦想。不过太古神州纵横亿万里,自太古神魔辟世以后,无数传承落入各地,宗派万千,只要入得一门就能飞天入地,岂是钱文山这般酸秀才能懂的。

    唉,大道万千,法不可轻传。姜尘,你可愿拜入我门下。”

    心间观中,须发皆白,老的如同朽木一样的陈老道一边打坐,一边打量着眼前这个六岁的小娃娃。

    “老观主,你若是拿出点真本事让我看看,我便拜你为师,不过,道符自燃这一套把戏就不要拿来哄我了。”

    姜尘翻看着手中的道家经卷,头也不抬地应道。

    来到这个世界五年了,一岁能言,两岁能文,他却不愿意花心思去考科举,蹉跎百年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在地球的时候神仙鬼怪是传说,但太古神州可都有,没事就朝这座心间观跑。

    老道士不知从何处来,只说道在心间,便在河间村建了一座心间观,也不知道看上姜尘哪一点,想收他为徒。

    之所以经常往这座心间观跑,是因为这座道观能让他体内的珠子发热。

    降生在太古神州的那一刻体内就多了这颗珠子。他也想起了地球,想起了往昔的点点滴滴,惨淡的人生,天上多出来的那颗皓月,许愿,皓月东坠砸中了自己。

    这些年他经常把玩这颗珠子,但除了能把它从体内唤出来以外,再也没有了动静。唯独一次和母亲来心间观上香时,感觉到体内珠子在微微发热。

    他就经常来道观帮忙打杂,顺便翻翻道经书卷,找找能让珠子发热的原因,几年下来,两人早已是亦师亦友。

    姜尘虽然人长得普普通通,不如家中二弟白皙可爱,但为人聪慧识得大体,小小年纪就能和老道士畅聊天上地下。

    “这些道书你这些年都翻遍了,在你看来,什么是神仙手段?”

    陈老道今日有些不同,望着日渐长大的姜尘,动了心思。

    “真正的神仙,辟谷去尘,三餐食露,朝游天南,夕归地北。指树花便开,点石就成金。能呼风唤雨,使山河改道,江水翻覆。”

    姜尘恭敬坐在他对面的蒲团上,形容自己心目中的神仙形象。

    “辟谷去尘,三餐食露,炼气中期的修士就能做到。朝游天南,夕归地北,这个很难,太古神州亿万里无边无际,许多修士去过的地方连十万分之一都不到。

    指树花开,点石成金,这些手段都是一些五行术法,上不得台面。

    至于山河改道,江水翻覆,老道没受伤前或许能做到,如今却是妄想了。”

    陈老道笑道,“倒是这呼风唤雨,老道还是有些办法的。”

    两人来到院中,此时正值午后,晴空万里,没有一片雨云。

    老道手一翻,一道两指宽的黄玉色纸出现在手中,朝空中一丢,炸裂开后居然化成一团漆黑的墨云飘在头顶,转瞬,淅淅沥沥的雨就下了起来,片刻功夫,姜尘身上就淋湿了个透,老道身上去滴水不摘。

    “原来这就是修士的力量!”

    姜尘喃喃地说道。

    “嗯,此乃小符,如果是高人出手,一道祈雨符能解一地旱灾。如何,你可愿拜我为师?”

    “别人都说我姜尘一岁能言,两岁能文,乃是天才,未来将会如何如何。实际上这些都是过眼云烟。

    如果这世上没有修仙问道也就罢了,可是有了这寻仙问道的机缘,我就要抓住。

    我想问道求长生,不再坠轮回之苦。也想舞风弄霞,飞于九天之上。世俗对我无约束,百年千年后,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我却依然是我。

    徒儿姜尘,拜见师傅。”

    姜尘缓缓拜下,正式行礼。

    “好,好一个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我却依然是我。小小年纪却有这份见识,如果不是断定你非大能转生,老道甚至怀疑你前世就是修士。

    也罢,寻仙问道最讲机缘,其次是资质和悟性,你的资质算中等已经是非常不易了,又有这份悟性和聪慧,这一卷炼气篇就传你了。”

    老道士合上手中的一本道书递给了姜尘,正是一本非常宝贵的炼气入门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