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黄林之约

作品:《伐天记

    姜尘回到洞府后就闭门不出,宗门外一战,身负神通秘术居然没有杀掉王天行,留下了一个祸害,这件事给他敲响了警钟。 免 费小说

    神识附着在雷音针上,他看到那件半块兽皮一样的奇怪法器。在神针及体的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庇护力量,将雷音针的威力阻挡了大部分。

    不过,王天行受此重创,没有几个月时间是不可能恢复的,那一神针刺透法器后依然在他的识海中爆发出了一股毁灭般的力量,头部识海受伤痊愈前,这几个月他的修为很难有寸进。

    “等他伤愈出关,怕是第一时间就要想法来杀我。”

    姜尘也下定决心,下次遇到王天行,哪怕是拼着暴露也要先下手为强,那一身诡异魔功一旦让他近身,自己的唯一下场就是被撕成碎片或者被生吞。

    因为升仙资格,争夺寻仙问道的机缘,与王天行结仇。

    因为看不惯马大江欺凌弱小同门叶欢,最终和鬼师兄结仇。

    因为和黄林一起战斗过,从而与为小弟出头的赵成结仇。

    姜尘心中不禁暗道,果然陈老道说得对,修仙路上没有对错,你不杀道友,道友却杀你,往往并不需要杀父杀母夺妻大仇,一件小事很可能就会成为仇恨的引子。

    这三个仇人中,最诡异的是鬼师兄,不过此人修为同样只有炼气三层,一身阴森鬼功虽然能吓到普通人,但擅长神识的姜尘却恰恰能压制他。

    王天行是来头最大,实力最强,对自己仇恨最深的一个,此人近乎癫狂无理可讲,一身魔功变幻多端,速度和力量都特别出众,不是妖兽,但变幻出来的血兽却不下于恐怖妖兽。如果自己没有雷音神针,怕是一个照面就被靠近撕碎了。

    赵成现在看来是实力最低的,但此人身为齐国小王爷,财大气粗,向来做事喜欢拉帮结派,请高手偷袭黄林就能看出端倪。

    思索片刻,姜尘倒是不惧,他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但对敌人却丝毫不会手软。

    转眼月余,期间姜尘没有离开洞府半步,一直在潜心修炼,神识强了一分,修为更加巩固,青雷剑诀和一些普通法术也比以前施展的更加流畅。

    这一日,黄林却意外找上门来。

    “姜师弟别来无恙。”

    黄林依然是一身简易打扮,飘逸的道袍,一把中品飞剑,修为居然突破了,一股故意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代表着他已经是炼气三层了。

    “恭喜黄师兄,修为大进!”

    姜尘将对方请进洞府,把茶言欢。

    几番闲话,讨论一下修炼的问题后,黄林终于提到了正事。

    “比不得姜师弟你啊,我出关后就听别人说你也是炼气三层了,心中着实高兴。赵成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屡次三番与我为难不说,连你与我认识都受到了牵连,总有一天让他好看。”

    黄林的话倒是让姜尘暗道这门中就没有绝对的秘密,多半是那位道缘阁的执事将自己突破的事情大肆宣扬,入门八九个月能够突破到炼气三层,定然让许多人羡慕嫉妒恨。

    不过,有黑云真君口头收他为弟子在前,不少人也许认为自己修炼这么快是黑云真君的缘故。

    “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黄师兄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姜尘两句话略过修为的事情,开门见山。

    “好,我长话短说。不知道师弟可曾听过金蟾府?”

    “金蟾府?只是略有听闻。”姜尘这几个月忙于修炼,金蟾府的事情还是从叶欢那里听来的。

    金蟾府位于齐国西南,就在邻近南岾郡的古洛郡。

    南岾郡境内大山绵延,最大的南岾山脉甚至蔓延到了邻近的赵国和南安国。

    古洛郡却恰恰相反,境内大江大河无数,沼泽河道密布,三百多年前,一座古修士遗迹忽然被人发现在古洛郡的洛水之滨沼泽中,洞府入口镌刻着金蟾府三字。

    金蟾府出世后震惊了三国,齐国五派联手才将赵国和南安国的修士击退,得以一国独享金蟾遗迹。

    正当齐国修真界的高手们准备一探洞府时,却发现了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金蟾府只有炼气前期的修士才能进入。

    金蟾府出世后数十年不断有高手硬闯,传闻有两位齐国的金丹期大修士,联手施展秘法持法宝硬闯,虽然进去了,但却被遗迹启动阵法传送到了数十万里之外,再次回到齐国已经是一年后了。

    从此以后,以五派为首的齐国修真界,不论正道邪道,道门还是魔宗,高阶修士再也没有擅闯过金蟾府。

    这三百年间,外界并不知道有没有比金丹期更厉害的高手闯过金蟾府,但却有不少人进入洞府后所获匪浅。

    有人得到了上乘功法,珍稀剑诀。

    有人得到了极品法器,甚至是法宝。

    也有人得到了稀有的丹药灵草灵果,甚至有人得到过极其珍贵,足以引起一片腥风血雨的筑基丹。

    这些人出了金蟾府后都想不起里面发生过什么,但他们的收获却让所有齐国的修士为之疯狂,五派更是集中了不少高手驻守金蟾府。

    “你我意气相投,经常并肩作战,同为炼气前期的佼佼者,如今修为已达三层,只要准备妥当,这次进金蟾府定然有所收获。

    传闻这金蟾府中有古修士的传承,说不得就落在你我身上。”

    黄林把整个计划都和姜尘讲了一遍,他已经邀请了三名修士,只等姜尘答应,凑够最多五人后准备妥当就出发。

    “姜师弟,你我出身贫贱,比不得那些含着金钥匙落地的纨绔们,即便你如今被黑云真君收为弟子,但从长远看,寻仙问道靠的还是自己,不拼搏一把,别看你我如今修行虽快,但迟早会被那些手头有大把丹药灵草灵石的纨绔们轻松超过,被他们肆意欺凌,更别提寻仙问道求长生了。”

    “不错,终究是要靠自己。”

    姜尘虽然谈不上有多喜欢黄林此人,但至少从表面上这家伙还算是恩怨分明,行事端正,不管他背地里有没有打什么鬼主意,如果真要去金蟾府,自己也只有与他同行。

    按照黄林所讲,这金蟾府每人只能进入一次,有缘者得宝,绝大多数人却是空手而归。洞府遗迹并不杀人,倒霉的不过是被阵法传送出去,倒是修士间厮杀非常严重,哪怕是五派弟子进了金蟾府也是只认自己宗门的弟子。

    “以我对金蟾府相关传闻的收集,一行五人为最佳,姜师弟只要点头,我们五人就算是凑够了。”

    黄林果然是大手笔,花费灵石收集了不少金蟾府的资料,尽皆摆在桌上。

    姜尘沉思片刻,金蟾府倒确实是自己的机会。

    以自己炼气三层的修为,想要从宗门内获得中品法器或者中品功法都很难,夺宝大会上倒是有机会,但那些法器和功法最多只能算中品。

    即便没有王天行和鬼师兄这两个劲敌,能有更多更好的功法、丹药、法器一类,说不得自己修炼就能比别人又快上许多。

    如此一来,金蟾府倒是必须去一趟了。

    “多谢黄师兄相邀,同去便是。”

    黄林见姜尘答应,约定了半月后相聚便留下一块关于金蟾府的玉简离去了。

    -------------

    竹鱼:新的一周,竹鱼很忐忑,不知道有没有读者在看本书,求一下打赏、推荐票和收藏,打赏,书评,让竹鱼知道你在看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