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盖世神猴

作品:《伐天记

    金蟾宝库的事情一结束,猴管事又施展了一番惊天神通将那一座高山搬了回去,仰着头,摆着一副俺老猢狲是绝世高手的样子,让姜尘既向往羡慕,又忍俊不禁。★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这管事倒真是个猴子脾气,一会儿在你面前装高人,一会儿又有些小心思,一会儿掏出陈仙酿喝两口还丢给你尝一口,你还不能不喝。

    “恭喜姜道友,这件风雷剑器虽然不是法宝,本身威力也不强,但最高却能引导九十九把飞剑布下风雷剑阵,可攻可守,适合神识强大,宝物众多之人修炼。”

    元道人是一个老实本分的老猿猴,言语间很为姜尘高兴。

    姜尘心头倒是苦涩,九十九把飞剑,还必须至少是中品,属性越单一越好,除了去抢,基本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小子,俺老猢狲可是待你不薄,可还满意这件宝贝。”

    猴管事一手提着葫芦躺在树上猛灌酒,一边挠痒痒,一边说道。

    姜尘原本就是人精,听猴管事这话语中的意思,怕是指帮助自己得宝的事,也就洒脱地说道:“这把风雷剑器全靠了前辈指点,前辈如有差遣,但说无妨,小子乐意效劳。”

    “哈哈哈,你这小子,年龄不大,倒是机灵,老猢狲倒是正好有一事。”

    猴管事跃下树来,三两脚踢走了元道人,又布下一个禁制,这才神秘兮兮地凑姜尘面前说道:“来,来来,我们边喝边说。”

    老猴子这下可是大方,拎出一瓶陈仙酿就和姜尘对桌共饮,两三杯下肚,姜尘就觉得体内灵力鼓胀不敢再喝了,看来这酒比元道人送自己的那种药力还猛。

    “小子,当年老猢狲犯下大错,使得本该五千年前出土的金蟾府,足足拖到三百年前才出府,大罪过,大罪过!……”

    老猴子喝着喝着就开始瞎胡闹了,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喃喃自语,一会儿又抱着姜尘的袖子擦猴泪,一会儿又讲自己如何如何厉害。

    “小子,看在老猢狲这么惨的份上,你带我出去逛逛吧。”

    “嗯,好,嗯?什么?前辈你是说让我带你出去?这……”

    姜尘一下没回过神来,答应了才觉得这里不对,以猴子的本事难道自己出不去?需要别人带他出去?

    “我当年做错事情,被仙灵大人惩罚,除非找到仙府传人,否则亘古不准踏出仙府半步。”

    猴管事一把猴泪一把辛酸地抱怨道:“一万年,整整一万年,小子,你不帮我,说不定我又要等几百年。之前那四个小子,连第二卡都过不了,老猢狲都不屑和他们走。”

    见姜尘一脸无辜,老猴子只能长叹一声:

    “算了,算了,知道你小子鬼机灵不相信。你是具备了接受传承考验资格的人,只是修为没到筑基期,他们和你不同,我和他们走,仙灵大人决然不许,但你就不同,略微变通即可。”

    姜尘很快明白了猴子的打算,他会想办法跟着自己出去,但本体还留在仙府中受罚,这个出去的身体不能有法力,也不能带走任何属于仙府的宝贝。

    两人很快说妥,姜尘得了风雷剑器的机缘,对老猴子也是颇为感激。

    “看我的。”

    猴管事从身上扯下一根毛,放在嘴边一吹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猴子,凌空一个翻身跳到了姜尘的肩膀上。

    “小子,这招不错吧。”

    “猴毛化身!”

    姜尘看的目瞪口呆,脑海中不由想起了那个传说中的孙猴子,这老猴子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历,一身本事绝不能小觑。

    “小把戏,小把戏而已,没有任何法力,连宝物都带不走,可怜的老猢狲。”

    姜尘一阵汗颜,这老猴子心性还真是飘忽不定,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别说这巴掌大的新模样还不错。

    “走走走,俺老猢狲等不及了,先去废墟古镇看看,这两天宝物要出世了,谁抢到算谁的。”

    两人约定,姜尘称呼老猴子为侯前辈,老猴子称呼他为尘哥儿,免得出去了惹麻烦。

    “哦吼吼,太古神州,俺老猢狲又来了。”

    ……

    古镇上空,一道剑光呼啸而至,其后一道流光紧追不舍。

    前面的修士似乎身受重伤,剑光摇摇欲坠,最终掉落下来,正好砸在一片乱石堆中。

    “贱人,如果乖乖的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流光也降下来,一位大胡子男修焦急地说道,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贱人从别人手中抢到了一株火蛇兰,他也不会冒险御使法器追来,说不定一会儿就有人跟上来趁火打劫了。

    “好,好,我给你,别杀我。”

    女修约莫十七八岁,一脸惊恐,胸口左乳位置是一个血洞,正汩汩流着,脸色惨白,眼看就是重伤不支,打开储物袋将火蛇兰就丢了过去。

    “贱人,方才你假装受伤求救,却乘机杀人夺宝,现在不过是报……啊……”

    男修刚伸手抓住火蛇兰,不料一道流光忽然从火蛇兰中飞出,瞬间咬在他的脖子上,早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修奸诈狡猾,没想到还是被她反过来偷袭了。

    “咯咯,想杀我,我的宝贝儿银甲虫可不答应。咳咳……”

    女修剧烈地咳嗽了起来,颤抖着拿出一瓶回春丹,倒出两粒服了下去,这才好了一些,正要挣扎着找个地方躲起来,忽然间一道狠辣的剑光闪过,剑气直接将重伤的女修割成了两块,至死,女修的双目中依然残存着笑意。

    “居然是奇虫榜排名前一百的银甲虫,可惜死了。”

    一个紫发男修从暗处走了出来,显然在这里已经守了多时,手一招摄过银甲虫看了一眼,随手丢弃,女修催动了银甲虫最强的力量袭击方才那位南华派弟子,算是人虫同归于尽。

    “咦,这是什么?”

    紫发男修从女修腰间摘下来一个袋子,乍看像储物袋,一探才发现是一个虫袋,里面装满了幼虫,全都是银甲虫,脸色瞬间大喜。

    “啊!”

    就在此时,一道猛烈的神识忽然袭来,紫发男修只觉得脑海中剧痛,头晕目眩,几乎同时,颈部忽然一冷,一道剑光闪过,飞起一颗紫发头颅。

    一股吸力自乱石堆中传来,将紫发男修和另外两具死尸身上的储物袋和法器都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