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宗门叛徒

作品:《伐天记

    魔头虽死,忘尘山女修们依然盛怒无比,每人朝着尸体戳了几剑,眨眼间就砍成了一堆肉泥,被那带头女修钟岄一道真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一面象征无渊岛弟子身份的骨牌。[]

    “在下姜尘,黑山宗弟子,见过忘尘山各位师姐。”

    忘尘山的女修个个貌美如花,据传是因为其门派功法忘尘功有养颜的功效,只是性格上冷了一些,即便是姜尘半路截杀了魔头,众女弟子也只是以一般礼节见过。

    钟岄的姿色是其中最出众的,如果说云霄的气质是出尘,那钟岄就像是一个冰仙子,有一股极冷的气质。

    “原来是姜师弟,传闻你是黑山宗炼气前期最杰出的弟子,又在金蟾府大显身手,今日一见,居然已经是五层修为了。

    刚才面对魔头丝毫不惧,还能一举击杀,果然名不虚传,是我五派之福。”

    钟岄虽然已经是炼气后期大成,但却丝毫没有瞧不起这个五层的黑山宗弟子,只是师妹刚死,神色暗伤。

    “在下不过恰逢其会,这都是各位师姐以莫大代价换来重创魔头,才有这一击之杀。此地非久留之处,我们收拾妥当后尽早离去吧。”

    一行人很快将那些受伤的村民带进附近的丛山密林中,便是魔道的人再来也难以找到,再给他们留下了一些粮食和水,将疗伤丹药化入水中,让他们依次服用,这样一来,暂时倒是无碍了。

    忘尘山的女修们则将那位同门师妹的尸骸收好,与姜尘一道离去。

    听闻姜尘是回黑山宗,钟岄便让其他人先回忘尘山禀报,自己与姜尘同行,正好将此事和黑山宗说个清楚,无渊岛魔修重现南岾郡一事非同小可,必须引起两派的重视。

    一路上,姜尘也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几个月前,钟岄带着六位师妹下山历练,这也是修道之人为了冲击筑基而必须的一段历练,原本是盯上了南岾山脉中的妖兽,没想到在大山深处陆续发现有魔修的踪迹。

    如果是寻常魔修倒也罢了,齐国五派中黑山宗和真吾剑宗都有魔修弟子,但钟岄遇到的却是已经彻底走上了邪道的魔修,生吞活人,凌辱女子,滥杀无辜。

    结果一路追踪下来,才发现是一位筑基期的无渊岛魔修,一番苦战导致一名师妹战死,幸好最终魔头被姜尘所杀。

    钟岄有些自责,认为是自己轻敌,但姜尘却不这么认为,如果这位魔将不是施展出了类似化血神功的魔功,只能是乖乖的引颈就戮。

    自己当时藏身一旁,原本认为魔头会有同党,关键时刻也好出手相帮,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即便当时加入战团,也改变不了解决,这类似化血神功的魔功,简直是防不胜防。

    忘尘山的宗门风气和黑山宗又有些不同,门下弟子自小入门以后,大家情同手足,一旦进入炼气三层就会合练七姝连心阵,如今最小的师妹不幸遇难,剩下六人的心情自然非常难受。

    这一路下来,又遇到了七八处被烧成灰烬,死尸遍地的村落,看来不仅仅是一个魔头,还有其他的无渊岛魔修进入了南岾郡。

    “我齐国五派,虽然平日里多有纷争,但一旦邪道入侵,必然携手进退。刚才那魔头所用的魔功,和贵派的化血神功倒是有些形似。”

    钟岄对姜尘说道。

    姜尘回道:“此事定要上报师门,好查个清楚。”

    对于任何一个门派来说,功法外泄都是大事,何况是镇派神通疑似外泄,这件事情远比忘尘山死了一个女弟子,无渊岛魔修再现南岾郡还严重得多。

    两人又随意聊了一些,钟岄也问起姜尘是如何杀死魔头的,姜尘便将破天枪符宝的事情说了出来,一件中品法宝的全力一击,确实不是重伤的魔头能抗衡。

    只是一日时间,二人便到了黑山宗,忘尘山作为五派中与黑山宗最为交好的门派,即便是炼气后期大成的弟子,也有黑山宗一位长老出面接待。

    “忘尘山女修钟岄,有要事求见贵派传承长老,兹事体大,还请通报。”

    那位长老姜尘也认识,正好是黑云真君一脉,姜尘便直接传音,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青冥长老脸色顿变,凝神闭目,一道神识传了出去。

    青冥真人微微凝神,随即道:“钟岄道友和姜尘随我来,真君和掌门已经在等候了。”

    很快,姜尘和钟岄就见到了烈云真君和掌门青凌真人,钟岄将此事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便静待一旁,烈云真君的身份即便放在五派中也是尊贵无比,是五派排名前列的高手之一,无论辈分还是修为,都不是钟岄能比。

    “此事本真君已知晓,还请钟岄小道友下去稍作休息,一旦此事有了决断,黑山宗会派人与你一起回忘尘山,就此事从长计议,共同进退。”

    “是,钟岄告辞。”

    钟岄一走,烈云真君和青凌真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化血神功疑似外泄,无渊岛的筑基期魔修居然施展出了一门极其类似化血神功的魔功,在二人看来,这件事情比百年前与无渊岛那场大战还严重。

    “姜尘,你离开师门时已经悟透化血神功三个境界,钟岄毕竟是外人,不知这门神通究竟,以你看来,这门魔功到底是不是化血神功。”

    青凌真人问道。

    姜尘沉吟片刻道:“那筑基期魔修,当日并没有直接施展这门魔功,而是在重伤之际,走投无路之时才施展魔功杀了一名女修。

    弟子见他全身化为一团血光,魔焰汹涌,化血神功施展出来时,并没有这种魔焰汹涌的异象。

    而且,即便以他筑基期的修为施展出来,那团血光似乎很不稳定。

    不过,这门魔功在很多地方与化血神功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弟子大胆猜测,有可能是某位魔道高手得到了化血神功,但却不是完整的功法,由于没有宗门内的神通血阵记载奥妙,只能结合一些血肉相关的魔门功法,将化血神功变成了一门化血魔功。

    以筑基期修士尚且不能很好地施展这门魔功来看,此魔功修炼应该极为困难,施展出来,代价也很大,不然那名魔修不会最后才出手,换了弟子是那魔头,一旦施展出化血神功,以筑基期的修为,七名女修怕是无一幸免。”

    青凌真人闻言,与烈云真君对视一眼,两人也没有避讳姜尘。

    “师叔,看来此事与两百余年前那一位有关。”

    “嗯,此事不可轻率处理,我马上修书一封,派人随那钟岄去一趟忘尘山,将信交给当代掌门化云仙子。

    另外,召集诸位长老,紧急商讨此事。”

    两人几句话就商谈妥当,依然没有避开姜尘。

    烈云真君看到姜尘一脸茫然,说道:“姜尘,此事干系重大,不得再与他人讲述,其他事情,你修为还低,暂时不用管了,等候师门安排便是。”

    “是,姜尘领命!”

    姜尘退下后,一道传音忽然来到,居然是烈云真君。

    “姜尘,此事恐与我黑山宗两百多年前一位叛出师门的传承长老有关,无渊岛修士既然敢在南岾郡大肆杀戮,已经是挑起了战端。

    百年前那场大战,三派死伤惨重,你回去务必加紧修炼,宗门很快就会有任务安排下去,凡我黑山宗弟子,无人能例外,你行事须得多加小心。”

    姜尘转身遥遥一拜,领命离去。

    事关两百年前传承长老叛出师门,无渊岛魔修卷土重来,作为黑山宗弟子,他已经无法置身事外。

    平日里在宗门内虽然仇家不少,你来我往明争暗斗,但自己受宗门恩惠,习宗门功法,得宗门宝物,受宗门庇护,又是黑云真君口头收下的弟子,自然要为师门尽一份力。

    “看来,必须尽快突破到炼气六层,修为高一分,乱战中就安全一分。”

    --------------

    竹鱼:周末要上三江推荐了,竹鱼激动无比,感谢编辑大大们,感谢各位支持竹鱼的兄弟姐妹,希望大家有钱捧个钱场,有闲捧个人场,收藏+推荐票+评论,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