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一鸣惊人

作品:《伐天记

    “角师妹不愧是地灵根,正式拜入宗门不过六个月就到了炼气二层后期,听说马上就能突破到炼气三层,怕是我黑山宗近十年来最优秀的弟子之一了。〓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是啊,这个于子期不知道是谁,角师妹可是刚入门就被长老亲选为衣钵弟子,他怎么可能是对手。”

    下面的围观弟子们刚才都没看到太精彩的打斗,直到角心冰和于子期战在一起后才大声呼喊起来。

    只见一道水雾在台上快速来去,一剑又一剑刺出,剑气激射,却被一把开山大背刀每次挡回来。

    于子期就站在那里不动,只要见到水雾过来就是一刀雷霆砍出,半柱香后,于子期居然提着大刀化成一道道残影追着角心冰藏身的水雾砍杀。

    “咦,于子期手中的大刀居然是中品法器中的精品。”

    吕师姐意外道。

    古岳也不禁动容:“不错,此子反应速度很快,刀法非常凌厉。角师妹藏身于剑势中,他却仿佛能融入手中大刀中。牛芒走剑道,此子修道前怕是学的刀道。”

    “于子期,你赢不了我的。”

    角心冰声音中带着怒意,只见水雾猛地一分,居然分成了两团。

    “两把飞剑。角师妹的心神真强,居然在炼气二层就能操作两把飞剑。”

    吕姓师姐这次是真吃惊了,同时御使两把甚至三把飞剑、法器不是没有,炼气三层中后期就能做到,可角心冰才二层后期。

    古岳却叹道:“角师妹天才聪颖,身为地灵根,资质绝佳,又有长老师父,实力果然很强。这样的心神,进入炼气中期后,仗着神识的强大,很容易与炼气四层甚至五层的师兄姐一决高低。”

    角心冰双剑齐出,于子期的压力顿时变大,手中刀势猛地一沉,退出七八丈,掐动法诀就丢出了两道火蛇。

    乘着角心冰对付两道火蛇的刹那,于子期缓过一口气,整个人气势再变,再次打出两道冰箭术迟滞了角心冰的行动后,手中刀猛地一提,整个人跃到空中,大喝一声:“推山十三式。”

    一道凌厉异常的刀气,带着巨大的威力朝着角心冰砍下来,两把水云剑全力格挡,也被猝然撞飞,角心冰虽然没事,但飞剑被击飞,气势一顿,整个人第一次露出了身形,被于子期追着满比武台打。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于子期这家伙太不怜香惜玉了。”

    “角师妹别急,待为师回头帮你报仇。”

    “看来角师妹要败了。”

    姜尘也不禁看的直摇头,这角心冰资质奇高,背景深厚,虽然长得漂亮但显然是非常冷傲的天之骄女,被这于子期不顾脸皮地一通砍杀,怕是比落败了还痛苦。

    于子期根本不顾角心冰是天之骄女,提刀一路追砍下去,直到角心冰身形猛地一变脱离了刀势。

    “于子期,这是你逼我的。”

    角心冰玉手一挥,两把被击飞落地的水阳剑猛地跃起,凌空射向于子期。两人又战在了一起。

    “角师妹果然资质、天赋皆过人,在炼气二层就能使用御剑诀。”

    包括古岳和吕师姐在内,不少人都认出了角心冰使用的是御剑诀,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御剑诀,不算什么高深剑诀,但只要剑离手,能御剑杀敌,就不是普通剑法能比的了。

    “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御剑诀,但角师妹能一心二用,真是让人惊叹。”

    吕师姐也在一旁叹道,可以说这场炼气前期的洞府争夺战已经是异常精彩了,堪称这两年最精彩的一场。

    果然,在角心冰两把飞剑的夹击下,于子期手中刀法再凌厉,奈何身形被牵制,根本追不上前者,不多时身上就被刺了三四剑,血流如注。

    “于子期,败吧!”

    角心冰也是额头见汗,俏脸有些惨白,这是过度耗费心神的结果,只见她咬牙吐下一颗丹药后,御使两把水云剑以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射向于子期。

    于子期的左腿和右手几乎同时中剑。

    “啊!”

    于子期怒吼一声,手中的大刀猛地朝前一掷,开山大刀快若流光,角心冰失神之下根本躲不过,瞬间就被贯穿右大腿,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地上。

    两败俱伤,于子期在最后关头居然御刀攻敌,又是一个在炼气二层就学会了御刀诀的家伙,两人打的两败俱伤,躺在地上被古岳判定平局。

    姜尘却是不由错愕,角心冰和于子期的强大给了他不小震撼,更大的问题是,自己到底和谁打,争夺这个黄字号洞府。

    古岳作为评判,宣布道:“炼气二层的争夺战,两个时辰后再进行。”

    ……

    姜尘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角心冰,知道这个天之骄女把刚才对阵于子期的怒火,牵连到自己身上了。

    地灵根天才,长老嫡传,美貌娇冷,如果姜尘不是两世为人,也会和台下那些正看得流口水的师弟们一样,对这位师姐相让三分。

    但是,姜尘对洞府志在必得。

    刚才的比试,于子期从头到尾都是冷冰冰的,一句话没说,反而是这位娇娇女忍不住多次发怒,看来心性着实不高。

    “你不会再侥幸的。”

    角心冰大腿上的伤已经痊愈,见到自己对手居然是炼气前期的师弟,哪里看得上眼,素手一掷,两把水阳剑就化作两道流光前后夹击,准备将姜尘一举轰下场。

    姜尘见状,心里却是大怒,这角心冰好不讲道理,明面上自己修为比她低那么多,出手却如此狠毒,自己只要一个不慎,身上就会多两个大洞,断手断脚都是极可能的。

    “这姜尘运气太不好了,角师姐修为比他高得多,又擅长御剑诀,含怒出手,惨惨惨!”

    “能让角师姐消消气,这小子受点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惜,差距太大了。”

    台下众人尽皆摇头,有的甚至哈哈大笑,想要看看姜尘是如何被重伤打下台来的,不少人眼中都只有那个娇俏嗔嗲的角心冰,根本不看好姜尘。

    吕师姐和古岳也是暗自摇头,认为分胜负就在一招之间。

    姜尘怒归怒,动作却一点不慢,神识锁住两道剑光,体内灵力疯狂灌入水阳剑,泛起浓郁的水雾,幻出一道水浪射向角心冰。

    “雕虫小技。”

    角心冰手一引水云剑,剑势又快了三分,重了三分。

    然而,下一刻,猝变惊起。

    只见两把水云剑化作流光朝着姜尘的肩头和下身飞去,突然间,刚刚跃身到半空的角心冰,如同被雷击中一般,一声惨叫就掉在了地上,两把水云剑也歪歪斜斜地跌落,只见一道水浪涌现,众人再看时,姜尘手执水阳剑抵住了角心冰的头部。

    “神识攻击!”

    古岳和吕姓师姐同时惊呼出声,台上那个一身青衣的少年目光阴冷地盯着躺在台上痛苦呻-吟的角师妹,仿佛随时会一剑夺走佳人性命。

    两人一个闪身就到了跟前,古岳附身查看了一下角心冰的情况,掏出一颗丹药喂她服下,挥挥手让两名执事弟子带走。

    古岳和吕姓师姐的表情非常精彩,惊诧、意外、不可思议、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