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云山魔踪

作品:《伐天记

    执事殿后殿中,早已有长老和执事弟子在发放宝物,检查了姜尘的令牌后,让他进了乙号房。

    乙号房中有两名执事弟子,分别负责发放攻击法器和防御法器。

    “有劳师兄,我想挑选一件上品雷属性的飞剑。”

    “雷属性飞剑虽然威力大,但难以操控,你确定要挑选吗?”

    执事弟子好心提醒道。

    “是的,有劳师兄了。”

    片刻,执事弟子取来一把上品雷属性飞剑,在众多属性飞剑中,雷属性飞剑不但威力大,在御剑速度上也较快,缺点是操控比较难,对神识要求比较高。

    飞剑的剑刃上,刻有两个古字“雷阿”。

    烈云真君赐下的两件上品法器中,也有一把上品飞剑,太炎,这次无渊岛魔头猖獗,姜尘不得不多做打算,连飞剑也多带一两把威力大些的。

    领了雷阿剑,姜尘又去挑选了一件钟形的上品防御法器,太素钟,虽然笨拙,但防御效果却比护甲一类要好得多。

    得了雷阿剑与太素钟,随后又领取了回春丹和凝气丹各五瓶。

    “既然都已经领取完毕,我们即刻出发。”

    朱师兄看到众人都领完了宝物,也不多说,带头驾起剑光,飞往传送阵。

    传送阵颇为耗费灵石,关键时刻才能使用。

    “麻烦师兄送我等去云山据点。”

    朱师兄早已将传送时需要注意的一些事情讲了一遍,这种小型传送阵,是宗门与宗门据点间修建的双向传送阵,能够瞬息跨越数千里。

    传送区此时热闹无比,众多炼气中期以上的弟子进进出出,甚至不时有长老带队,各个传送阵都忙碌个不停。

    姜尘还是第一次传送,观察了一下,传送阵由无数奥妙符箓构成,阵基也是由一种叫地灵石的特殊灵矿修成。

    “抱元守一,心神守护识海。”

    传送阵的执事弟子冷声喝道,姜尘闭上眼后只觉得四周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识海也是一阵轻微动荡,整个人仿佛被暴风裹紧了一般,片刻后,身体一轻,睁开眼来,已经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传送阵。

    传送阵边同样有几名执事弟子,修为都在炼气三层以下。

    “朱某奉师门之命,带队前来增援灵山据点。”

    “请诸位师兄等候。”

    朱师兄一亮令牌,看守传送阵的两名弟子自然知晓,牛芒的修为最低,脸色惨白,其他几人倒是无碍。

    “果然是朱师兄,此番我云山据点高枕无忧了。”

    不时,一名炼气后期的弟子带着三名修士赶来,却是驻守云山据点的管事弟子,从腰牌来看,修为虽然到了炼气后期,却不是传承弟子,身后一名叫袁江的副管事,修为到了炼气六层。

    “正好和孔师弟并肩作战,守卫我黑山宗一方矿场。”

    两人谈趣风生,姜尘几人也一一见过,孔管事见来了援兵自然是心情大好,领了众人就回了矿上的管事府。

    管事府占地不小,包括孔管事总共有二十六名修士,其中除了袁江是炼气六期,另有八名炼气二层、三层的弟子,其他的都是外宗弟子,全是炼气一层。

    说是支援据点,实际上修士并不像人族士兵一样纪律严明,朱孔二人把酒言欢,其他人则各自分配了房间,姜尘的房间靠北,推开窗就能看到偌大的矿场。

    虽然无渊岛的魔头卷土重来,这里却仿佛没有受到波及,外宗弟子们依然在管理着偌大的矿场,数千名凡夫俗子正在矿上辛苦劳作,从深达百丈的矿坑中挑选出来灵石,放入特制的储物袋中,每日采了多少都有定数,门中长老定期巡查,倒是没人敢中饱私囊,神魂俱灭的下场足以震撼住这些守矿的修士。

    “我们云山矿场地处偏僻,魔头怕是连路都找不到,这下门中又来了大批高手,我们可以睡个好觉了。”

    “可不是,那位朱师兄可是传承弟子,修为比孔管事还高,等闲魔头来了,也叫他饮恨当场。”

    姜尘站在窗前,听着悬崖下两名执事的外宗弟子言论,不由微微皱眉。

    在他看来,云山据点既然是灵石矿场,那么被魔道偷袭的可能性就不小。

    如今黑山宗和忘尘山联手派出大批高手,四处围剿魔道,憋了满肚子火想大战一场,齐国皇室也派出支援力量,和南岾郡王府上的高手一起驻守各个县城与镇子。

    魔道并不是傻子,很可能会暂时放弃那些城池小镇,转而在山野村落下手,又或者攻击黑山宗的某些据点,四处点火,乱中才能取得最大收益。

    云山据点的实力并不强,真正的战力反而是孔管事,袁江与自己六人,八人的实力,远不如当日忘尘山七女加起来修为高,遇到普通魔道修士还好,一旦遇到厉害角色,那便祸事了。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黑山宗二三十个门派据点,云山不过是较为偏僻的一处,虽然是一处灵石矿,但在众多矿场中也不过排名中等,应该不会那么巧合。”

    一夜无话,连续数日,整个云山矿场都一片宁静。

    只是从矿坑中不时传来的惨叫声有些扰人清梦,姜尘也知道惩戒矿工的事情在每个门派的矿场中都普遍存在。

    或许是贫苦出身,他依然忍不住以两瓶回春丹,恩威并施让那十来名外宗弟子答应尽量网开一面,他能做的不过是将几粒回春丹化入矿工们的饮水中,为他们疗伤解乏,至于以后如何,他却管不了了。

    这些矿工虽然容易挨打受罚,但工钱却不低,一般也不会有性命之忧,黑山宗这般门派根本不缺金银,这也是矿工们心甘情愿,哪怕是挨打也要在矿上继续做工的原因,只是碰巧,这次遇到了一位好心的仙长。

    几日来,除了孔管事和朱师兄二人不知在忙碌什么外,雷靖,刘芷荷,单鸿宇,牛芒四人和姜尘一样,都是日日修炼,师门玉简中关于魔头的记载很多,朱师兄和孔管事二人是艺高人胆大,但其他弟子,没有任何一人敢掉以轻心。

    姜尘也在几日里将几件法器一一祭炼完毕。

    惊变发生在第七日。

    “姜师弟,不好了,出事了!”

    急促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姜尘就从静修中醒了过来,开门一看牛芒神色慌乱。

    “传送阵被人毁了,孔管事和朱师兄召集大家过去!”

    牛芒焦急地说道,果然,片刻后,一阵急促的鼓声响起,矿场的矿工们被赶回地下的住处,矿场也开启了防御阵法,如临大敌,外宗弟子们更是被吓得噤若寒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传送阵是在午夜时分被人破坏的,看守传送阵的两名弟子也消失了,一名炼气二层,一名炼气三层,连警讯都没来得及发出,人没了,传送阵也被破坏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个大坑。

    “看来魔头已经盯上我们了,现在传送阵毁坏,宗门的支援暂时指望不上了。孔师弟,马上向宗门发出求救灵符,我们依靠据点的阵法,固守待援。”

    朱师兄神情凝重,仔细检查了被破坏的传送阵后,依然摸不清来袭魔修的实力。

    “嗯,好!”

    孔管事取出一张玉符,轻语几句后,便以秘法引动,玉符化作一道青光,发往宗门紧急求救。

    朱师兄:“所有的人必须集中起来待在管事府,谁也不许单独外出。敌人应该还没有摸清我们的实力,所以在试探。

    我们拖得越久越好,宗门的支援一到,我们就安全了。”

    众人默默点头,姜尘却觉得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强,总觉得仿佛暗中有人在窥视着这里,这种感觉,和鬼魂无关,而是有敌人的高手在附近,自己身怀大罗珠,神识强大而且特殊,隐隐能察觉到这股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