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乌昌之死

作品:《伐天记

    “两世修仙,难道到头真是一场空。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云霄虽然早已下定了决心,心中依然万分不甘,别人只知道她是天仑山近十年最杰出的弟子,却不知她其实是转世重修。

    因为修为太低,同时也为了从头再来,奠定一个最坚实的基础,她还没有解开识海中关于前世的记忆封印,前世诸多功法秘诀都未曾拿回。

    听师父讲,自己上一世来头很大,乃是天仑山某位千年前的前辈。

    十余年的一日,宗门忽然收到一位祖师的万里传书,言明将有一师门前辈转世而来,重修天道。

    齐国修士人尽皆知,金蟾府中有天大机缘,一旦能够获得仙府认可,成为金蟾府传人,日后前途将不可限量。

    天仑山虽然传承数千年,但依然远远无法和这上古仙府相比。

    据云霄所知,齐国地处偏僻,修仙资源匮乏贫瘠,唯独这座金蟾仙府享誉周边数国,早年更是有不少高阶修士不远数十万里慕名而来,打的就是这座仙府的主意。

    表面上是齐国修士在五派带领下,上下一心守住了仙府,实际上听师父讲,乃是有一位大神通之人暗中发话,声明仙府传人身份尊贵无比,只有齐国修士有缘,其余人等不得闯入。

    普通修士只知道有外国金丹修士闯关,却不知道两百余年前有几位远道而来的元婴期大能,被大神通修士门下惊走。

    自己修仙十载,压抑修为,为的就是在这金蟾府中有所收获,所以一般同阶修士远不是自己对手,除了乌昌这样的人。

    乌昌同样出身名门大宗,又有一个强大的靠山,资质过人,修剑仙之道十三载,压抑修为,同样是志在金蟾府,和自己一样,一旦出了金蟾府,解开秘法,修为马上就能进入炼气中期大成。

    所以,此次金蟾府争夺,乌昌才是她预计中最强大的敌人。

    就连那个在第一关蟾林中最后出来的少年,也未被她丝毫放在眼里,她相信不论是机缘还是实力,只有乌昌有与她一争之力。

    为此,师父不惜多番准备,不但给了自己一大堆符器法器,让天仑山弟子以自己为首,甚至还准备了一件非常珍贵的符宝,以及一张小挪移符。

    她本不欲和乌昌相争,但此子行事太过歹毒,杀人如割草,其他人也就算了,天仑山前后有十余名弟子死在此人身上,身为天仑山之人,她不能再视而不见。

    然而,造化弄人,符宝威力确实大的惊人,没想到乌昌却有一件异宝防身,真吾剑宗护法剑王乌行烈更是卑鄙无耻,居然将门下炼气后期大成的剑修炼成剑傀藏入乌昌的剑丸之中,不备之下,自己居然被剑傀偷袭,身受重伤。

    如果仅仅是剑傀,她有符宝也是不惧,甚至能轻易反杀乌昌。

    但是,和自己用秘法压制修为一样,乌昌同样如此,一身强大的修为被封印在剑丸中不说,剑王乌行烈居然将自己的一道本命剑气封印在儿子剑丸之中,那才是最终打败自己的东西。

    金丹期高手的本命剑气,已经不是一件符宝能逆转形势的了。

    身受重伤,符宝被抢,自己为了不让乌昌屠杀天仑山弟子,只好将他引开,随后引动小挪移符,不料运气太差,居然只挪移出了十余里地,被乌昌根据自己体内残存的剑气气息,轻易找到。

    “难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云霄自降生在太古神州,就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不同,这十几来年,诛邪退避,机缘惊人,岂料如今却遭逢大难。

    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动弹,想到转世重修功亏一篑,想到辜负了师父和宗门,甚至冥冥中,那一股来自上一世的不甘,是何其强烈。

    一滴泪,不经意间湿润了眼帘,直到,连续两波精芒自不远处射来。

    “乌昌,算你倒霉。”

    姜尘一口气催动了苦蜂针和刚刚寻到的那件符器,只见上百道苦蜂针飞速射向乌昌,一道大刀精芒跟随其后,识海中更是随时做好准备施展神通。

    之所以不一上来就用神通,怕的就是乌昌还有后手,雷音针如果一击不致死,定然打草惊蛇把他吓走,这可是比符宝更惊人的神通。

    他和乌昌早就是不死不休,如今又碰巧遇到他要凌辱云霄仙子。他对云霄仙子的感觉,谈不上很好,只是觉得她气质比较出尘,来历神秘,美若神女,如果真要以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画上走下来的神女。

    云霄这样的仙女般人物,男修士见了往往都会很喜欢,姜尘也不例外,也会有内心深处的喜欢,但这一世机缘难得,对儿女情长他看的比较自然,有则有,没有不强求,相比起男女之情,修仙路上有太多东西让他求索。

    所以,如果说他是英雄救美,不如说他是无法亲眼看着乌昌这样的畜生糟蹋人。

    “谁!”

    背后的攻击来的极其猝然,乌昌毕竟身受重伤,底牌出尽,察觉时,苦蜂针已经撞在了身上,身上几件破烂的防御法器悉数破碎,甚至连那件异宝也发出一阵哀鸣后失去了效果。

    硬抗符宝两次攻击,乌昌最终被苦蜂针拉下了马,被随后到来的大刀符器自左腹穿腹而过。

    “是你!!”

    乌昌艰难地转过身,看到了不远处的姜尘,肩头还站着一只挑衅地挥舞拳头的猴子。

    “乌昌,你放心去吧,这一世的作恶到此为止了。”

    姜尘根本不和他多说,看到乌昌全身上下防御尽失,如同扒光了的猪一样待宰,水阳剑化作一道道雷光激射而出,化作流光就要将同样没有了还手之力的乌昌送去投胎转世。

    “姜尘,我会找你报仇的。”

    乌昌万分恨意,但心中却清楚重伤的自己,宝物用的干干净净,剑丸也毁了,万万不是此人的对手了,引动小挪移符,就要化作流光挪移而走。

    “姜尘,下一次,我会把你抽魂炼魄,把你打入真吾剑宗的万剑狱中,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

    乌昌哈哈大笑,尤其是挪移符已经启动,空间已经撕裂,一般的攻击对他都没用了,马上就能挪移走,此仇日后再报就是。

    然而,下一刻,他却惊恐之极地发现,眼前那个原本蝼蚁一样的黑山宗弟子,整个人形象和气质大变,眉心之处居然射出了一根极细的乌针,那乌针非法器非符宝非法术,但却如同锁定了自己的魂魄一般,即便隔着挪移符的禁制,克制空间,他都能感受到那上面带来的决死杀机。

    “不,不要杀我,我,我错了,我……啊……”

    “如果求饶有用的话,你就不会凌辱那么多的女人,也不会杀死那么多的无辜了。我相信他们很多人都向你求绕过,但你拒绝了。

    而今天,轮到我拒绝你了。”

    姜尘望着乌昌,摇摇头,讥笑道,这时候求饶,太晚了。

    临死瞬间,乌昌听到姜尘的话,似乎真地看到了那一个个被自己压在身下惨叫着求饶的少女,看到了那一个个被自己残杀致死的修士甚至是凡人,看到那些被自己丢入万剑狱的修士绝望而活活吓死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