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石牛

作品:《伐天记

    姜尘是在一股煎熬草药的药香中醒来的,这里是一处院子,自己正躺在一张放在屋檐下的木藤躺椅上晒太阳,盖着一张打着补丁的棉被。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当……当……当……”

    院中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料,一个三十多岁的赤膊男子正在打磨条石,一个九岁光景的少年正在煎熬草药,不时过来为自己驱赶一下乱飞的苍蝇。

    心中一掐算,居然昏迷了一个月,腰腹部那团被血肉包裹的剑气,居然还没有被化去,筑基期修士的一击,对于仅有炼气四层实力的自己来说,依然是不可承受之重。

    若不是自己修炼化血神功,怕是那一剑便要了命。

    拼死逃脱后才发现,那一击中所蕴含的火属性灵力很奇特,和炼气期修士的灵力完全不同,如果是赵成击伤了自己,异种灵力很容易被炼化掉,但这个筑基期高手的火属性灵力,却极具破坏力。

    自己昏迷的这一个月,体内的灵力在化血神功的引导下,一直在尝试祛除它们,但奈何修为不够,总是差一些。

    想要彻底痊愈,怕是只有达到炼气五层才能成功。

    这次筑基期修士的追杀,让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赵成身为赵王府的小王子,背后力量不能小觑,此次出手的筑基高手也不知是南岾城修士还是他从自家王府搬来的救兵,自己手段尽出才逃脱。

    “只有小挪移符或者上品神行符这些宝贝,才能在最危急的时刻保命。”

    他已经下定决心,此次伤愈回山后,一方面加紧修炼提高修为,另外一方面伺机寻觅一两件这样的宝物,关键时刻保命。

    “石牛,帮你小哥翻翻身,晒晒太阳,不要长了褥疮才好。”

    赤膊大汉一边挥汗如雨地打磨条石,一边喊少年照看姜尘。

    “好嘞。”少年一边扇着熬药的炉子,一边应道:“爹,小哥都昏迷了一个月了,到底什么时候会醒啊?”

    “你小哥可不是凡人,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神仙,也是神仙家的弟子,说不定哪一天就醒了。”

    大汉一边敲打着手里的铁钎,一边回想当日,自己带着石牛入山找石料,不料遭遇猛虎,原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一道流光从天边而来,直接落在两人一虎中间,把那只大虫吓得转身就跑。

    传闻中,飞天入地的都是神仙,大汉没想到自己居然能亲眼见到,还救回家照顾起来。

    微微动身,旁边的少年已经发现了。

    “醒了醒了,爹,小哥醒了。”

    朴实的少年,这个年纪没有在学堂念书,却跟着自家老爹做石匠艺人,正端着一碗药准备喂这个从山里捡回来的小哥,见他眉头抽动,醒了。

    “老天爷开眼,总算是醒了。”

    赤膊男子也丢下铁钎,急忙走过来。

    姜尘睁开眼来,身上灵力一动,压制住伤势,挣扎着想要起来,“在下姜尘,谢过救命之恩。”

    “小兄弟,你伤势还没好,躺下说话就行了。”大汉拉过一张竹椅,坐在一旁,看起来比躺在椅子上的姜尘还矮一些,“小兄弟叫我铁牛吧,一个月前我和小儿石牛进山找石料,不巧遇到大虫,是小兄弟从天而降惊走了那畜生,说来,还是你救了我们。”

    姜尘这一个月都被伤势困扰,当日怕被仇家追上,一路猛逃,最终耗尽灵力,伤口的火属性灵力爆发,整个人瞬间伤上加伤,陷入了昏迷中。

    如果不是这父子二人相救,在那荒山野岭中被猛兽叼走也罢,被路过的修士发现也罢,总归是凶多吉少。

    这样看来,自己凑巧帮这父子二人解围在前,但人家好心照顾自己一月有余,身上虽然换了新衣服,但水阳剑却在屋中放着,根本没起半分贪念,着实不易。

    “小哥哥,你真的是神仙吗?”

    石牛和自己老爹铁牛一身蛮力不同,身形瘦弱,一看就是体弱多病,身上穿着的是最普通的粗麻布衣服,耐磨又便宜,光着脚,手脸倒是洗的很干净,想来是要为自己煎药的原因。

    看着他一脸期待,月前才死里逃生的姜尘,觉得很温馨,不由笑道:“小哥是修真者,比起神仙还差远了。”

    “可是,村子里的人都说,会飞的人就是神仙,那天小哥哥你飞的可快了,嗖的一下就落下来,差点把那只老虎吓死。”

    石牛歪着头,仿佛在极力想象人们形容的神仙是什么样子。“嗯,神仙都在天上飞,头发很长,穿着长袍,还有一把和小哥哥差不多的剑……”

    姜尘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村子里流传的神仙故事,应该都是修真者。”

    铁牛父子闻言,反而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姜尘心中不禁暗道,果然是最质朴的山里乡民,即便知道自己是修真者,也只是露出高兴的神色。

    三人又交谈了片刻,铁牛让姜尘放心养伤,这里是位于南岾郡与汜水郡交界的大山之中,常年难得有外人来,父子二人对外也只说是救回来的是一个猎户。

    姜尘不禁暗道,好家伙,自己这一逃居然逃了三千多里,差点就出了郡。

    铁牛妻子早逝,家中以石匠谋生,这些石材都是要送去修桥用的条石。

    接下来的日子,姜尘依然在石牛家养伤,再次服下了两颗筑灵丹,又将整整一千块灵石化成灵液服下,全力冲击炼气五层。

    每日里,院中依然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石牛一边跟老爹学艺,一边照看姜尘,即便姜尘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屋中打坐,但连续两三天不用吃饭喝水,依然让石牛奉若神明。

    忽有一日,铁牛居然带着伤回到家中,脸上被揍得一片乌青,姜尘也正好收功闲暇,仔细一问,原来是负责监造的恶吏,以他的条石质量太差为由,当场揍了他一顿,还克扣工钱。

    “真是无法无天。”

    姜尘淡淡地说道。

    “小兄弟,县衙的差人打人是常有的事情,要不是克扣我的工钱,我也不会和他们理论,唉,这世道,穷人贱命不如狗。”

    铁牛忍着伤痛,垂头丧气,挨打他不在乎,但这些石材都是雇人开采和搬运的,工钱被克扣,自己拿什么给乡亲?

    “铁牛大哥,这件事情并不难,你且安心。这里有丹药一粒,你直接吞服,把伤治好要紧。”

    姜尘掏出一粒普通的丹药,铁牛的身体无法服用灵丹,普通丹药也够他疗伤了。

    铁牛接过丹药,二话没说就吞服了下去,顿时瞪圆了双眼,“小兄弟,这药好香……不好,我先……”

    二话不说,掉头就朝茅坑跑,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居然被药力冲刷得受不住了,他甚至都没发现,身上的伤痛很快就没了,淤血慢慢化去,伤痕也在变淡,这丹药虽然只是普通的疗伤丹药,但里面也蕴含灵药的成分,对凡人的效果好的出奇。

    足足跑了七八趟茅坑后,铁牛又去冲了个冷水澡,整个人神清气爽,跑到姜尘跟前千恩万谢,口口声声说总算是见识了神仙手段。

    姜尘知道铁石明天还要送一块合龙石去修桥,那座石桥才能合龙。

    缓步来到院中,眼前是一块丈长的合龙石,约莫有六七百斤,已经打磨完毕,就等明日桥工们上门来抬走。

    姜尘伸手抚摸着这块条石,暗中却使了个障眼法,将一些黑铁石以灵力融入合龙石中,这样一来,原本六七百斤重的合龙石,就变成了三四千斤重,整块合龙石也变成了血色,又刻画了一个简单的阵法在条石上。

    “铁大哥,明日桥工和监工上门,你便如此……”

    姜尘交代完后,又让石牛带自己去了一趟石桥,做了一番手脚后才算布置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