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升仙大会

作品:《伐天记

    南岾郡纵横数千里,小修真门派无数,但能召开升仙大会的却只有齐国的五大派。每年的升仙大会非常热闹,就连邻国几个郡都有人来参加。

    升仙大会位于青牛谷的后谷,一个千丈见方的青石广场,中央有一个高台。

    姜尘来到广场的时候,已是人山人海,不下数千人,许多武林人士更是因为一个靠前一些的座位在厮杀,广场上维持秩序的修士完全不管不顾,仿佛那些在他们面前死去的只是一条条狗而已。

    不多时,大会时辰到了。

    “升仙大会即将开始,聒噪滋事者,杀!”

    一名修士跃上高台,挥手丢出一道道火焰将地上的尸体和血迹全部烧成了灰,冷叱一声,在场的人再也不敢乱动弹了。

    随后,东西南北四方天空陆续来人。

    东方,一只鹤冠灵鸟拉着一辆华盖香车缓缓飞来,高台上的修士马上唱诺道:“南华派真人驾到!”

    紧接着,西方天空也来人了,却是三个脚踩飞剑的修士划空而来,威风凛凛,气势丝毫不比那仙鹤拉车弱。

    “真吾剑宗真人驾到!”

    南北天空分别同时来人,一派来人最是嚣张,骑着一只十几丈长的蛟蛇,腾云驾雾而来,那畜生吞吐间都是水气,论架势比刚才两派还足,而且杀气很盛。

    另外一派也不低调,七八个低阶修士撒花撒雨,陪伴着两个女仙子远远飞来,居然乘坐的是一件大型飞行法器,一个大花篮。

    “黑山宗真人驾到”

    “忘尘山真人驾到。”

    四派来齐后都下了法器,站在高台上,等最后一派来临。

    “哼!天仑山的人越来越会摆架子了。”

    “师弟,少说两句。”

    高台上的修士低声两句,却见天外一道遁光射来,一个锦衣玉面男子居然直接驾着遁光落下高台来,这份修为把在场的修士都镇住了,炼气后期大圆满的修士。

    “见过陆师兄。”

    四派人都行礼过后,执礼修士才唱诺道:“天仑山陆真人驾到。”

    陆姓修士看了各派人一眼,也不招呼,向下方扫视了一眼,这次却是点点头,朗声道。

    “我五派以天仑山为首在青牛谷立下南岾郡升仙大会,千年不改,为的是甄选良材,资质上佳者可入我五家仙门成为正式弟子,资质中等者可为外门弟子,机缘深厚者可为杂役弟子。

    开始吧!”

    陆姓修士简单说了两句就让青牛谷的执役修士按老规矩开始,这些修士都是各家常驻青牛谷,早就熟门熟路了。

    一名修士简单说了下规则,第一轮筛选很简单,在高台前方有一个试灵石,凡是持有升仙令的人,上前摸一下试灵石就可以了。

    “炼气一层及以上的修士,可直接进入第二轮。”

    姜尘与其他八名低阶修士一起出了队列,来到了靠近平台下面的一个小区域。

    接下来整个测试过程很简单,以灵根论资格,陆续有十三人过关。其中有五个拿着金色升仙令,一看就是大家族子弟的货色也过关了,最嚣张的一个胖子连灵根都没有也顺利进入了第二轮。

    另外有一些身具灵根,但是晦暗不明的都被划到第三轮,也就是外宗或者杂役弟子,升仙大会结束后各派直接分走。

    天仑山,真吾剑宗,黑山宗,忘尘山,南华派并称齐国五大宗门,以天仑山为首。

    按照老道所讲,天仑山典籍最多,实力最强,底蕴也最深,如果可以自由选择,此山是姜尘首选。

    真吾剑宗擅长攻击,门中剑诀众多,门下弟子是五派中飞的最快,攻击最强的门派。

    黑山宗亦正亦邪,门中不乏旁门左道,驭兽就是其中一种,拥有众多秘法,门下弟子是五派中修炼速度相对较快的。

    忘尘山只收女弟子,南华派更偏向以奇门和七艺授徒,门下弟子阵、礼、乐、射、御、书、数都有。

    “天仑山是我的首选,真吾剑宗也不错,再不行就去黑山宗,忘尘山是肯定不能去的,南华派也不适合我。”

    姜尘暗忖,可惜升仙大会是修士选徒,各派轮流,容不得拜师者自己选。

    “哈哈哈,今年的升仙大会倒是别具一格,居然出了地灵根,汪某就不客气了。”

    今年轮到真吾剑宗第一个选徒,为首一名独臂背剑修士大笑道,伸手虚抓,进入第二轮的弟子就有三人被抓到了跟前,为首的就是那个全场唯一地灵根的天才,一个长发盖脸,胡子拉渣的青年。

    “一名土灵根,一名金灵根,一名火灵根,余下这位与我剑宗有缘。”

    按规矩,过关的弟子五派平分,持有金色升仙令的自然投靠各宗的关系去了。

    紧接着忘尘山,南华派和天仑山也都选了弟子,靠实力过关的弟子,每派三名,持金色升仙令的关系弟子也都顺利被各派认领走。

    姜尘心中不禁感慨,老道说自己资质中等并没有错,但也就是比那些划入第三轮进入外宗的弟子稍强,炼气一层的实力也不太管用,至少相比起另外七人,修为不占优势,和他年纪相当的也有三人,再加上其貌不扬,居然直接轮到了最后。

    “此子倒是不错,可惜真吾剑宗和天仑山都看不上,忘尘山和南华派又对弟子千挑百挑,一个非女人不收,一个更喜欢读书人和儒雅之士,看来该是入黑山宗了。”

    “不错,此子小小年纪达到炼气一层大成,倒是不错,就是资质差了些,怕是家族中有前辈提携,真吾剑宗和天仑山却是看不上此子了。”

    一旁两位修士也在那里低声讨论。

    “哼!”

    轮到黑山宗为首的黑脸修士,轻哼一声,剩下五人中一位神情倔傲的华服青年直接被无形力道推出三丈外,姜尘和胖子都过关了。

    “慢!”

    黑脸修士正要转身,没想到背后传来一声怒喝,华服青年被推广后从储物袋中直接拿出了一块黑木令牌,朝着黑脸修士一晃,后者脸色立刻一变。

    “黑山宗的人难道如此没有眼力,选他这种废物,也不选我?”

    那华服青年一脸倔傲,身上散发出一股姜尘有些反感的气息,却说不清楚是什么。

    姜尘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胖子倒是哈哈大笑,骂道:“你这夯货,老子连灵根都没有,你居然指他,笑死老子了,哈哈哈……”

    “连废物都不如的东西。不过是一块金色升仙令,哼!”

    华服青年冷哼一声,眼中居然露出杀机。

    “你居然有黑木令!”

    本来要痛下杀手的黑脸修士看到那面黑木令牌后,态度大变,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我要你回答我,为什么选他不选我。”

    华服青年指向姜尘,也不知道是不是姜尘运气太差,这一次靠实力过关的人中,他的资质原本算中等,但几个资质更差的都进了忘尘山和南华派。

    黑脸修士脸色涨红,黑中泛紫,半响才说道:“你全身真气散而不凝,丹田不固,是修为曾经被废之兆,靠旁门左道重新进入炼气二层。此人年不过六岁能进入炼气一层,方才自然选他。”

    “哈哈哈,旁门左道,黑山宗什么时候也批评起旁门左道来了?老子祖上为黑山宗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你看清楚了。”

    华服青年手一扬,那黑木令径直落入黑脸修士手中,神识一探,脸色大变,脸上的难堪和疑惑尽去,只剩下惶恐,“原来如此,公子自然可入黑山宗。此人便入外宗。”

    姜尘却是暗道不好。

    这厮看来才是最大的关系户,靠实力没过关,恼羞成怒就原形毕露了,心里却是把这厮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以这厮表现出来的背景直接去黑山宗叩山门就是了。

    按老道所讲,外宗和内宗差别千万里。他虽然没提自己是哪一派,但当年就是从某门派外宗开始修炼的,这厮出来一搅合,自己就从内宗弟子降为了外宗弟子。

    “此事决计不可。”

    正在姜尘苦思对策之时,一个声音响起,姜尘回头看到天仑山陆真人大步走过来,朗声道:“郭师弟,青牛谷升仙大会乃是五派千年共举,规矩早已定下,一旦选定岂能反悔,此人与你黑山宗有旧我不管,你可以一并带回,但他,必须同样拜入贵派内宗。”

    “升仙大会,规矩不容破。”

    “黑木令,居然是黑木令,传闻黑木令只有历代黑山宗供奉长老才有资格持有。”

    “此人修为被废,却以魔功重铸,也不知是哪一位前辈之后。”

    其他各派议论纷纷,最终都是坚决不答应破坏规矩,选定就不能反悔,黑脸修士也知道千年规矩不可破,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这一刻,大起大落之后,姜尘紧紧地捏紧了拳头。

    他的心中前所未有地渴望,渴望有一天能够俯视这位不可一世的炼气二层华服纨绔,能够超越这位看似高高在上实则欺软怕硬的黑脸修士,让他们,让在场所有的人看看,莫欺少年穷,莫欺无靠山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