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南岾城

作品:《伐天记

    种完化妖果,喂完银甲虫,姜尘又将一袋阴煞和百鬼幡拿了出来,旗幡一招,主持百鬼幡的厉鬼头子马大江就从旗幡上显现出来,整个鬼脸浑浑噩噩,看起来无精打采。◢雲来阁,最新最快的小说更新◣

    “主人,饿,饿……”

    姜尘微微错愕,没想到马大江第一句话居然是饿了,也是,在储物袋中待了几年,金蟾府中时,百鬼幡还未大成,没派上用场,没想到几年下来居然饿了,平日里也不敢吃那些鬼魂,多少是有数的,被警告过不得偷吃,马大江算是彻底怕了这个自己注定要跟随一辈子的老大,生怕一个不慎就被形神俱灭,没想到这厮倒是老实。

    “正好找到一些阴煞,你和其他厉鬼分吃了吧。”

    “阴煞?嘎嘎,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马大江大喜,作为一个生前修炼过鬼道功法的厉鬼,他自然知道阴煞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些阴邪之地天然形成的宝物,对厉鬼的好处,远比吞噬凡人的鬼魂大得多。

    姜尘挥挥手,青色厉鬼马大江就乖乖回旗幡中去了,一声鬼喝,其余的厉鬼都安静下来,看来这几年,这家伙把那一百多号厉鬼收拾的很惨。

    随手将百鬼幡投入阴煞袋中,整个旗幡发出一连串的鬼哭狼嚎声,这些饿了好几年的恶鬼,总算是能吃一顿好的了。

    忙完这些事情,姜尘一口气服下了两粒筑灵丹,从万蛟潭出来后喝了不少陈仙酿,加上筑灵丹,吸收完药力后,炼气中期的修为就能巩固了。

    转眼,十天过去。

    筑灵丹的药力消化的干干净净,修为虽然还没接近炼气五层,但四层的修为已经非常巩固,面对其他寻常炼气四层修士,至少在修为上不会吃亏。

    可惜,想要将筑灵丹的药力最大化吸收,必须等两个月后才能服用,六颗服用完,即便不服用灵液或者其他灵药,六个月就能顺利地进入炼气五层。

    如果什么都不服用,以他的资质,至少要两年才能进入炼气五层。

    “筑灵丹总共只有六颗,能够让我达到炼气五层,再往后,只有靠自己炼制兽灵丹了。”姜尘拿出兽灵丹方看了看,最难找的火蛇兰有两株,只要不失败,足够炼出两炉丹了。这次寻到的大批普通灵药,正好拿来练习。

    不过,在炼丹之前,他必须尽快去一趟坊市,卖掉一些用不上的东西,选购一些好货。

    ……

    三天后,南岾郡最大的城池,南岾城。

    姜尘一路行来不过半天时间,目标正是南岾城中整个南岾郡最大的坊市,南天阁。

    统治南岾郡的是齐国一位郡王,封号南岾郡王,整个南岾郡纵横五千余里,最大的门派就是黑山宗,但以修真家族为首的散修数量更加庞大,包括南岾郡王府上也有不少强大修士供奉,算是一个修真家族。

    作为齐国郡王,南天阁也算得上背景强大,寻常修士根本不敢来捣乱。

    站在南岾城外,望着这座城墙九十多丈高的千年古城,姜尘也不禁感慨,修真界的城市,就是磅礴大气。

    “让开,让开!”

    一大队车驾自远处而来,城门处的人都被赶到了一旁,一辆挂着各类宝石玳瑁的豪华马车在执戈甲士的护卫下,嚣张地冲过来,根本不减速,许多人来不及避让,当场就有七八人受伤,蔬菜水果更是散落一地,一时间,孩童痛哭,伤者落泪。

    姜尘在一旁微微皱眉,神识一扫就看到马车里面坐着一个华府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正躺在几个女人怀中,一边还喝骂再快点。

    “都给我快点,赵王乃是本郡王表哥,要是怠慢了他,你们都得死。”

    甲士们闻言,更是扬起手中的长枪铁戈抽打那些挡路的人。

    姜尘冷哼一声,只是一瞬间,三十余骑甲士乘坐的战马全部如同见到了最可怕的猛兽一般,纷纷人立而起,三两下就将背上的铁甲骑士摔落马下,有几个当场就被踩成了重伤,那架马车更惨,几匹马发疯了一样拉着车撞向了城墙,轰然声中,一个华服少年痛苦嚎啕次爬出马车,浑身是血。

    整个场面混乱至极,姜尘暗中将一道道微弱灵力送入到几个受伤较重的平民伤口处,虽然不能痊愈,但只要回家养上几天就能痊愈了。

    “有刺客,抓刺客……”

    而此时,远处有几道遁光亮起,姜尘这才收摄灵力,跟着人潮涌进了南岾城。

    姜尘早就看过南岾城的布局,一路向北,南天阁就在城主府附近。

    如果是普通人,南天阁根本无处寻找,看起来是一道兵丁把守的普通城墙,在修士眼中却不过是一层幻觉,轻松穿墙而过。

    整个南天阁占地很大,纵横三条街道,店铺林立,西边则是一个散修们交易的广场。

    “本店新到一批上乘飞剑,欢迎选购。”

    “张记护甲店,五百年老字号。”

    “四海楼长期收购各种奇珍异宝,妖兽材料。”

    姜尘打量着一个个店铺,没想到这里也有四海楼的分店,四层阁楼看起来颇为气派。正好要出手一些东西。

    刚进去,一名白衣女修就迎了过来,修为不过炼气一层,姿色倒是中上。

    “欢迎道友光临四海楼。不知道友是要选购货物,还是出售货物?”

    “都有。”

    姜尘拿出了自己那面黄字号贵宾牌,还是当初金蟾坊市那位张姓老者赐下的。

    “咦?这是张管事送出的贵宾牌。”

    侍女微微一愣,随即躬身行礼道:“原来是本店张总管事的朋友,奴婢这就去请张总管事下来。”

    片刻,一声略微熟悉的笑声传来,一个白袍老者迎面而来,不正是当年那位张姓老者是谁。

    “哈哈哈,没想到事隔数年,又遇到了姜小哥,有缘,有缘啊。”

    “确实有缘,见过张前辈。”

    姜尘不禁打量了一下这位张管事,依然看不透对方修为,看来极可能是炼气后期的修士,没想到几年后,对方已经做到一家分店的总管事了。

    自己买走了苦蜂针,而苦蜂针在金蟾府中曾经多次出现,这个张管事看来也猜到自己就是姜尘了。

    “来来来,今天老夫亲自接待小兄弟。我俩投缘,称我张老即可。”

    张姓老者哈哈笑道,把姜尘领进了贵宾间。“怎么样,上次推荐给你的苦蜂针还用得顺手吧?我可是听说姜兄弟你在金蟾府大显神威,把乌昌这些天之骄子杀的人仰马翻,更是夺得至宝息尘,让黑山宗一举夺魁,名气大振,连带这两三年收了不少好弟子。”

    姜尘也听说了黑山宗借势而起的事情,门下弟子能从真吾剑宗,天仑山这样的大派众多高手手下夺回息尘,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震动整个齐国修真界的大事。

    难怪,宗门会如此重赏自己。

    “这次来四海楼,既是处理一些东西,也是想看看有没有适合的货色。”

    姜尘开门见山道。

    “好,先让老夫看看。”

    姜尘把准备好的储物袋递过去,里面全是法器,两件女性用的上品法器,其他的都是中品。

    “姜兄弟,这两件女修专用的上品法器倒是值一些灵石,这样吧,全部法器,我按照本店售价的八成收购吧。一共一千两百块灵石。”

    张老看了看,报出了一个非常坦诚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