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水阳剑

作品:《伐天记

    “师兄,你可算是回来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艮字区的路口,叶欢搓着双手焦急地徘徊着,看到姜尘回来,远远地就跑过来,神情焦虑,没想到这几天功夫他居然自己引气入体了。

    “发生了什么事?”

    姜尘进入黑山宗后,大多数时间沉浸在修炼和杀妖兽中,整个人沉默寡言,气质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简单的一句话让叶欢居然产生了敬畏。

    “叶师兄,你不在的时候马大江带着他认的老大来过一次,说是要对付你,前两日那姓赵的回来了,炼气二层后期,师兄,我们不要争一时之气。”

    叶欢焦急地说道,他生怕姜尘脾气上来和对方硬拼,这两天都在路口等着。

    “已经来不及了。”

    姜尘望向不远处淡淡地说道,眉头轻扬,他喜欢宁静的修炼,但也不怕麻烦。

    不远处,一伙人正嚣张地走过来。

    “你就是姜尘?”

    为首的一人背着一把散发着灵气波动的剑,一看就是中品法器,比入门弟子发放的百炼剑要好上许多,虽然经过宗门特殊锻造的百炼剑也能灌入灵力,但只能算最垃圾的下品法器。

    “马大江,你干得不错。”

    姜尘没有看那位姓赵的师兄,反而望向一旁趾高气扬,挺直了背随时准备开腔骂人的马大江,眼中露出一丝凶光,就像是看那些被杀掉的一级妖兽一样,吓得马大江到嘴边的话都吞回去了,缩回一旁。

    “姜尘,你没有听到赵成师兄在和你说话吗?”

    “我与赵师兄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过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赵师兄就直说吧。”

    姜尘不知道是马大江怂恿的,还是什么缘故,他总觉得这位赵师兄看自己的眼神中,不仅仅是帮跟屁虫出气的样子。

    “果然,能跟黄林这种货色混在一起的都不是胆小鼠辈。欺负马大江不算什么本事,敢不敢和我去比武区走一遭。”

    “欺人太甚,你是炼气二层后期,姜师兄入门才两个月,这不公平。”叶欢大声道,整个人小脸都涨红了。

    姜尘打量着这位赵师兄,不用神识看都能确认他是炼气二层后期,全身灵力波动外放。自己虽然还差一些才到二层中期,但有雷音神针和元神相助,完全可以说是炼气二层同阶无敌,哪里会怕他。

    赵成也在打量姜尘,入门两个月能进入炼气二层,如果不是带艺拜师,此人也算一个天才,虽然他和黄林也是三个月左右进入炼气二层,一年多的时间就要突破到炼气三层了。

    “我也不欺负他,如果他输了,跪地磕头认个错,打断一只手一条腿就是。如果我输了,此物就归他。

    如果不比,就别怪赵某以大欺小。”

    赵师兄自恃手段多样,修为也比这刚入门两个月的姜尘高不少,得意之下从储物袋中就翻出了一把流动着光晕的小剑,赫然是一件中品法器飞剑。

    如果说百炼剑和青锋剑是最垃圾的下品法器,这把中品法器飞剑就是炼气三层以下修士所能使用的最好武器了。

    “好,我跟你比,不过,赌约要在执事弟子那里备录,以示公正。”

    姜尘心道,自己本来只想讹他一些灵石,没想到此人居然大方无比的拿出一把中品法器做赌注。对黄林和赵成这样在宗门中待了一年多,修行进展飞快的弟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两手空空的姜尘,非常大。

    而且,正如此人所说,即便不去比武区,按照黑山宗的门规只有在比武区能够肆意厮杀,只要不死人就不会有事,如果自己真是弱者,对方完全可以把自己抓住,丢进比武区打个半死。

    “水阳剑,这是赵师兄完成师门任务得到的奖励,中品飞剑。。”

    “听说价值二十多块灵石呢,有人开价,赵师兄都不卖。”

    “哈哈,赵师兄出身名门望族,哪里看得上灵石。炼气二层前期和二层后期,垃圾法器对中品法器,这厮不想活了。”

    听到姜尘答应下来比试,一旁的几个跟班早就忍不住议论起来,嘲讽这个被宝物迷住了眼的家伙。

    低阶弟子的比武区被一个禁制光罩隔开了,只有炼气三层以下的低阶弟子才能进入,上午的几场比试,一些围观弟子都没看够,见又来了一大波人,顿时就围满了人。

    姜尘这一边只有叶欢跟着,赵成那一边有七个人,不过除了他本人是炼气二层以外,只有一个二层初期的矮个弟子。

    “有劳执事师兄。”

    两人在比武区执事弟子那里备录了一下,将赌注一并写清楚后就登了台。

    一旁早有围观弟子认出了赵成,在一旁低声议论起来。

    “那不是赵成吗?”

    “是啊,三个月前他和黄林比试,结果败了,连符器都输掉了,啧啧。”

    “真没出息,打不过同样实力的对手,却来欺负二层初期的师弟。”

    “那一场比试正好我也在,赵成欺负黄林没有中品法器,想仗着法器的厉害击败实力相当的黄林,结果反而落败,输掉了宝贵的符器。”

    “这位师弟倒是面生的很,修为差了两个小境界,飞剑更是相差甚远,此次必然落败。”

    旁边的议论声说的赵成整张脸涨成了猪肝,憋了一肚子火又不知道找谁发,当先跳上了比武台,双手抱剑,闭目不说话。

    姜尘一步步走上台去,目光坚毅,心中却想到了黄林一招杀掉二级妖兽的那件宝贝,原来是符器。

    法器之上是法宝,但越厉害的法器,要求的修为越高,一些财大气粗的修士就将一些极品法器炼成符器,或者将法宝炼成符宝,赐予弟子后人。

    赵成这家伙连符器都能输掉,看来也有些来头,和黄林结仇之深居然还要牵连到其他相关同门身上,足见此人是狠辣之辈。

    “此剑乃是中品法器炙阳剑,你若认输自然能免去一身伤残。”

    赵成闭目说道,一脸必胜的样子。

    “废话真多。”

    姜尘早已运起神识,提防此人偷袭。

    “找死!”

    赵成赫然睁开眼,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一道火热精芒在残影中闪现,犹如一条震怒的蛟蛇猛扑姜尘,下手就是杀招。

    这一刻,眼前这个长相普通,但神色中却透出浓浓战意的家伙仿佛已经变成了那个更可恶的黄林,既然是和这家伙走得近有关联的人,就要以最酣畅淋漓的方式击败他,重伤他,羞辱他。

    如果说刚开始只是为马大江这个不起眼的小弟壮壮声色,现在就是要以姜尘的重伤来发泄仇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