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乌昌

作品:《伐天记

    姜尘小心地维系着隐身术,在院中探察了两遍后终于把目光投向了那两截阁楼。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沿着楼梯慢慢地走上去,先是搜查了下四层的半截阁楼。

    阁楼中的东西几乎被一扫而空,一些桌椅板凳也被劈砍成了碎渣,满地都是茶具碎片,可以说整个下四层阁楼,除了墙壁,其他都被拆砍破坏掉了。

    姜尘发现这栋阁楼的材料居然是黑铁石,这种以坚硬著称的材料不适合拿来炼制法器,但却多被选作建筑材料,黑铁石的墙壁上早已是千疮百孔。

    忽然,几道破空声传来,姜尘急忙躲入墙角。

    转眼,五名黑山宗弟子就追着一位褐发修士来到了院子里,把他团团围住,褐发修士又惊又怕,硬挺着将飞剑祭出,浑身却在发抖。

    “哈哈哈,小子,你继续跑啊。”

    为首说话之人居然是赵成,显然是五人小队的队长,依然是那么嚣张。

    “不,不要杀我,我,我给你们……啊……”

    褐发青年话音刚落,背心就被一道飞剑扎穿,圆瞪着双眼扑通倒下。

    “恭喜师弟,黑蛇剑诀又有精进。”

    “赵师弟这一招端的厉害,这小子毫无还手之力。”

    “哈哈哈……”

    赵成放声大笑,手一招取过了死者身上的储物袋,倒出了不少东西,其中一把正是刚才褐发青年在一处瓦砾中捡到的一把上品飞剑。“其他的各位师兄分了便是。”

    “多谢赵师弟,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好一把上品飞剑,正好用此物钓鱼。”

    赵成笑道,伸手一摸将上品飞剑上面的禁制破除了一部分,一阵微弱的法器波动传出来,随后将它藏于了半截阁楼之下。

    从姜尘的角度望下去,正好能看到五人施展隐身术藏于院中,只等鱼儿上钩。

    历次金蟾府开启,在这第二关古镇废墟中,有的人是一进来就到处去寻找宝物,也有一类人会呼朋唤友,先躲在某个地方偷袭落单的修士,相比那些靠自己运气和实力去寻找宝物的人,他们更喜欢从别人手中抢。

    历年的金蟾府都有大量不明底细的修士,死在了这种偷袭暗算下。

    半柱香时间不到,一道身影小心翼翼地跃进院中,发现没有危险后才朝着阁楼下埋藏的那件上品法器走去。

    几乎是瞬间,五把飞剑从角落中闪现,那名男修不过躲过了两把飞剑,就被剩下三把飞剑割成了一堆肉块,储物袋和法器都跌落地上。

    “灵石,丹药,咦,居然有两株雷炎草,一株落尘果。”

    这一把偷袭成功极大的鼓舞了五人,随后又有三个落单的修士被吸引过来,虽然小心万分,依然被五人袭杀,意外的是,第三名修士隐藏了实力,施展符器居然将一名黑山宗弟子重伤,赵成四人拼着又有两人受伤才将他杀死。

    而那名天仑山修士刚刚使用了一次的符器,也落入了赵成手中。

    “咦,没想到居然是黑山宗的杂碎在这里设伏,给我围起来。”

    忽然,一声大笑声响起,只见十几名剑修忽然出现在客栈周围将这里团团包围住,让姜尘微微意外的是,此人居然也是他认识的人,四海楼那位真吾剑宗的男修。

    “乌昌!”

    赵成五人原本还沉浸在这一波的巨大收获中,闻言大惊,再一看为首男子不由大惊。

    乌昌,真吾剑宗当代两大剑神之一,乌行烈的儿子。

    乌行烈一生痴迷剑道,修为深不可测,传闻中齐国的十大金丹修士之一,一直没有道侣,但十多年前不知为何忽然迎娶忘尘山的寂兰仙子,诞下一子正是乌昌。

    真吾剑宗没有掌门,只有剑尊,乌行烈虽然不是剑尊,但却是护宗剑王,身份等同剑尊,是已知的真吾剑宗当代两大高手之一。

    作为攻击惊人的剑修,又是传闻中的金丹期高手,乌行烈这位金丹期剑修是很多门派都不愿招惹的人物。

    修炼两百余年才得子乌昌,自然是宠溺无边。

    传闻此人成性,和普通仙家纨绔们不同,不算劣迹斑斑,除了极度痴迷美色,过不了美人关外,和他爹乌行烈一样常年痴迷剑道,平日倒没有太多的恶行,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恶行是强迫与一位金丹散修的女儿欢好,结果被这位金丹散修一路追杀,如果不是乌行烈出面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居然认识本少爷?既然如此,交出你们身上的所有东西,自挖一目就可以滚了。”

    乌昌反背双手,惬意地大笑道。

    第一关蟾林中,仅仅遭遇了两波金蟾就被传送了出来,乌昌早就想在第二关古镇废墟大显身手。

    修行十载,将修为一直压在炼气三层,等到剑道有所成,为了在金蟾府中有所斩获。

    “乌兄且慢!”

    赵成见状,连忙掏出一面令牌,飞掷向乌昌。

    乌昌随手一抓就将这面令牌擒住,心神一探,神色却是微变,片刻道:“原来是赵王府的小王子,既然如此,本少爷也就不与你为难。不过……”

    下一刻,真吾剑宗的剑修一起动手,黑山宗的另外四名弟子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十几道剑光切割成了一片血雨肉末。

    随后,乌昌似乎与赵成传音了一些什么,姜尘不敢动用神识去偷听,只是看到赵成微微拱手后就离去了。

    “这阁楼有些古怪。”

    就在姜尘以为真吾剑宗的人要离去时,乌昌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刻,一道冲天剑光亮起,他藏身的这座黑铁石阁楼就被一剑斩成了两半。

    几乎瞬间,两道流光从阁楼中射出,一道是姜尘,一道却是从阁楼地下飞射而出。

    “休走!”

    早就准备多时的真吾剑宗众弟子剑光纵横间就把姜尘和另外一道流光截了下来。

    姜尘被剑光逼回院中,另外一物也显出身形,居然是一只金光闪闪的蟾蜍。

    “金蟾阵兽!”

    在场的修士都认出了这件宝物,居然是第二关古镇废墟大名鼎鼎的宝物,金蟾阵兽。

    当今齐国修真界,各派传承的寻常阵法大多以灵石、阵旗、阵石、法器、法宝、阵图等部分构成,但金蟾府中却有一种特殊的阵法,秘法炼制的金蟾,既是法器也是阵兽,只需要集齐两只金蟾阵兽就能布阵,金蟾阵兽的数量越多,法阵的威力越大。

    齐国皇族一位修士手中掌握着六只金蟾珍兽,布下的六灵金蟾阵,连寻常筑基期修士都望而却步。

    乌昌伸手一摄就要抓取这只金蟾阵兽,然而,阵兽忽然化作一道流光,飞到了姜尘身上。

    “是你!”

    乌昌见到是姜尘,伸手制止了就要下手的同门,有些怜悯地望着姜尘,淡淡地说道:“当日四海楼中你一言不发,今日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留下两句遗言。”

    在他眼中,姜尘已是必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