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尘缘

作品:《伐天记

    乌昌一死,姜尘以最快的速度搜走了他的储物袋和身上的宝贝,然后一道火蛇将他的尸体烧成了灰。《更新最快小说网站:雲来阁》[]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英雄救美,大侠都是劳累命。”

    姜尘看到昏过去的云霄,心中不禁自嘲了一句,随后抱起她,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远方,两柱香后,来到了一处猴子指点的隐蔽山洞。

    “你如果继续伪装昏迷,我就杀了你。”

    姜尘嘴角微微扬起,伸手捏住云霄的下巴,拔过脸来,虽然血迹斑斑,依然难掩那份出尘气质,脸若皎月,眉黛若远山,肤若凝脂,一丝痛苦挂在嘴角现出一股柔弱美,神人一般的美,那一瞬间,他甚至都觉得控制不住心神,想要好好照顾眼前这位落尘的仙子。

    但言语间,却是淡淡的。

    平日里,这样出尘、神秘且高贵的女修,怕是连正眼都不会看自己这样的男修一眼。

    她是天仑山的天之骄女,自己是黑山宗不起眼的普通弟子,她是人前人后的焦点,是别人瞩目和称赞的对象,而自己呢?

    截至目前没有被哪个美貌女修表白过,反而是总被不少男修列为必杀之人,结下了不少仇家。

    果然,云霄闻言,脸颊先是飞起一些羞涩,随后又是一丝羞愧,这个男人救了自己不说,还抱在怀里一路奔逃,如今却识破了自己的伪装。

    一路上,强烈的男人气息传来,在这一世中,别说被男人抱着,连手都没有被男人摸过,哪像如今,隔着薄如蝉翼的衣衫被他抱在怀中,该碰撞到的地方都碰触过了,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抱在怀中时,一只手掌总是不时碰着自己的右胸,粗糙的掌心,偶尔碰触一下最柔弱的那一点,和左胸的剧痛相比,右胸的酥麻似乎更加的让她难受。

    同样难受的地方,还有腿弯,但凡他手摸到的地方,都是一片火辣,和身体的疼痛形成鲜明对比,仿佛连疼痛都减轻了几分。

    “你,咳咳咳……你放我下来。”

    云霄睁开眼来,躲开他的注视,刚一开口,就是一道殷红的血自嘴角溢出。

    “地上太脏了。”

    姜尘轻轻摇摇头,他没有轻薄这个女人的想法,只是单纯觉得,这样出尘的少女,即便如今身受重伤,全身血迹斑斑,依然不该那样躺在地上。

    伸手招来一团水雾,体内灵力一引,顿时将她全身的尘垢血迹都吹走了,除了衣衫破烂,隐现贴身衣服外,此时的云霄仿佛又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眼中仿佛没有天下任何男修的女弟子。

    姜尘一直觉得,这个少女虽然修为看起来只有炼气三层,但却远不是三层修士能比,怕是有秘法压制了修为,和那乌昌一样。她身上的气质,仿佛完全不是炼气期弟子。

    浑身尘垢尽去,云霄却更加羞涩了,前世的记忆尚未拿回,师父又远在天边,此时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教她如何做。

    杀了眼前这个救了自己后,无意间又轻薄了自己,还出言威胁自己的男人?这不可能,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左胸的剑气还在肆掠,时刻可能爆发,绞碎体内。

    尤其是他那一句地上太脏了,看似轻飘飘,却犹如一股悸动化作针刺入了心房,他这是关心自己?还是在乎自己?也许换一个漂亮的女修,他也会不忍心将她放在地上吧,也许师父是对的,天下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放我下来。”

    想到这里,云霄只能冷冷地再次说道。

    “不行。”

    姜尘冷冷地再次拒绝道,心中却是暗笑不已,自己救了你也不求什么回报了,但乘人之危欺负下这位一看就是尘心未开的美少女,似乎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你体内的伤,我可以用补天丹暂时帮你压制,但是,左胸处的剑气,只能你自己来决定,要不要我帮你。”

    云霄左胸伤口的剑气,依然暴躁不已,随时可能侵入体内,绞碎脏腑,必须马上祛除,但那里毕竟是女子的之一,姜尘不喜欢强迫人。

    “不,不行……”

    云霄的脸瞬间更红了,虽然她很清楚左胸的伤有多重,尤其是那些暴躁的剑气,如果不让他帮忙,重伤的自己根本不可能祛除。

    自己虽然修为不高,只是炼气三层,但一旦出去马上就能达到炼气六层甚至可能更高,平日里在天仑山中的地位更是高贵无比,不少筑基期的长老见了自己都要客客气气的,一直是天仑山弟子眼中的最美最仰慕的同门之一。

    她实在是开不了口,点头让一位第一次见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修解开胸衣,帮自己治疗的伤,即便他救过自己,而且看起来不是坏人,不算帅,但却越看越耐看。

    “既然你意识清楚,那我就动手了。”姜尘盘膝而坐,将云霄平放在膝上,一手从她背后伸过去揽住,另外一只手开始凝聚灵力,“你不用误会,我之所以问你,不是想征求你的同意,而是想确认你的意识是否清楚,医者父母心,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医生便是。”

    云霄闻言,又急又气又羞涩,甚至找不到话来反驳,只好闭上眼睛,但心中却总是静不下心来,微微透过一丝眼睛缝,偷偷打量此人,怕他乱来。

    姜尘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云霄那张出尘脱俗,美到极致的脸,心中更是一遍遍默念“上善若水,上善若水,我是医者,我是医者……”,总算是伸手解开了她的胸衣,手指微微用力就解开了贴身衣物,一团雪白闯入眼中,还有左胸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和四处乱串的暴躁剑气。

    云霄只觉得自己心跳已经快到了就要跳出来的地步,这个男人虽然一脸淡然,眼神中更是虚无缥缈看不到任何神色一般,但他的手却麻利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直到那个略显粗糙的掌心贴上了伤口,贴上了最嫩的地方,她甚至差一点忍不住发出了一种从未发出过的奇怪声音。

    她心中甚至惊奇无比,自己怎么会如此?

    如果自己修为全在,没有重伤,更没有在垂死之际被他所救,更没有被他这样看似强迫着,实则是救自己,为自己疗伤,也许不会有这么多复杂的想法。

    复杂之极的心理,让云霄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心房虚弱。

    那个男子,眼睛仿佛深如星空,自己甚至能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凄苦绝美的脸,微微颤动的睫毛,洁白的胸部,还有他那只手。

    姜尘一直克制着,强大的神识被用来引导灵力祛除剑气,同时也用来压抑自己的心神,但他却发现,怀中的这个少女,身体居然越来越烫,直到最后一丝剑气被祛除,他才发现,那颗最柔软的地方,正强硬地顶着自己的掌心。

    也正是在此时,好死不死的,云霄居然睁开了眼睛,那两汪清泉中,居然隐隐现出一丝丝复杂的东西,其中居然有一丝让姜尘为之心动神摇的爱意,无关乎爱情,仿佛是最原始的一股依恋。

    下一刻,姜尘就知道坏了,原本就被柔软之处顶着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又紧贴了上去,而且还使劲揉了揉,直到云霄发出一声轻痛,他才察觉,坏事了。

    大侠风范,就因为这一摸毁的干干净净。

    他只好把手尴尬地拿开,看到露在空气中的这两团雪白,又只好手忙脚乱地把衣衫帮她拉上。

    “你自行调息,我到洞口帮你护法。”

    姜尘神识全力掌控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完全是硬撑着,淡淡地说道,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个刚刚被自己轻薄了的少女,他心中只剩下一声声自骂,说好的上善若水呢?说好的医者之心呢?最后还是摸了人家。

    他不敢去看云霄,不敢看她的眼睛,幸好云霄也沉默不语,被放下来后,取出蒲团就地打坐疗伤起来。

    “唉~”

    看着姜尘走向洞口的身影,已经逐渐恢复过来的云霄,心情复杂,发出了一声轻叹,随即闭上了凤目,开始疗伤,她却没有发现,因为她这一声轻叹,那个男子的脚步微微轻乱了一下。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云霄感觉到自己伤势基本好了后,睁开眼来,居然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批了一件男修的披风,心中又是莫名的一阵悸动,这种奇怪的感觉,在遇到这个男人前从未有过。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走出了洞口,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非常想见一见那个救了自己,却又欺负了自己的男修,双目微红,“哼,居然敢趁机轻薄我。”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原本心静如水的自己,为什么会变得有了一丝小女儿心态。

    ------------------

    竹鱼:昨日因故更新不好,想到兄弟们的支持,今天竹鱼熬到5点,把两章写完。还是那句话,这本书一定会越来越精彩,希望大家用手中的币来打赏,推荐票,收藏,书评来支持竹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