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化血魔功

作品:《伐天记

    “老大,老大,我有话说。◇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姜尘刚刚祭炼完百鬼幡,马大江的鬼魂就浮现在旗幡上,嗷嗷叫着有话要讲。

    “讲。”

    “我听鬼师兄讲,这个王天行一身魔功惊人,修为虽然是炼气三层,但一出关就挑战了多位炼气四层的师兄,一一击败,个个都是重伤,他听说你被黑云真君收为口头弟子后,不但不怕还放话出来,要把你打成残废。”

    马大江对姜尘可谓是又恨又怕,偏偏还被下了禁神术,姜尘要是被王天行打成残废或者打死,他也会跟着倒霉,甚至是魂飞魄散。

    “嗯,既然如此,倒要看看谁高谁低。”

    姜尘收好百鬼幡继续赶路,王天行此人,身为修真界的纨绔,来历神秘,功法诡异,不知道是一身什么魔功能够越阶击败炼气四层的师兄。

    炼气中期和炼气前期的差距非常大。

    炼气前期三层,每一个大境界分为三个小境界,快则几个月,慢则一两年总能突破一个小境界,比如姜尘就能在极短时间内从炼气二层中期突破到二层后期。

    但一旦进入炼气中期后,修士的实力先是大涨,但随后就会发现进展极其缓慢,也不再有前中后三个小境界,只要是同阶修士,只要不是当阶大成,谁修炼越久,谁体内灵力越浓郁,谁的术法法器越厉害,谁就是同阶强者。

    王天行不过炼气三层,却能靠着一身诡异魔功击败炼气四层的几名师兄,足见其厉害。

    姜尘一路前行,却在距离宗门几十里的一处僻静山谷停了下来,四周环视了一番后,盯着山腰处一块丝毫不起眼的黑色石头,冷声道:“既然来了,就不用藏头露尾了,王师兄。”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声中,那块黑色石头冲天而起,化成一个人缓缓地飘落下来却没有着地,漂浮在半空,饶有兴趣地望着姜尘:“啧啧啧,没想到当日王某有眼不识泰山,只看出你资质不如王某,甚至在那一批人中都是中下垫底的货色,却不想你居然能在炼气二层就凝练出神识,而且更在半年时间内修炼到炼气三层。”

    “姜某比不得王师兄出身高贵,自然只有勤修苦练。”

    姜尘不冷不淡地说道,整个人已经是万般戒备,神识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四周。

    “可惜,你遇到了我!”

    果然,王天行和当初在升仙大会时一样,两三句话就翻脸,当日郭师兄选了自己没选他,他把自己恨上了,但还谈不上生死之仇。

    如今见到自己居然和他一样是炼气三层,还凝练出了神识,识破了他的魔功伪装,并且可能被黑云真君正式收为弟子,他眼中已经不仅是恨意,而是浓浓的杀意了。

    王天行身体一晃就化作一团血色雾团,透出浓烈的让人作呕欲吐的恶心气息,血雾猛地一晃居然变成了一只血色巨虎,朝着姜尘就猛扑过来。

    隔着十数丈远,姜尘就能感受到那张血盆大口中透出的浓浓杀机,王天行是真想要杀掉自己。

    按照姜尘的本意,他并不愿意在距离宗门几十里的地方动手杀人,但王天行发难在前,他也不会留手,而且根本不敢怠慢,一出手就是压箱底的底牌。

    “敕!”

    姜尘仗剑全力一挥,漫天的雷光就如水银泻地一般迎向那只王天行幻化出来的血色猛虎,青雷剑诀极阳极刚,正好克制这血色猛虎,两相碰撞,猛虎的一扑之势被打断,姜尘也趁机跃出十数丈,御剑腾空,识海中剧烈翻滚,仿佛形成了一个漩涡一般。

    在那漩涡中心犹如有雷电密布,一根极细的乌针在神识化作的雷电中酝酿而出,眉心微微一开,雷音神针轰然射出。

    王天行一招失利原本也没有多想,姜尘所使的青雷剑诀他也认得,这门对灵力和神识要求极高的剑诀,一些炼气四层的修士使出来也不一定比姜尘强多少,倒是正好适合这厮。

    青雷剑诀正好克制自己的魔功,一击没有凑效,他早已准备了第二个杀招。

    血色猛虎腾空一滚就变成了一把血色长枪,正要杀向姜尘时却忽然瞳孔猛缩,顿时惊怒交加,一股死亡的危险竟然笼罩在自己身上,一道乌光几乎是在自己看到的瞬间就射了过来,直奔头部。

    “不好!”

    王天行只觉得一股诡异而奇大的力量袭来,身上贴身带着的一件保命法器瞬间就破碎,然而,这股力量并没有停止,反而直奔头部,轰的一下,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出去,头部就像被万斤巨钟撞了一下。

    “姜尘,他日我必杀你。”

    王天行的话音刚落,姜尘的水阳剑就击在了空地上,惊骇莫名的王天行居然化作一道血光逃走了,地上留下了一大滩血水。

    “难道是传说中的化血功?”

    修真界有一些类似的功法,比如化血功,奎阴化水功,前者是一门魔功,只要有一滴血逃走都能重塑血身。

    后者却是一门借助奎阴真水才能修成的保命神通,危机关头化作一滴水遁走,是保命神通之一。

    但王天行这门魔功和化血功明显有一些不同,首先它变化多端,攻击强度比传闻中只能用于逃命的化血功强得多。

    以王天行炼气三层的修为,在这门魔功上显然还只是入门,但凭借它越阶战胜同门,还能全身化为血光后施展变化,将自己变化成一只凶猛的血兽,这些都足以说明这门功法的神奇之处。

    “幸好先下手为强,如果稍有犹豫,怕是胜负难料。”

    姜尘也知道,自己给王天行的震撼可能更大,神秘的神识一击将信心满满,狂妄无比的他瞬间击成重伤,不过下次,对方肯定会做更多的准备,找到更好的防御神识的法器后再来找自己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