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李昊

作品:《伐天记

    人红是非多,姜尘也知道自己被黑云真君钦点收为关门弟子后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自己尚未正式拜师,只能算是口头弟子,怕是不服气的人很多。〓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打开洞府,外面为首的是一名背剑青年,另有几个跟班在一旁叫嚣,不远处还有一些躲躲闪闪的人在看热闹。

    “你就是姜尘?”

    背剑青年长相丑陋,脸上倒是没有赵成那样的凶戾之气,反而神情坚毅,目光清澈,一副老实人的样子。

    姜尘望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

    “角心冰是我师妹,今天我来是想和你公平比试一番。”也许是从哪里听说了姜尘和赵成比武的事情,丑脸青年掌心一翻出现了一颗土黄色的小珠子,散发着灵气:“这是中级防御法器乌龙珠,你若是赢了我,这个归你。输了,你必须去给角师妹道歉。”

    附近的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中品防御法器,这可是稀罕货,一般只有炼气中期的某些弟子能持有,相比飞剑飞刀这些攻击性法器,防御法器往往更难得到。

    姜尘也是心中微动,自己有水阳剑,足够用到炼气中期,缺的就是一件防御法器。

    一旁的跟班显然是丑脸青年的追崇者,马上有人说道:“姜尘,黑云长老虽然口头收你为弟子,但李昊师兄同样是掌门一脉嫡传,身份不下于你。”

    姜尘也听说过黑山宗的内部势力划分,三大传承长老各成一派,嫡系门人弟子不多,第四系就是掌门一脉,每一年四脉收徒都是掌门一脉最多。

    三大传承长老神出鬼没,其中一名白云真君更是五十余年没有回宗了,门中还有黑云真君和另外一位烈云真君。

    传承长老长期不在门内,醉心修行,按照门规又不太过问门中事务,对门派资源虽然有几乎无限制的使用权,但却不如掌门那样,既能管理门派事务,又能分配门派资源,久而久之,掌门一系就成了众多普通长老们的势力。

    这个李昊外貌虽丑,但一身修为已经到了炼气三层后期,又是掌门一脉的嫡传弟子之一,确实不用畏惧自己这个黑云真君的口头弟子。

    “我与角心冰是公平比试,有传承弟子裁断,何来道歉一说。至于你,修为炼气三层后期,公平比试这句话有些过了。”

    姜尘摇摇头,作势就要回洞府。

    “慢!”

    李昊伸手入怀,又掏出了一个小储物袋,“这里是五十枚灵石,加这颗乌龙珠,如果你赢了都归我。如果你输了,必须给角师妹跪下道歉。

    你擅长神识,我修为却比你高一个境界,为了公平,我只动用炼气二层境界的灵力。”

    姜尘闻言,心中暗忖,李昊看来是给角心冰来找场子的,看他一脸担忧牵挂的样子,怕是对角心冰这女人喜欢的紧。

    那角心冰虽然长得漂亮,但心高气傲,脾气娇嗔,也难为这李昊如此紧张她。

    只动用炼气二层的灵力,但却可以使用炼气三层的御剑诀和其他术法,再加上法器不比自己弱,战斗经验更丰富,如果不是自己有神识这样压箱底的东西,还真不宜越阶接战。

    这李昊修为已经接近炼气中期,明知道自己掌握了神识还敢来,很可能心神也很强,甚至同样掌握了神识。

    “好,你既然一心为角心冰出头,我答应你。不过,我不想引来太多麻烦,公开区比试就不用去了,我们另寻一处比试。”

    姜尘心中自然有数,自己最大的王牌是雷音神针,要想稳赢李昊,只有靠它。

    “好,你们都不许跟来。”

    李昊赞许地点点头,如果不是太在意角心冰,他也不想强出头,以炼气三层后期的修为来欺负炼气二层的师弟。

    他行事并不高调,也有一些自己的底牌,姜尘的提议正好和他的意。

    两人进了后山,施展轻身术,甩开了那些低阶弟子后,总算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

    “姜尘,我李某上山五年,如果不是角心冰师妹,或许会永远是一名外宗弟子。这一战,我必须胜。”

    李昊伸手示意可以开始了,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一股股无形的压力向四周散开,把草木尽皆推开。

    姜尘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暗道果然这李昊不是弱手,不但修为高,而且居然摸到了神识的门槛,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正是识海中即将凝聚神识的征兆。

    以李昊掌握的剑诀和其他攻击手段,他知道自己没有第二次出手机会,一上来就调动起自己最强的神识,在李昊出手的刹那,一股激荡的神识朝着他的识海袭去。

    “好强!”

    李昊刚刚掐动剑诀,飞剑刚刚射出,就感觉到一股激荡袭向自己头部,他知道对方一上来就用出最强的底牌,神识。

    一个炼气二层就领悟神识的家伙,也许不是天才,但绝对是奇才,这样的奇才在修行前期还不太显眼,但一旦进入筑基期或者百年后能进入金丹期,真可谓同阶难逢对手。

    头部一阵剧痛传来,李昊只觉得眼前一黑,飞剑微微一颤但依然顽强地射向姜尘。

    “咦!”

    姜尘见李昊只是身体一颤却没有倒下,也是颇为意外,这李昊还算光明磊落,没有因为这里是门派之外就对自己下杀手,而是真的只使用了炼气二层的灵力水平。

    对方的心神也很强,只差一步就能凝聚神识,刚才这一击让他受创了,但却不严重,身上应该还有某种防御法器。

    来袭飞剑终究是受了影响,姜尘举起手中的水阳剑,灵力涌入,两把飞剑剧烈地磕碰在一起。

    灵力迸溅,飞剑一转,居然直接扎透姜尘的左臂,一股剧痛传来,姜尘虽然早就预计到自己会受伤,但没想到李昊仗着剑诀高明,战斗经验丰富,心神强大,居然硬拼也罢自己击伤了。

    这李昊在剑诀上的造诣远非角心冰能比,无论是御剑速度,飞剑的变化上都要强很多。

    姜尘咬咬牙,不等李昊反击,又是一道神识射向他,发出这一击,整个识海中都是一阵疼痛。

    李昊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身形剧颤,身上也传来某件法器破碎的声音,整个人也跌落一旁,任他剑诀精妙,法器众多,只能动用炼气二层的灵力,让他根本无法全力发挥。

    当然,一旦他全力出手灭杀姜尘,姜尘自然也会不留情下下手。

    “你输了!”

    姜尘一个闪身靠前,手中的水阳剑抵在他喉咙处,冷冷地看着他。以姜尘的神识水平,除非他全力施展炼气三层的修为,否则根本无法阻挡,面对同样的炼气二层灵力水平,他已经是真正的同阶无敌。

    李昊靠着某种法器挡住了一次,却挡不住第二次,他也没有了机会再发出一击来彻底击败姜尘。

    “你很强,我输了。角师妹的事情,我管不了了。”

    李昊的神情很沮丧,流露出一种对自己的深深失望,姜尘的第一击时,他就发现自己必败,除非是动用炼气三层的实力,甚至是动用自己的秘宝,才能打败姜尘,甚至将对方诛杀,但他却不愿意这样做。

    他爱角心冰,也愿意不顾脸皮帮她出头,但他却不愿因为这种事情杀姜尘,更不愿意自食其言。

    他挣扎着站起来,冷漠地望着姜尘,心情很复杂。

    自己上山五年,早两年一直苦心修炼,虽然达到了炼气一层,但却无法通过晋升内宗的考核,一次巧合遇到了那时候刚刚入门的角心冰师妹,是她通过长辈帮助自己一举踏入内宗。

    这三年,自己偶然得到了一本专门修炼神识的秘本,在神识一道上的感悟越来越多,随着悟性提高,修炼也越来越快,眼看就能在炼气中期以前凝聚出神识。

    半年前更是被提前定为掌门一脉的嫡系弟子,虽然从未向角师妹表白过,但却不离不弃地跟在她身边,陪她修炼,甚至不惜用秘典上的秘法帮助她锤炼心神,让她在炼气二层后期就能初步御剑攻敌。

    “你没有出全力。”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沧桑和自愧:“李某虽然为角心冰出头,但却同样没有对你动杀机。今日李某学艺不精,日后自会再来讨教。”

    说完,李昊将乌龙珠和小储物袋直接抛给了姜尘,蹒跚地走向归路,背影落寞,远远地,一句话传来。

    “小心赵成!”

    姜尘点点头,看着这个落寞而去的丑脸少年,不由感慨修真界虽然残酷,但也有这样的真性情汉子,他也能感觉到这个李昊没有动杀机,更没有出杀招,不然自己怕是也只能动用雷音神针一举击杀他,不由轻声道:“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