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老道之死

作品:《伐天记

    转眼月余,姜尘再次回到心间观,只见观门紧闭,平日里前院的几个道童也都不见了踪影,一个纵身翻墙而入。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不好!”

    越过高高的院墙,姜尘顿时脸色大变,院墙附近居然散落着几面阵旗,入目处屋舍倒塌,石碑断裂,数人合抱的青松被生生折断,青石地面杂乱无比,甚至有几个黑黝黝的大洞。

    整个道观就像是遭遇了一场最剧烈的山摇地动一样。

    几具尸体散乱各处,来到后院,这里居然已经被夷为平地,整个心间观占地数亩,如今除了一条奇迹般完好的院墙,其他都毁了。

    “师父!!”

    姜尘忽然感觉到那一堆堆瓦砾下还有人,而且还是两个人,其中一个的气息正是陈老道,另外一个是死人。

    他疯了一样冲过去,全身灵力鼓荡,很快就将砖瓦断木搬空,露出了下面残缺的陈老道。

    陈老道此时极惨,自腹部以下都不见了,整个人却还吊着一口气。

    “师父!师父!!呜呜……”

    姜尘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痛哭是什么时候,即便被最亲密的兄弟背叛,女人反目,他都没有落泪,只是心死,而看到陈老道这般惨状,他再也忍不住男儿泪。

    月前还好好的,转眼就落到这般田地,他心中实在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剧变。体内一股股灵气不断地冲入老道体内,想要延续他的生命。

    “痴儿,你来了。”

    也许是回光返照,陈老道虽然死气尽显,但却能说话。

    “师父,怎么会这样……”

    姜尘哭泣道。

    “哭什么!修仙路上,你杀我,我杀你,今日死了也只怪当年心慈手软。”

    老道的语气中,有恨意,有解脱。

    “师父,你不要说话了,告诉徒儿,怎么才能救你?”

    “活不了了!这一具躯体,修仙一百八十载,蝇营狗苟,八十岁筑基却始终没有机缘结成金丹。

    如今丹田碎,道基毁,身躯断,这一世活到头了。”陈老道说着自己的死,表情很平静:“前些日子心绪不宁,没想到是仇家找上门来了,避世二十余年,结丹失败,临死以沉珂重伤之身能拉一个玄级杀手垫背也不错。”

    姜尘却没有老道心中的那股洒脱,想起这几年的相处,亦师亦父,止住莫大悲哀,含着男儿泪,拉个一个蒲团让陈老道靠坐着,自己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道:“师父,你心中如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尽管告诉徒儿。”

    “为师的来龙去脉都在这块玉简中,你修为到了炼气中期就能查看。”陈老道的话语很平静,拿出一个小袋子,居然是储物袋,目光中带着对姜尘这个小徒儿的无限慈爱,“也是这两年心中有所感应,才正好收了你,不枉这一世修道一场,总算是传下了些根脉。

    这储物袋中除了一些修真杂闻秘录外,还有一块升仙令,你拿它前去青牛谷,自寻一番机缘吧。

    我另有一件事放不下,自我失踪后,这一世的俗世子弟再无人照顾,另有家书一封,你修炼有成后抽空走上一趟便是。”

    姜尘含泪再次磕头:“是,师父,徒儿谨记。”

    “姜尘,你资质虽然中等,但悟性上佳,修炼的事情我不担心。但你出身贫寒,生性良善,重情重义,为人不够心狠手辣,今日师父便用大难临死之身来告诫你,将来修行路上,只要一颗道心坚如铁,行事切忌犹豫,杀伐必要果断,否则……

    否…则,不论你资质多好,悟性多高,机缘多巧,百年后,为师这般就是下场……

    也罢,修道之人,凡事看开一些,不要在乎一时的聚散离合,也许将来,你我师徒还有相见之日。”

    说到这里,陈老道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只见他双手微微撑起残躯,望向那虚无的远方,大声疾呼:“金丹,下一世再结!”

    一语毕,便赴黄泉。

    “师父……”

    不知何时,天上早已是倾盆大雨,跪在泥浆中,姜尘只觉得从未如此憋屈,难受,悲伤过,这几年的点点滴滴都在面前浮现。

    自己一岁能言,被人说成是怪物,是老道上门劝言,解开了村民的心结。

    自己两岁那年,心智还没有全开,被人抢走了冰糖葫芦还会哭,是老道路过给自己又买了一串,还把自己扛在肩膀上。

    自己三岁入心间观,心智全开,完全想起了穿越前的记忆,老道说自己与道有缘。

    ……

    一幕幕往事,直到拜入老道门下学到了真正的道法,激发了体内的无名宝珠,得到了观想之法,成为炼气一层的修士,都与师父有关。

    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再看眼前,老道一身残躯,腹部以下甚至找不到了。

    姜尘手中紧紧地抓着那个储物袋,跪在老道面前,一夜没有动弹,任黑夜吞噬,黎明来临,最终吐出一句话:“师父走好。”

    他心中下定了两个决心,一定照顾好老道的子嗣后人,一定谨记师父的临终遗言。

    两日后,河间村的路口。

    “尘儿,再带一点饼吧,万一路上饿了,也好吃几口。”

    姜妈满脸都是泪,想到儿子六岁就要远行,她心里这关实在是过不去。

    “母亲,我已经带的够多了,储物袋都快塞满了。”

    姜尘连忙安慰母亲,又说了几句话,一旁姜文虽然年幼,但也舍不得大哥,一直抓着他衣角。

    半响,姜父开口道:“我姜家世代为农,尘儿,将来要是出息了,别忘了回来给老祖宗们上上香。那样,我和你娘就是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尘儿……记得早些回来,母亲舍不得你……”姜妈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抱着姜文哭。

    “哭什么哭,男儿志在四方,姜尘能拜陈仙长为师,成为修士是我姜家世代修来的福分。姜尘,你跪下。”

    姜父平日不善言辞,此时却是态度很坚决,姜尘也依言跪下。

    “你此去切莫牵挂家中,与其年后就见到你,不如让我和你娘从千人万人口中听到你。去吧,修道不成,不准回来!”

    “是,父亲,尘儿修道不成绝不回来。”

    姜尘向父母各磕了三个响头,随后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在极远处回头眺望河间村,仿佛还能看到路口处的父母亲和弟弟,自己走了,留下的不过是银钱和一些诗词,带走的是父母心中对游子的无限牵挂。

    “河间村,我一定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