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苦蜂针

作品:《伐天记

    按照丹方玉简上的介绍,兽灵丹的原料就是妖丹和另外两种灵草,火蛇兰和雷炎草。 免 费小说

    姜尘在某本典籍上看到过兽灵丹的介绍,能帮助人类炼气期修士增进修为的丹药不少,以筑灵丹最为珍贵,寻常炼气前期的修士很难见到。

    兽灵丹则是一些邪道和魔道甚至是妖道修士们的珍宝,其价值比起筑灵丹来丝毫不让,但兽灵丹的丹方比较稀有,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一张。

    姜尘暗忖,大罗珠提炼过的妖晶自己可以直接服用,如果用妖晶代替妖丹来炼制兽灵丹,去掉了妖丹中最凶猛狂暴的部分,是不是也可以服用呢?

    直接服用妖晶的效果已经变差了,就像直接服用灵石提炼的灵液一样,随着修为的提高,动辄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能炼出兽灵丹,无异对自己的修为有极大帮助。

    兽灵丹的丹方要价十五块灵石,居然比中品回春丹的丹方还便宜,这点姜尘倒是没想到。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玉简是可以复制的。

    “道友好眼力,这丹方非常实惠。”

    一旁的女侍者却是心中腹诽,这兽灵丹的丹方大半年没有卖出去一张,看的人多却没人买,关键是它的副作用太大,就连妖魔邪道修士都有些忌讳,更别说火蛇兰这一味药更是非常难寻,兽灵丹丹方就变得越来越鸡肋,远不如中品回春丹和凝气丹的丹方好卖。

    取了丹方后,姜尘又选了一个炼丹炉,下品炼丹炉,标价二十块灵石。

    两瓶丹药,一张丹方,一个炼丹炉,姜尘选购齐了自己想的东西,没有再采购灵符和法器,他也认同张姓老者的话,买法器不如买符器,和符宝齐名的东西,对于马上要进金蟾府的自己来说是最实用的。

    “道友眼力不错,选的东西都很实用。只是这兽灵丹的丹方中一味火蛇兰极其难寻,早年倒是有人从金蟾府中得到过,最近几年都没有听说了。

    不过,兽灵丹的炼制颇为麻烦,道友如果能找齐材料,最好多选购几张丹方,多多练习一番。”

    张姓老者见姜尘选了兽灵丹方并不意外,能有如此多的妖兽材料出售,定然也有大量的妖丹,如果能找到火蛇兰和雷炎草,炼出兽灵丹倒是有希望。

    “看来前辈对炼丹一道了解不少,可否指点在下一二。”

    姜尘见对方说的头头是道,便顺口问了一句。

    “哈哈,指点谈不上,老夫虽然谈不上丹道大家,但还算是略通一二,这里有一本炼丹入门,既是基础篇又加上了老夫些许心得,就赠予小兄弟。”

    “既然如此,多谢张前辈。”

    姜尘刚才也看到了,光是炼丹入门篇就要卖十几块灵石,黑山宗门内也有,但除非专攻丹道,就只能花费挑选次数或者在夺宝大会上夺取,再加上炼丹的心得体会,这本炼丹入门就价值不低了。

    收下炼丹入门篇后,姜尘又在老者的指点下选了下品回春丹和下品凝气丹的丹方,加起来也就个灵石,丹方上面还记载了不少心得,非常便宜。

    至于药材,姜尘也打定主意去外面散摊上买。

    打完折后,八十五块灵石当场结清,储物袋中的灵石就少了一小半了。

    “不知道张前辈所说的符器在哪里?”

    姜尘心头苦涩,刚才张老头提到那件符器大概是两百块灵石左右,这样一来,自己手头的灵石又所剩无几了。

    “张执事,这是您刚才要的符器。”

    正在这时,一名绿衣侍女从后面屏风走出来,手中端着一个锦盒。

    张姓老者示意侍女将锦盒递给姜尘,打开一看,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根黄色宝符。符箓上面刻画着一根细长的竹管。

    “道友请看,此符器名叫苦蜂针,一经放出便化作百道牛毛细针,十丈之内,中者立毙。”

    符器是将极品法器的部分威力炼入特制的符箓中制成符器,而符宝则是将法宝的部分威力灌入特殊符箓中炼成符宝。

    “咦,此物只有两次使用次数?”

    据姜尘所知,一般符器都有四五次的使用次数,这苦蜂针居然只有两次的使用次数。

    “不错,苦蜂针原本是一种阴毒无比的极品法器,炼制不易,尤其是在制取符器时,失败率太高,这张只有两次使用次数的符器,其实是次品。

    否则,这张符器的价格,至少也要五六百灵石。”

    张姓老者倒是没有欺瞒,既然想结交这位小道友,他也是据实相告。

    “咦,陆公子,你看那有一件符器。”

    正在这时,旁边一个娇嗲的声音响起,姜尘心中一下咯噔,果然,那白衣修士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带着两位女伴走过来,伸手就要从姜尘手中去抓。

    “哼!”

    姜尘轻哼一声,此人端的无礼,自己先看货在前,和张姓老者洽谈购买,东西还在自己手里居然伸手就抢,右臂微微一闪就躲过了一抓。

    “咦,居然也是炼气三层。”

    白衣修士有些意外,见姜尘没有乖乖地让自己抢走东西,似乎脸面有些挂不住:“看什么看,买不起就不要看,耽误别人时间。这符器我要了。”

    “张老,就照你说的价吧,我要了。”

    姜尘懒得理睬这种人,在女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的他见过不少,此人虽然是炼气三层的修士,但明显道基不稳,多半是过于沉溺女色,伤了元气。

    符器的价格他也知道个大概,和上品法器的价格相差不大,尤其是这苦蜂针威力巨大,虽然只有两次使用次数,但显然值了,如果是四五次使用次数的苦蜂针,那样的价格也不是自己承受得起的。

    四海楼的东西好是好,就是没办法讲价,不过有黄字号九折贵宾牌,也能省下不少灵石了,由此可见,作为执事,张姓老者还是有很大权限的。

    “打完九折,一共是一百八十块灵石。”

    张姓老者看都不看旁边的白衣修士,直接报价就要交易。

    姜尘爽快地付了灵石,把符器也装进了自己储物袋中,旁边的白衣修士已经怒到了极致。

    “公子,他居然抢走了符器。”

    “是啊,公子,人家也好喜欢苦蜂针,用来防身最好不过了。”

    两个女的一发嗲,白衣修士本来就怒到极致的脸再也挂不住了,大吼道:“臭老头,干什么?你们四海楼就是这样做生意的?老子还没开价呢,你就把东西卖了?”

    “无礼小儿!”

    张姓老者闻言,神色一变,一股气息忽然爆发开来,白衣修士和两名娇嗲嗲的女修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股巨力撞上,一下被推开十几丈,直接被推到了墙角。

    白衣修士脸色大变,这老头的修为好高,自己炼气三层的修为在他面前就跟浪涛中的一根稻草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推到了墙角。

    “老夫与这位道友谈生意在前,他先看上的自然先卖他,四海楼不是哄抬价格的拍卖行。若是要闹事,哼,不管你是哪家子弟,一律轰出去。”

    张姓老者也不再多说,自顾自和姜尘说话,两人头也不回地就走了,留下一个被气势压迫得吓呆了的白衣修士在墙角恨得牙根直咬。

    “公子,他们,他们居然敢对我们真吾剑宗如此无礼,仗着修为高就欺负人。”

    “是啊,公子,我的脚好痛。”

    两个女人一番哭诉,闹得白衣修士好不烦躁,冷哼一声怒道:“此人多半也是要进金蟾府的,到时候让他好看。

    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