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灵宝观想之法

作品:《伐天记

    “不愧是修仙秘籍,果然和那些普通的道书经卷完全不同,字字珠玑,是真正的修仙法门。◇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姜尘睁开眼,心中大喜,合上手中的炼气篇,这本入门秘籍讲述的非常详细,如何感应天地间的灵气,从冥想到打坐,再到静悟,最终引气入体,遍布周身,血脉畅通,就算是炼气一层了,每一个环节都讲的非常清楚。

    这一坐就是五个时辰,外面天都黑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浑身酸痛,但头脑清明,整个人精神非常好,对周围环境的感知灵敏了许多,见到老道走来,道:“徒儿姜尘,多谢师傅传道授艺之恩。”

    老道手一扬,一道符激射而出落在姜尘头顶化作一片水雾,化作雨滴落下将他笼罩。

    “好舒服。”

    姜尘喃喃惊道,只觉得浑身舒畅无比,打坐五个时辰的痛苦一扫而空,平日里的一些小伤小疤也没了,整个人充满了力量。

    “不错,第一次静坐悟气就能坚持五个时辰,有什么收获?”

    “徒儿只觉得两腿酸麻,虽然没有感悟到灵气的存在,但却觉得整个周围非常安静,非常舒服,后来就像是睡着了,醒来后精神百倍。”

    “资质尚可,悟性上佳。想要炼气入体,达到炼气一层,还需要努力。

    天色已晚,这有些银两,你取了回家吧,就说以后来道观做童子,方便你打坐修炼,也能赚点工钱。

    我教你修仙的事情不可外穿,否则为师仇家寻上门来,你小子也从此断了仙缘。”

    老道士点点头告诫道。

    姜尘谢过师父,发下誓言不外传学道的事情,取了2两银子就出了心间观。

    此时天色刚黑,繁星初现,太阴皓月也挂上了天幕,整个人神清气爽。

    前世经历了太多勾心斗角,人情冷暖,这几年和老道相处让他找到了久违的感动,老道对他,就像前世的幼时恩师一样,敦敦教导,不求回报。

    “师父既然隐居在河间村,必定是仇家太厉害,我学道的事情就一定不能外传,连父母都不能说,更不能向外人炫耀。”

    姜尘下定了决心便穿过村中小街回家。

    一个小院子,三间瓦房两间草房,这就是温馨的家了,虽然非常贫穷,但却充满了亲情。

    “父亲,我回来了,。”

    “嗯,下次早些回来。”

    儿子晚归,憨厚的姜父不善言辞,只是吧嗒抽着旱烟。

    姜尘点头答应,母亲唠叨了两句就热饭去了,弟弟姜文正在油灯下埋头看书,也站起身,恭谨地叫大哥。

    姜文比他小一岁,也很聪明,已经进了河间书院,一心念书,虽然只有四岁,但头脑聪明,做事有恒心毅力,小小年纪就能和大龄儿童一起安静地上课。

    钱文山老夫子对他颇为看重,当众夸他少有奇志,比姜家那个扶不上墙的姜尘有出息,将来不可限量。

    “看书的时候头不要放那么低,不然以后眼睛会得病,在看什么书?”

    姜尘前世也有一个弟弟,乖巧懂事,哪怕是他离开的前几天,弟弟还打电话来要他代表家长去见女友家人,可惜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了。

    姜文乖巧懂事,平时喜欢听自己讲故事,很有志向。

    两兄弟平日里玩耍的时候,姜尘也给他讲一些做人的道理,也讲一些各种故事,有地球时代的,也有自己编的,姜文智慧早开和他不无关系。

    “在写诗,明日要交给老夫子的。”

    “我看看。”

    姜尘来到太古神州后就下定决心要寻仙问道,那颗能从体内召唤出来再放回去的珠子给了他最大的信心,如今又拜了陈老道为师,将来一定会远走神州,弟弟如果能有出息,也能照看二老,把姜家传承下去。

    “正月腊梅二月柳,风送白雪水送冬……”

    姜尘轻声地吟出了这首小诗,很通俗,毕竟姜文只有四岁,能写出这种虽然没有平仄对仗,但还算成句的小诗,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齐国文风很盛,尤其是诗词歌赋,文豪诗者无数,不但科考的时候诗文占据分量很大,就连官场上的升迁,也先讲诗文才德,再讲为官能力。

    自己被誉为神童,弟弟其实也非常聪明,差自己的无非是岁月经历,日后总归要帮他一把。

    “不错,虽然算不得什么好诗,但以你的年纪能写出来已经很不错了。我常听陈老观主讲,我们齐国科考诗文最重,就是日后官场上诗文才华高的人也更能获得升迁。

    你要多读多写,日读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时日一长,人生阅历够了,就能写出脍炙人口的好诗了。”

    父母在外间烧火热饭,姜尘知道接下来自己会忙于修炼,就抓紧和弟弟讲讲,灌输一下读书的取巧之道。

    “嗯,我记下了。以后一定好好学写诗。大哥这句日读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比老夫子讲的还贴切。”

    姜文对大哥很崇拜,总觉得大哥好像什么都懂。

    姜尘其实知道科举考试的这一套很腐朽,但既然身处太古神州,那就要融入进去,自己要寻仙问道,弟弟却是要博取一场功名的。

    简单吃完晚饭,姜尘和父母说了在道观做道童的事情,每月还有一笔工钱,这次2两银子是去年一年的工钱,现在年纪大了,以后要常待在道观。

    “家中不指着你赚钱,钱老夫子说得有道理,学道,学道,只听有人去学道,却没有听说谁成神成仙的。

    实在不行,过两年还是要去书院的。

    南山那边倒听说有神仙下凡斩杀了一条蛇精,也不知道是真假……”

    姜父为人老实,大道理也不太会讲,不过姜尘还小,想学道就学道,他也不阻拦。

    至于银子,留着给孩子将来娶亲也好。

    饭后,姜文继续看书,姜尘一个人回到东间小屋。东间本来是一个大屋,但姜尘喜欢安静,姜文要熬夜看书,正好改作两间小屋。

    关上屋门,姜尘推开窗户一条缝隙,想着在师父那里见到的神仙手段依然是激动不已,在地球的时候听说过的神仙故事能用箩筐装,却从来没亲眼见过,来到太古神州五年了,除了这颗无名珠子,总算是见到了道家灵符,修士手段。

    “我一定要尽快修炼到炼气一层,不让师父失望。既报效师恩,也能让师父更加重视我。”

    姜尘右手摊开,心中轻唤,一颗小石珠就出现在了手中,这是一个普通的珠子,外表甚至有些坑坑洼洼,刚一出现,居然微微泛光。

    “咦?”

    姜尘将石珠放到被子上,那层微光马上就没了,一拿起来,又微微泛光。

    “难道是我今天按照炼气法门打坐修炼,身上多少有了几丝灵气?”

    这个发现让他惊喜不已,石珠泛着微光,绽放出一股让人沉醉的古朴气息,和当初看到它高挂苍穹时的感觉很像。

    这种感觉很舒服,如沐春风。

    下意识的,姜尘就将石珠纳入体内,打坐起来,那股感觉依然在,闭目沉思,却能感觉到它在体内。

    渐渐地,石珠在脑海中沉浮,最后高悬其上,放出一丝丝月华,犹如是月亮发出微光浸润生灵一样。

    姜尘整个人不知觉中睡着了,脑海中的景象却没有停,如果陈老道看到了这深藏于脑海中的秘密,一定会惊呼:“灵宝观想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