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炼气五层

作品:《伐天记

    翌日,天刚亮。★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嘭!嘭!嘭!”

    一名青衣监工果然带着一帮人上门来抬合龙石,嚣张无比,直接撞开了院门,“铁牛,铁牛,送条石了。”

    “咳咳咳……”

    监工连唤几声后,一阵咳嗽声传来,只见铁牛家的小子石牛拉着一个病怏怏的年轻人走出来。

    “铁大哥昨日被你所伤,回来后还连夜赶工这块合龙石,吐血三升全浸入石中,感动天上匠神,今日如果不道歉,不补足工钱,休想抬走合龙石。”

    在姜尘眼中,眼前这名青衣恶吏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不过难得有如此休闲的日子,不如帮铁大哥成就一番美名。

    “嘿,我说你这小子是哪里来的?是个什么东西,轮得到你说话吗?”

    青衣恶吏顿时大怒,就要上前打人,倒是一旁的小差官拦住他,低声耳语道:“监工大人,此人一看就是病怏怏的,如果不慎打死了,倒是麻烦,不如我们抬走合龙石便是。”

    “哼,痨病鬼,老子不和要死的人一般计较。”

    姜尘摇摇头,根本懒得回话,径直坐到躺椅上,看他们抬合龙石。一丝灵力潜入青衣恶吏的胸腹之处,以后每夜子时必定疼痛难忍,持续三年。

    青衣恶吏一挥手,七八个桥工就去抬那块丈长的合龙石。

    “起!起……”

    连续喊了三四个起字,合龙石纹丝不动,又有几个桥工加入,合龙石依然不动。

    “再找点人来!”

    青衣恶吏神色有些奇怪了,他常年在县内各地监造石桥,丈许长的石头怎么会七八个人抬不动。

    不时,又有七八个村民被叫来,众人一起用力,合龙石还是纹丝不动。

    众桥工和村民的脸色就有些变了,十几个人抬不动一块合龙石,天下奇闻。

    “这石头有古怪啊,难道真是铁石匠一口血喷在上面,成精了?”

    “我爷爷说过,凡是木匠和石匠都不能轻易欺负,他们都是有手段的。”

    “我爹也说过,铁石匠的手艺可是世代祖传的,当年他的父亲就能凭借一手阴阳手段,收拾自己的仇家,看来铁牛也学到了这一手。”

    “监工大人不会惹上麻烦了吧……”

    不多时,村民和桥工都放弃了抬石头,这块石头太诡异了,十几个人都抬不动,已经完全超出了村民的常识,就连青衣恶吏都是神色急变。

    “铁牛,不要以为少了你,这石桥就不能合龙了,你耽误工期,愚弄乡邻,休想拿到半个铜钱。”

    青衣恶吏当场丢下狠话,甩袖就走。

    后面几日,监工果然没有再登门,姜尘让石牛随便一打听,原来是另外去找了几个石匠,想要打磨一块合龙石。

    然而,怪事连连。

    连续三块合龙石放进合拢口,眨眼功夫就变得粉碎,仿佛整座桥都在颤抖一样,这样的怪事,不但吓坏了监工,还惊动了县令大人。

    县令听闻了这件怪事,大怒之下,当庭杖责监工三十杀威棒,打的半死,又另外派了一名师爷上门。

    “铁师傅,县令大人知你身体不适,特命下官补齐工钱,另送纹银十两,还请铁牛师傅不计前嫌,早日合龙石桥,造福乡邻。”

    师爷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三人,一个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石匠艺人,一个少年扶着一个外乡人,据说是山里救回来的猎户,审视片刻,他还是将目光放在了铁牛身上,难道这个看起来孔武有力的石匠艺人,真有一些手段不成。

    “师爷,我铁牛也不是憨人,造福乡邻的事情,我第一个带头做,实在是监工欺人太甚。”

    “那监工当庭被杖责三十杀威棒,铁师傅大人大量,就不要和这般蠢材一般见识了。”师爷打圆场道。

    铁牛看到姜尘鼓励的眼神,这才稳步走向那块条石,先是围着绕了三圈,这才说道:“合龙石啊,合龙石,恶人有了恶报,你就显显灵,归位吧。”

    随即大喝一声,一巴掌拍向合龙石,随后拍拍手:“你们可以抬走了。”

    桥工们半信半疑,六人上前一试,原本纹丝不动的合龙石,居然轻而易举抬了起来。顿时惊奇生一片,众人看铁牛的神情完全变了,再也不是平日里谁都可以喝骂两句的穷酸石匠,而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异人了。

    “铁师傅不愧是乡野异人,深藏不露,深藏不露啊。”

    师爷眼中惊疑不定,最后长鞠一躬,在他看来,这个石匠果然是有真本事,来的时候桥工们再次当场试过,十几个人抬不动,这石匠说了两句话,轻轻一拍,居然六个人就抬走了,连绳索都没用。

    半个时辰后,消息传来,石桥顺利合拢。

    “小兄弟不愧是神仙中人,铁牛真是受之有愧,愧不敢当啊。”

    铁牛关好院门,此时哪还有刚才的高人风范,反而觉得有些受不起,搜肠刮肚找出了两句文绉绉的话,倒是让姜尘哈哈一笑。

    “铁大哥不必在意,许多匠人确实身怀绝技,便是琴棋书画,也有人靠它们修炼道行。”

    姜尘想到南华派的那些人,门中既有六艺之人,也有石匠木匠这些走偏门左道的,个个身怀绝艺,有一位南华派长老就是石匠出身,专攻石傀儡,另外一位木匠则专攻木傀儡,二人号称石木二老,战力颇强。

    “姜大哥太厉害了,就像变戏法一样。太精彩了。”

    石牛也满脸向往,对姜尘更加崇拜了。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少年心性,完全忍不住的崇拜这个神仙大哥。

    姜尘笑道:“这些其实不难,我在那石桥上刻下了一个简单的阵法,除了这块合龙石,任何石头放下去都会受损。至于这块石头为什么重逾千斤,而你爹轻拍一下就能抬走,日后你如果能修炼,自然也能做到。”

    他也不想把石牛心目中的神仙手段讲的那么清晰,给他留下一丝神秘的憧憬,对他更有好处,铁牛手上那张隐迹的普通泰山符一贴上去,合龙石自然变轻了。

    “我,我也能修炼当神仙吗?姜大哥。”

    石牛瞪大了双眼,他和村里的少年们一样,平素最向往的就是神仙,现在神仙小哥哥居然说自己可以修炼当神仙。

    “你资质虽然很差,但我会给你留下一些洗髓伐体的丹药和武功秘籍,调养身体,假以时日,一旦机缘巧合,感应到了天地灵气,便能修炼了。

    十年后,我会再来一次,如果你达到了引气入体,我便带你离去。”

    姜尘转过身,对石牛认真地说道。

    这次蒙铁牛父子二人相救,他既没有给出千金相赠,也没有给他们无法承受的灵丹妙药,只是趁二人熟睡之时,以灵力为他们梳理身体,沉疴尽去,又暗中将一些能够延年益寿的丹药给父子二人服下,就算活到九十岁也没有问题。

    “石牛,还不跪谢你姜大哥!!!”

    铁牛识得好歹,知道儿子遇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的天大机缘,姜小哥可是实打实从天而降的神仙,不但说要送仙丹和武功秘籍,还承诺十年后再来一次,到时候如果能带走石牛,自己哪怕是死了,日后下阴曹地府见了石牛他娘和列祖列宗也脸上有光。

    “多谢姜大哥。”

    石牛倒地就拜,姜尘只是点点头,并没有阻止,手中一闪,现出一小瓶普通丹药和一本炼气篇,一本伏虎拳法,如果石牛有机缘,十年后能引气入体,自己就带他走,如果完全看不懂炼气功法,也能习得一身武艺,延年益寿,保命求生,就当机缘尽了。

    “铁牛大哥,这是一本关于风水堪舆的秘籍,你祖上世代匠人,应该知道这些东西,空闲的时候多看看,将来说不定能成为一个风水匠人。”

    铁牛年纪太大,不管是修炼还是练武都太晚了,送他一本风水杂书,机缘巧合的话,日后也能做一个远近闻名,受人尊敬的风水匠人,尤其是这次石桥合龙的美名传播开来后,哪怕是在风水一道上没有成就,靠着祖传手艺,也能衣食无忧。

    “多谢姜小哥。”

    “铁大哥就不必多礼了,让石牛跪拜,算是和我结下一番情谊,你如此,便是折煞我了。”

    姜尘伸手一扶,哪里能让恩人下跪。

    “姜小哥,你这般交代,莫不是要走了?”

    铁牛虽然憨厚,但也知人情世故。

    姜尘点点头,说道:“不错,我修为大进,伤势已经痊愈,今日便是归期。我与铁大哥父子有缘,日后定有再见之日。”

    “姜大哥,你,你要记得回来看我。”

    这一个多月的相处,石牛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神仙大哥,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昏迷中。

    离别之际,总有些离愁别绪,姜尘心中却并不把十年时间当做一回事,对修真者来说,十年不过转瞬间,很快就会再见面,昨夜突破炼气五层,伤势痊愈,今日帮铁牛宣扬了一番威名后,正是离去之时。

    “石牛,我走后,你须得好生修炼,尤其是那本炼气篇。丹药和秘籍都不要泄露给外人,否则定有奇祸。

    你且看好了,如若十年后你能引气入体,便能与我同行,成为修仙之人。”

    姜尘话音一落,整个人御气而动,升到半空,随即化作一道惊天剑光,须臾间远去,这一幕不仅仅是让铁牛父子惊呆在院中,更是让整个小村子的人再次将院子的主人铁牛视为神奇的匠人。

    御剑长空,回头的刹那,姜尘似乎隐隐察觉到,自己和铁牛父子还会有一段干系重大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