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火拼

作品:《伐天记

    乱石阵中,巴掌大的猴子正乐不可支。★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哈哈哈,尘哥儿,俺老猢狲说得对吧,四处与人厮杀,不如守株待兔。那紫发小子也打的同样主意。”

    “猴哥儿,侯前辈,不愧是足智多谋。”

    姜尘也传音笑道,从传承秘境中出来就到了一处废墟古镇,猴子不愧是地头蛇,随便瞅了两眼就找了这个乱石堆,还找好了退路。

    “俺老猢狲正当壮年,年纪轻轻,就不当什么前辈了,你还是喊我猴哥,我喊你尘哥儿,好玩,好玩。”

    猴子歪头晃脑想了想,觉得姜尘喊的那句猴哥儿很好听,猴哥儿配尘哥儿极好。

    这里表面看起来只是一大堆数丈甚至是数十丈高下的矿石乱石,实际上里面却有多道禁制,可攻可守,最适合守株待兔。

    如果不是有地头蛇猴哥,姜尘根本不可能找到。

    紫发男修不但出身真吾剑宗,而且正好是当日围殴姜尘的人之一,刚才大意之际被神识攻击偷袭,随后死于青雷剑诀之下。

    “嗖~嗖~嗖~嗖”

    姜尘刚屏住气息,四道流光就飘然而来,都是天仑山的弟子,一眼就发现了死于非命的大胡子男修和倒在一旁,同样死去的真吾剑宗紫衣弟子。

    “诸师弟!”

    四人实力都不弱,见到死于非命的同门,激愤不已。

    “很可能是真吾剑宗的人下的毒手,大家小心搜寻一下,贼子应该就在这附近。”

    为首一名灰衣男子显然已经领悟了神识,在四周搜索起来,其余三人则小心搜索乱石堆。

    “啊!救……”

    忽然,其中一人踩中了一处奇怪的地面,整个人被一道白光吸走,不知道传送到哪里去了。

    “小心,这里有传送禁制。”

    为首一人惊呼道,被传送禁制传送走不会致命,但如今金蟾府步步杀机,少一人就少一分力量。

    然而,意外再次发生,一名天仑山弟子刚刚转过一块巨石,身前忽然闪现出一道缝隙,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直接被空间缝隙吸走了。

    相比传送禁制只是把人传送走,空间缝隙就吓人了,黑山宗曾经有一名修士被吸入空间缝隙,足足七十年才出来。五十年前,忘尘山一位女修被空间缝隙吸走,如今都下落不明。

    剩下的两人再也不敢乱跑,这里显然是一处密布传送禁制和空间裂缝的险地,这些裂缝不会致死,都是将人传送到某处秘境中,让你几年甚至几十年出不来。

    乱石堆四处看起来毫无二样,但一步踏错就可能中招。

    两名天仑山修士正要小心遁走,不料十来道凶狠狠的剑光从天而降,将两人团团围住。

    “天仑山的狗崽子,居然围杀我真吾剑宗弟子。”

    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响起,躲在乱石堆中的姜尘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刚刚捡了三个便宜的人头,就遇到了乌昌这家伙。

    “乌昌!”

    天仑山灰衣弟子见状脸色大变,抬手就射出了一道冲天符。

    “师弟,我们等云霄师姐来救我们。”

    灰衣弟子和另外一名青衣弟子哪里敢和十几名真吾剑宗的剑修对峙,一个闪身就进了乱石堆。

    “想跑!”

    乌昌带头驱使飞剑,瞬间十几道剑光落入乱石堆中,溅起乱世无数,也削平不少巨石,但却不见两人的踪迹。

    这些废墟巨石,高的达到了十来丈,都是一些坚硬的废弃修真矿石,飞剑的威力被极大的削弱。

    “给我找出来!”

    乌昌原本想追进乱石堆中,结果一名剑修触发传送禁制后,他就不敢跟进去了。

    十几名剑修飞到半空中,俯视着这一片乱石堆,见到有可疑之处就是几道剑光砸下去,激荡的剑光几乎是将乱石堆中的通道轰击一个遍,最多只有半柱香时间就能找出藏身里面的人。

    天仑山的援兵来的也很快,自从乌昌如同疯了一样带着真吾剑宗的亲信四处猎杀修士后,各派修士和散修都结伴而行。

    “原来是云霄仙子亲临,哈哈哈。”

    乌昌根本不惧,见到云霄仙子带着十几名怒气冲天的天仑山弟子,手一挥剑修们也停止了搜索,双方对峙起来,躲入乱石堆中的两名天仑山弟子这才借机逃了出来。

    “云霄师姐,诸师弟被真吾剑宗的人杀了,他们好狠,当着我们的面,连尸体都不放过。”

    灰衣弟子见己方来了强援,指着场中那一堆已经被绞成肉渣的证据,怒吼道。

    “乌昌,你仗着背后有剑王乌行烈,屡屡与我天仑山作对,杀我子弟,毁尸灭迹,难道真以为我天仑山怕了你真吾剑宗不成。”

    云霄仙子神色虽然淡然,语气中却明显带着森严的杀意,这位一直云淡风轻的云霄仙子也被乌昌激怒了。

    “云霄,少废话。这金蟾府的规矩可是五派所立,死在这里只能怪修为不如人。”

    乌昌早就对云霄仙子垂涎欲滴,多次示爱都被拒绝,心头就起了恨意。

    “我倒要看看,真吾剑宗剑王之子是否浪得虚名。”

    云霄仙子也不和乌昌多说,身上灵力鼓荡,双手展开,如同翩翩雨蝶挥舞翅膀一般,轻轻一扇,一大片飞针就化成百道流光射向真吾剑宗的修士。

    “布阵。”

    乌昌却丝毫不惧,正想借此机会教训下云霄,等打败了她,再把狠狠地压在胯下凌辱一番。

    连日厮杀,仗着手下真吾剑宗的剑修众多,攻击强大,以及剑阵的威力,不过折损了两三人,却斩杀了三十多名各派修士和散修,现在正是战意滔天的时候,哪里会惧了天仑山。

    云霄仙子盛怒之下,一出手就是上品飞针法器,威力不可小觑,乌昌虽然心头龌龊,倒也不轻敌,剑阵一转,剑气翻滚,和天仑山修士的法器、法术碰撞在一起。

    双方加起来二十几名修士厮杀成一片,一时间打的难解难分,天仑山吃亏在没有合击阵法,但手头的法器最差都是中品以上,云霄仙子更是一套上品针形法器,另外两名天仑山修士也持有上品法器攻击。

    真吾剑宗的剑修们根本不敢轻易解开剑阵,剑修攻击虽然强大,但身上的法器相对较弱,防御法器更是不可能比齐国第一派天仑山的人更富有。

    “起!”

    乌昌大声喝道,躲过了云霄仙子领头的第一波攻击后,剑阵终于运转完毕,开始发威,一道惊天剑光朝着天仑山修士凌空飞去,根本无法闪避,众多天仑山只能一起催动防御法器,龟缩成一团。

    这剑阵一击果然非同小可,四五件法器当场被击毁,一名修为较低的天仑山弟子更是狂吐鲜血飞了出去,胸前被剑气绞碎,丹田被毁,眼看不活了。

    姜尘在一旁看热闹,第一次感受到了真吾剑宗和天仑山两派弟子的强大实力,黑山宗弟子表现出来的实力,明显就不如眼前这两派的弟子。

    两派火拼,又是在废墟古镇,随时都可能吸引更多的修士靠拢,乱石堆也是极其危险的,如果不是猴子早有准备,他早就溜走了,留下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捡漏的,顺便长长见识,对各派弟子有个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