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遇险

作品:《伐天记

    “哈哈哈,堂兄,早就听说你拜入了黑山宗,小弟去不得仙山宝地,如今到了南岾城,就不要和做弟弟的客气。 免 费小说”

    “听说五叔已经托人举荐你拜入真吾剑宗,日后我兄弟二人要多多帮扶彼此才是。”

    “自然,自然。堂兄,前面就是四海楼,里面好东西不少,今天小弟须得孝敬哥哥一番才是,哈哈哈……”

    姜尘刚走出四海楼,就碰到迎面走来的赵成和那位在城门处小施惩戒的小郡王,不出所料,赵成同样也是炼气四层了,只是修为不如自己高。

    那位小郡王不过炼气二层,但以他十一二岁的年龄来看,也算是不错了。

    自从三年前水到渠成突破到炼气中期后,剩下的时间都在参悟化血神功,没有时间来修炼,倒是悟性越来越高,大罗珠锤炼神识的效果也异常好,如今他的神识完全比得上炼气六层的修士。

    这三年来,修为增长虽然缓慢,还是有所增长,再加上陈仙酿和服下的筑灵丹,他的修为不是刚刚进入炼气四层一年多的赵成能比的。

    为了以防万一,出宗门时,姜尘就将面部肌肉和身高用灵力略微改变,强大的神识又刻意内敛,收摄全身气息,看起来普普通通。

    通常情况下,这样是瞒骗不过同阶修士的,但恰好姜尘神识强大,同阶修士见了他,乍看没有什么异常,细细打量又会觉得云里雾里。

    如果赵成此时是炼气五层,姜尘就会被识破了。

    三人迎面路过,姜尘不急不慢,毫无异常,倒是赵成在擦肩而过后,轻咦一声,回头打量起这个路人修士的背影来。

    “堂兄可是认识此人?”

    小郡王一回头,跟随的五名修士也跟着回头,一时间众人都盯着姜尘的背影,可惜,以姜尘强大的意志,步履丝毫不乱,大踏步离去。

    “不认识,只是觉得有些熟悉。”

    赵成微微皱眉,这个人看起来很普通,但身上居然有一股自己非常讨厌的气息,虽然特别淡,但一时倒也想不起来是谁了。

    一伙人继续走进四海楼,正好看到正对大堂的那尊金蟾阵兽。

    “金蟾阵兽!”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旁边的侍女见到小郡王上门,连忙上前行礼说道:“小郡王,这尊金蟾阵兽,是本店刚刚收到的,珍贵无比。”

    此时,赵成的脸色变了几变,这才失声道:“原来是他!三弟,我们走!”

    “仇人送上门来了,倒是正好。”

    赵成的脸上凶芒毕露,狰狞到了极致,姜尘,一想到姜尘,他就恨不得生吃他的肉,以前只是想杀了他,自从金蟾府中被他夺走了息尘,又借此得到了师门秘传神通化血神功后,他就时刻都想生吞其肉,就连与他熟悉的那个叶欢,他也要杀,只是那小子几乎不出宗门。

    真吾剑宗的弟子到处说姜尘从剑宗弟子手中野蛮的杀人夺宝,抢走了一尊金蟾阵兽,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南岾城遇到。

    自己身为赵王府小王子,身上宝物众多,只可惜都在金蟾府中消耗的干干净净,连一件威力奇大的符宝都被彻底耗尽次数,最后关头,苦于囊中羞涩,眼睁睁看着宝物被南宫长天夺走,转手又进了姜尘的怀抱,可恨,实在可恨。

    “三弟,哥哥这个仇人狡猾多端,你且让人开启南岾城的防御禁制,以免他硬闯离开,再以丢失重宝为名,封锁城门,我就不信他会插翅飞了。”

    赵成急忙说道。

    “堂兄,兹事体大,万一父王怪罪下来……”

    小郡王有些犯难了,本以为堂兄只是提出让自己帮他追捕仇人,不过是小事一桩,但要封禁南岾城,还要在城门搜捕,这事就大了。

    “一切事情,有我和五叔讲,你且传令帮哥哥一次。”

    赵成急忙说道,连忙追出去,却已经不见了姜尘的踪迹。

    小郡王见状,咬咬牙,以自己的腰牌传令城门关闭,开启城墙上空的防御禁制。

    南岾城中的异动,很快就有人报告给了南岾郡王赵南山。

    不多时,三匹异兽就拉着一辆古朴的马车而来,随行不下十余位修士,其中筑基期修士有五人。

    “成儿,衍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惊扰全城!”

    赵南山一身郡王蟒袍服,看起来尊贵无比,不怒自威,一股气势散播开来,以赵成炼气四层的修为完全无法阻挡,差点被逼得下跪,不过转瞬这种压力就没了。

    赵成心中不禁暗道,五叔的修为好高,看来父王所说,这位叔父修为已经到了筑基后期是真事。

    两人行礼过后,赵成将前因后果一并说了出来。

    “此人既然是黑云真君的记名弟子,本王便不便出手了。”赵南山似乎又想起了那位黑脸真君,当年就因为一点小事,一路追杀自己两个郡,足足八千多里,这个仇至今没报,虽然明面上不能出手,但暗地里,却暗道好机会,出口恶气的机会来了。

    “不过,看在你父王的面上,你受了欺辱,就是我齐国王室受了欺辱,叔父可以借你一名银龙卫的筑基期高手,待你们逼他出城后,尾随而去,杀掉便是。”

    赵南山沉吟片刻,决定派出一名银龙卫的筑基高手,即便日后黑云真君知道这件事情,自己也可以推脱得干干净净,就说是散修所为。

    在他看来,一名筑基期高手去追杀一名炼气期的后生,足够了。

    人再多一点,日后黑云真君必定怀疑是自己暗中做了手脚。

    “多谢五王叔。”

    ……

    姜尘一脱离赵成等人的视线,就马上加快了脚步,没有飞行,但一步步踏出犹如缩地成寸一般,转瞬就过了几条街,他想起张管事下令将金蟾阵兽摆在大堂,赵成进去了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

    当日自己得到阵兽时,真吾剑宗包括乌昌在内很多弟子都看到了,还造谣自己残忍的杀人夺宝,此番祸事来了。

    眼看城门就在前方,却见到南岾城四处有修士飞腾到空中,一道禁制的波动传来,空中已经被封锁了。

    原本大敞开的城门,此时完全关闭,一队修士紧急出动,已经在戒严了。

    “都排好队,王府失窃,正在搜捕罪犯。”

    这次的兵丁甲士更加粗暴,稍有反抗不从就是一顿拳脚,刀剑加身,所有人都只能乖乖的接受起盘查来。

    盘查的方式很简单,一块试灵石摆在城门留下的小门处,一个个摸过了才能走,凡是修士,还要接受第二遍检查。

    不时,七八名修士就被拦了下来,单独带到一旁,由一名筑基期修士亲自辨认。

    姜尘见势不妙,本来想硬闯出去,却听到一声怒吼,只见一道遁光自空中闪亮起来,直闯城墙上空。

    “咻~”的一声,一道剑光平地而起,也不知从何处射出,那名炼气后期大成的修士,瞬间被斩成两截,掉落下来直接摔在城门处,吓哭无数平民。

    姜尘心中一寒,明白此行怕是难以善了了,只好不动声色,硬着头皮上前接受检查。

    “这位道友请到这边接受检查。”

    负责试灵石检查的修士倒是没有为难修士,直接请到一旁让筑基期修士查看。

    “你师从何门何派,姓甚名谁。”

    “在下黑山宗弟子,周辰。”

    “嗯,放行。”

    修士一挥手,姜尘涉险过关,然而,在踏出城门的瞬间,心中却突发警兆,架起飞剑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