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夺宝 下

作品:《伐天记

    “息尘,是息尘,哈哈哈……”

    赵成接过宝物一看,顿时仰天长啸,虽然木盒中并不是和金蟾府传承相关的东西,没想到却是这件重宝。

    金蟾府的传承一直是齐国修士心中的一个希望,但三百年来的每次开启,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更多的是得到各种宝物。

    像息尘这样珍贵的宝物,也不过只出现了三次。

    赵成打开木盒的瞬间,一股充沛无比的地灵之力就冲天而起,南宫长天和傲天辰都不由大惊,想起了传闻中金蟾府中的那件宝物,息尘。

    再加上赵成这嚣张无比的一喊,两人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怒吼一声,加快了攻打阵法的速度,三面阵旗已经被攻破。

    “抓紧时间,我们走。”

    赵成亲自拿着木盒,激活了传送阵法,只需要不到半炷香时间,阵法就能启动,所有的齐国修士都会被传送出去。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在黑山宗和赵王府的地位迅速上升,宗门和父王都会更加不计代价的支持自己修炼,甚至有一天,或许整个赵王府都会因为自己修为的提高而地位大涨。

    那时候,黄林和姜尘这些人,将会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就算是姜尘有一个传承长老为师,自己以如此滔天之功,也能轻易拜入黑山宗三方势力中的任何一方。

    看到外面正在加紧攻打的两人,他也是有些后怕,稍微慢一点点,秦大虎就会被两人追上,以那二人的实力,可以说杀人夺宝就在一瞬间。

    原本计划是从另外一处青铜祭柱传送阵脱身,却不料被忘尘岭的修士提前占据了位置,这才仓促来到了这里,幸好林月儿这个女人获得了秦大虎的信任,让他朝哪个方向逃就朝哪个方向逃。

    可是,下一刻,他整个人瞪大了双眼,透过阵法,只见傲天辰的手中出现了一道灵光湛湛的灵符,随手一抛,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量传来,阵法一阵晃动后居然崩溃了。

    “不好,是中品破阵符。”

    这一刻,不但赵成脸色剧变,姜尘也是暗叫晦气,原本提前到来,施展隐身术,为的是趁乱一举突袭抢走宝物,没想到却遇到了破阵符。

    这是一种比神行符还珍贵得多的灵符,专门用来对付阵法,它本身并不具备强大的攻击力,靠一股诡异的震荡波动强制摧毁阵旗,隐身术也同样难逃,瞬间被破。

    “傲天辰!”

    “南宫长天!”

    “姜尘!”

    三方人碰了头,战端顿起,南宫长天二人的目标都是赵成手中的木盒。

    “赵成,交出木盒,不然今天你死无葬身之地。”

    赵成一方总共七人,除了林月儿共有五名散修,修为都不俗,功法也不错,手上家伙差了一些,只不过是中品法器。

    南宫长天二人修为高不说,法器也是好货色,南宫长天以身合剑,直取赵成,傲天辰也不慢,扬手抛出一支如椽大笔,绽放出阵阵诵读经卷之声,漂浮起一个个符篆大字,包裹着他,瞬间射向木盒。

    “姜尘,你若不助我,便是等同叛出师门。”

    赵成抛出一张防御符器,绽放出一道幕墙,南宫长天和傲天辰的全力冲击居然被拦了下来,两人又开始攻击符器来。

    眨眼功夫,符器已经闪动了两次光芒,最多还有一两次,几息的时间,就会彻底耗尽能量,变成短兵相接。

    姜尘也不答话,剑光一起,青雷剑诀如雷雨一般撒向傲天辰,却漏掉了攻击力最强的南宫长天。

    “小子,你是找死,被人利用的滋味很好吗?”

    傲天辰大怒道,眼看是腾不开手了。

    姜尘:“黑山宗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姜尘早有定计,现在人多眼杂,他是绝不可能和南宫长天二人一起杀人夺宝的,赵成说的没错,那是等于叛逃黑山宗。

    息尘很有力,但相对于黑山宗这个靠山,以及门中那门化血神功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

    自己和赵成虽然是死敌,但对黑山宗,他还是有认同和归属感的。

    自己无论如何,是黑山宗弟子,除非黑山宗对不起自己在前,否则,自己就要维护它。

    南宫长天的实力,他估计过,真吾剑宗的弟子向来攻击力强大,而且修炼出了剑丸,赵成等人很难阻挡他。

    果然,几息后,符器能量耗尽,赵成也没有再能拿出更多的压箱底宝贝来,想来也是在金蟾府中用尽了。

    “南宫长天,我是齐国赵王府的小王爷,你若停手,我可以引荐你为王府供奉。”

    赵成一边喝令手下拦阻,一边道。

    “哼!”

    南宫长天却一句话都不肯多说,人剑合一,只是一闪就将修为最弱的那名散修透胸穿过,攻击力非常骇人。

    四名散修结队拦阻,林月儿拿出一张最后的符器,发出了一道光网,试图将南宫长天裹住。

    “成哥,你快一点,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林月儿一边御使飞剑,一边施展符器,回头向赵成大声喊道。

    “你们是找死!”

    南宫长天见傲天辰被那个最后从蟾林中走出来的少年拦住,暗道不好,此人看来绝不是靠运气坚持到最后,即便他无法诛杀傲天辰,但只要拖住就行了。

    而远方天空,密密麻麻的飞剑和法器遁光正在赶来,有几个追得快的,已经距离不到几十息时间了。

    符器化作的光网,将他一次次罩住,刚刚挣脱,又面临的是五把飞剑,饶是他修为高强,也无法瞬间突破。

    “月儿,你再坚持一下,出去后我就向父王请命,娶你为妻。”

    赵成放声大喊道,加紧催动传送阵法。

    林月儿闻言,果然大喜,脸上更是露出了决然之色:“成哥,我爱你!”

    话落,她激发了最后一次符器,整个人身上居然冒出一道道灵光,仿佛整个丹田都在燃烧一样。

    “咦,你居然敢燃烧丹田,没用的。”

    南宫长天再看了一眼远方追来的修士,咬咬牙,终于拿出了最后的底牌,催动剑丸,也要拼命了。

    赵成见状大惊,傲天辰也大吼一声想要摆脱姜尘,却又不敢拼命,毕竟还有一个南宫长天在,姜尘倒是不惧,青雷剑诀为主,手中法器频现,偶尔还激活一道符器打他个措手不及,既不出杀招,也不放他过去。

    “啊!”“啊!”,连续两声惨叫,两名散修就被催动剑丸,实力暴涨的南宫长天杀死,剩下的两名散修更是不敌,先后被他一剑杀死。

    “不要!”

    林月儿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回头看了赵成一眼,哭着喊道:“成哥,来世我再做你的新娘。”

    随后,整个人化成一团灵光,丹田彻底爆开,扑向了南宫长天。

    可惜,依旧是一剑,林月儿便化作漫天血雨,实力差距太大了,南宫长天转瞬就扑向了赵成。

    可怜赵成机关算尽,布置了太多太多,被南宫长天一扑上来,即便又拿出一张符器,也被这个狠辣的剑修拼着失去左手,一剑击中,不过,当一道精芒爆开后,赵成居然没死,借力一翻,逃出去数十丈。

    “息尘!”

    南宫长天也不追,伸手就去拿那个放在青铜祭柱上的木盒。

    传送阵也即将完全启动,只需两三息,他就能拿着宝物率先传送离开。

    姜尘眼看机会到了,拼着被傲天辰一击后退,受了点轻伤,只见识海中乌光一闪,距离木盒只有一步之遥的南宫长天顿遭雷击,惨叫着跌落了下去。

    一个闪身扑过去,姜尘抓住了木盒,传送阵也启动了,眼看就能离开。

    “休走。”

    傲天辰大怒,如椽大笔横扫过来,还拿出了一道散发出惊人气息的符器,想要灭杀姜尘。

    “哼!”

    姜尘夺宝在即,掌心一翻,早就准备好的一招瞬间放出。

    “符宝!!!”

    傲天辰只见到一道光芒闪过,整个大好头颅就飞了起来,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其貌不扬的黑山宗弟子,为何手中会有符宝。

    姜尘顾不得可惜这张已经彻底毁掉的符宝,距离最近的追兵已经只有里许地了,伸手抓住木盒,传送阵启动,光芒亮起,当场发出无数惨叫怒吼。

    “小子休走!”

    “混账!”

    “姜尘,还我宝物来!”

    “我要杀了你!”

    姜尘站在传送阵中,不言不语,随即化作流光而去,金蟾府中的每个人身上也都亮起一道传送光芒,辛苦厮杀十几天,最终却死伤无数,大多数人一场空。

    他知道,一段风波静,另外一段风波又将起,息土终究是个烫手货。

    -----------

    竹鱼:兄弟们,求打赏和推荐票,收藏,大家支持一下,竹鱼会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