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远遁千里

作品:《伐天记

    姜尘心生警觉,灵力狂涌,拼尽全力御剑飞逃,不多时,果然一道遁光和一道剑光从南岾城中追来。★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不好,是筑基期高手!”

    凝神一看,筑基修士虽然不认得,后面那道剑光居然是赵成,看来这厮从南岾城借到了高手。

    那道气势如虹的遁光,速度极快,如果不是后面那一道剑光飞得较慢,怕是几息功夫就能追上来。

    姜尘想也不想,将身上仅有的一张中品神行符引动,整个人速度顿时加快,居然与后面那位放慢了速度的筑基期修士不相上下。

    “哼,神行符。”

    一声冷哼,那道遁光不再等待后面的修士,瞬间加速,如电射向姜尘。

    “桀桀桀桀,小子,乖乖的留下来吧。”

    姜尘大骇之下,哪里还敢留手,祭起符宝破天枪,只见一道丈长的枪影凝成实质,以雷霆万钧之势,射向筑基期的高手。

    几里不到的距离,符宝猝然发威,又是中品法宝破天枪炼成的符宝,威力非凡,那筑基期高手不慎之下居然被射穿左腿,惨叫一声就跌落下去。

    姜尘丝毫不敢不敢停留,筑基期修士的可怕,不是符宝一击能消灭的,除非是正好击中头部后者丹田,否则,死的一定还是自己。

    果然,那筑基期修士跌落地面后,掐动回春诀,只见一团浓郁的灵力化作灵雨,拍向伤口,体内的灵力也同时疗伤,不过三四息时间,伤口就基本没有大碍了,只是符宝的残存力量闯入左腿,被压迫在伤口附近,一身筑基期的实力,发挥不出来十成了。

    “小子,我要把你炼成厉鬼,让你的魂魄日夜煎熬。”

    筑基期高手服下一颗丹药后,厉喝一声,架起遁光再次追赶起来,身后的赵成也不知用了什么宝贝,速度也骤然提高,但速度既不如使用中品神行符的姜尘,更不如那位暴怒的筑基期修士。

    “区区炼气四层,也想跑。”

    一道惊天剑光亮起,姜尘神识牢牢锁住,只来得及避开要害,左腰就被这把法宝级别的飞剑擦中,一大块肉被飞剑直接绞碎,连脏腑都能看见了。

    “啊!”

    姜尘一声惨叫,整个身子就朝下跌,不过马上整个人的速度不减反增,只见一道梭型光芒笼罩住他,速度暴增,瞬间拉大了和筑基修士的距离。

    “咦,还有一件逃命的符宝。”

    筑基修士狂怒无比,原本以为马上就能活捉这个炼气四层的小子了,没想到宝物层出不穷,先是中品神行符,接着是一件中品符宝,现在又是一件逃命符宝。

    这小子不简单。

    “前辈,此人诡计多端,必须尽快抓住他。”

    赵成在后面看得真切,原本以为姜尘会被那一剑杀死,但显然这厮身上有上品防御法器,最关键的时候还微微躲开了要害。

    筑基修士也是有些意外,自己是仓促攻击,但以筑基前期修士的力量,居然没有一击重伤此人。

    “必须想办法逃脱,否则今日就要落在赵成这厮手上。”

    姜尘一口气吞下了一粒中品回春丹和一粒小补天丹,腰腹部的伤势被灵力裹住,止住伤势,忍痛催动符宝,化作一道流光划向天际。

    筑基修士紧追不舍,距离之近,神识一扫就能清楚地看到,刚才那一击也让此人受伤,影响了速度。

    此时,修炼化血神功的巨大好处开始显现,整个腰腹部的伤口开始以一种诡异的神奇速度愈合,一团涌动的血液将筑基期修士一剑中残存的剑气全部包裹起来。

    姜尘咬咬牙,识海中一阵雷云激荡,只见一根极细的乌针悄然形成,随即如一道迅雷射向筑基修士头部,速度之快,只是一闪,根本没有料到区区炼气四层的修士还有如此压箱底招数的筑基修士,盛怒大意之下,再次中招,这一次,整个人直接栽落地上,一个不防备竟然吃了大亏。

    发出这一击后,姜尘没有再驱动符宝去攻击此人,修为差距太大,即便是破天枪也难以击杀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抓紧时间逃命。

    刚才引动了千里梭的一次威能,现在还没有结束,在赵成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这个原本绝对不可能再逃走的家伙,居然化作一道血光,再次加速,瞬间飘然远去,别说自己的速度追不上,怕是连再次受伤的筑基期前辈也追不上。

    “鲁前辈。”

    赵成恨恨地落下地来,只见银龙卫鲁姓修士蜷缩在泥坑中,整个人痛苦不已,显然是受伤了,尤其是眼神中,明显流露出惊疑不定和恐惧。

    “鲁前辈,你没事吧。这姜尘真是诡计多端,可恨。”

    赵成也无法继续追赶,把鲁姓修士扶起来,就地盘膝而坐,疗起伤来。

    鲁云虽然面色如常,但却隐隐发烫,郡王命自己来帮助赵小王爷,筑基期对付炼气四层,原本以为是手到擒来,怎料到落到如此地步,真是脸皮丢尽,郡王那里也不好交代了。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叫姜尘的黑山宗低阶弟子,哪里来的那么多符宝,还连续施展两门神通,怕是再追下去,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后果。

    不多时,几道遁光自远处而来,却是赵南山带着手下赶来了。

    “鲁云,这是怎么回事?”

    赵南山看到身受重伤的鲁云,眉头一皱,追杀一个炼气四层的修士罢了,怎么反过来是筑基期的银龙卫高手受了伤?

    银龙卫是由齐国皇室秘密培养的力量,分派给各地郡王,既监视各地,又负责保护皇族和王族的安全。

    鲁云神情痛苦,恨声道:“银龙卫鲁云见过郡王。方才我与小王爷追踪姜尘,不料先是被此人以中品符宝偷袭,接着我以飞剑击伤他,此人却又先后用了中品神行符,逃命类符宝,最后,我大意之下,被他用神通所伤。

    随后,此人化身血光,疑似黑山宗绝学化血神功,全速逃逸而去,微臣追不上了。”

    “神通所伤?化血神功!”

    听到姜尘宝物众多,赵南山还没有太大反应,听到鲁云是被神通重伤,姜尘还施展了化血神功,神色一肃,“你把刚才的画面重现一遍。”

    “是!郡王。”

    鲁云忍着识海中的剧烈疼痛,伸手一抹,只见一道水镜亮起,画面中正是一追一逃的二人,忽然间,一道乌光以根本不可能避开的速度射向鲁云,瞬间钻入识海中,盛怒大意下,鲁云当场被击落云端。

    同时,姜尘化作一道血光,整个人速度瞬间再次提高,加上中品神行符和逃命符宝的威能,那一刻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炼气前期的鲁云。

    “化血神功也就罢了,毕竟是黑山宗绝学,这神识类神通又是从何而来,放眼整个齐国,根本没有听过有神识类的神通!”

    赵南山猛然瞪圆双眼,区区炼气四层的小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如此厉害的神通,纵然鲁云大意,盛怒之下没有丝毫防备,根本没想到一个炼气四层的蝼蚁会拥有如此惊人神通,但被伤成这样,依然让人震惊。

    这门神通威力也太大了,直接跨越了炼气期和筑基期中间的天堑,击伤了鲁云。

    他查看了一下,鲁云其实伤得不重,应该是被这神识神通和化血神功两门神通震慑住了,借受伤放弃了追杀。

    一名筑基期的高手,追杀一个炼气四层的不入流修士,居然落的如此下场,真是丢尽脸皮,一旦宣扬出去,此事定能成为齐国皇室间流传的天大笑话。

    “成儿,此事暂且作罢,要诛杀此子,还须从长计议,最好是向你父王禀报,派遣高手相助。”赵南山没有多说,但一个拥有如此两门厉害神通的少年仇家,实在是心腹之患,尤其是听说此人真实年龄不过十岁,只是因为修炼的缘故看起来和成年人无异。

    以此人的潜力,百年后,别说自己南站郡王府和赵成所属的亲王府,就怕是齐国皇族,也没有人能阻挡他。

    身为郡王,权衡轻重,他与这个炼气期的小家伙并无大仇,心中已经打了退堂鼓,不想再与此人为敌,自己倒是不惧他,但一旦郡王府的子嗣被此人遇到了,惹恼了他,怕是见一个杀一个。更别提百年后,郡王府上下谁能是他对手?

    “鲁云,你去银龙卫中闭关二十年,以示惩戒。”

    “是,郡王!”

    赵南山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继续招惹姜尘,鲁云的这次暗杀,就当是一个被赵成请来的无名散修出手,说到底自己不过是借了人而已,这个麻烦,还是让亲王府自己去解决吧。

    --------------

    竹鱼:感谢完美世界的盟主青莲大帝尊兄弟的打赏,也感谢其他兄弟的收藏和投票,大家看书的时候,记得收藏养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