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恶斗

作品:《伐天记

    “啊!”

    一声惨叫,散修吴山川躲避不及,整个人被血影穿胸而过,全身气血被一卷而空,哀嚎着犹如一具干尸一样,栽倒下去。★手机看小说登录★

    惊变顿起,转眼吴山川就死于非命。

    “一起上!”

    辰山手中的飞剑倒是不错,一把极品飞剑,威力不俗,余龙的是一把上品飞剑,姜尘则是祭起了风雷剑器,布出风雷剑阵,杀向那团血光。

    “哼,找死!”

    那团血光再次扑身而来,不过这一次三人有所防备,总算没有让魔头再次得逞。血光上上下下,时而呼啸扑袭,两三个回合下来,三人就快支撑不住了。

    “这魔头怕是已经到了筑基期修为,是魔将境界了。大家有什么保命手段都一起拿出来。”

    辰山咬咬牙,带头拿出了一张符宝,余龙则拿出了一件符器,姜尘也祭起了符宝破天枪,三人一起发动,三道强大的攻击顿时轰击在血光之上,打的漫天都是,血光散去,出现了一个中年阴面男子。

    符器的攻击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两道符宝打在身上,还是让他受了一些伤。

    “老子已经很久没有受伤了,哈哈哈,痛快。小娃娃们,不要挣扎了,死在老子莽山鬼将手下,你们不冤。”

    魔将手中一招,现出一对八宝锤,宝光流转,完全不是法器能比。

    “法宝!”

    三人都意识到不妙,这个魔头不但能化作血光偷袭,作为筑基期的修士,战力依然远比三人强大,尤其是还能操控法宝,在姜尘看来,除非是有两名甚至是更多的黑山宗传承弟子,或者是忘尘山那七位炼气后期女修联手施展阵法,否则寻常三四个炼气后期修士根本拦不住这厮,更别说自己三人。

    此时,云山镇的镇民基本都撤走了,碧落派的修士们也正在赶回来。

    “不要过来,快走。”

    辰山怒吼道,再次激活了符宝,姜尘也顾不得可惜手上的破天枪符宝,符宝对筑基期魔头的威慑力并不高,除非被连续击中,否则只能起到阻止其近身的作用,一旦被近身,就会像吴山川一样被吸成人干。

    三道攻击扑向莽山魔将,对方则是挥动手中的八宝锤,猛地一投,两个锤子化作四五丈长,朝着姜尘三人打下来。

    轰的一声,符宝的攻击和八宝锤碰撞在一起,爆出漫天的光芒,八宝锤身为重型法宝虽然威力不俗,但辰山的符宝和姜尘的破天枪符宝也不俗,八宝锤居然被直接撞飞。

    “接下来我们全力一击,然后乘着魔修们还没赶到,分头逃跑。”

    辰山神识传音道,姜尘和余龙都答应,以三人的修为想要战胜筑基期的全盛魔将,根本没有可能,分头逃跑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三人再次催动符宝和符器,八宝锤被撞飞,这一下攻击全数落到了莽山魔将身上。

    “该死的,居然这么多符宝。”、

    莽山惨叫着跌落出去,这一下让他受伤不轻,中品法宝的全力一击虽然还不至于要他的命,但却绝不好受。

    “走!”

    三人顿时化作流光,分别朝三个方向逃走。

    筑基期魔将的可怕,远不是三人能阻挡的,符宝毕竟有限,只需要再有两三个回合,三人都会被一一杀死。

    “想跑!”

    莽山魔将见三人分头逃跑,大怒,再次化作一团血光,朝着速度最慢的余龙就扑身而去。

    “姜师兄,快跑!”

    余龙知道魔将血光的厉害,一边御剑逃跑,一边身上居然亮起了剧烈的灵光,看来是准备自爆拦阻魔将。

    “唉!”

    姜尘轻叹一声,随即脑海中乌光一显,一道致命的乌芒刺向莽山魔将,根本躲避不开,原本嚣张至极的魔将,居然惨叫一声再次跌落下去。

    任他是筑基前期的魔将,大意之下也再次受伤。

    “余师弟,快跑!”

    姜尘一击成功后,根本不敢回去再去杀魔将,全身灵力猛闪,头也不回的逃走。

    “多谢姜师兄救命之恩!”

    余龙大喜过望,对姜尘的感激瞬间达到了最高,他不知道这位师兄是如何击退的魔将,熄灭了丹田中的灵火,整个人架起剑光窜入山林中,远遁而去。

    辰山的速度最快,也传音给姜尘表示感谢,随后遁入远方不见。

    姜尘掏出几里地后,神色却微微一变,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居然沾上了一些血渍,刚才战斗的时候,莽山魔将身上的血光沾染到了自己。

    “小子,没想到三人中你隐藏最深,桀桀桀,居然是一门神识神通,交出神通,老子饶你不死。”

    果然,天际一道血光追来,赫然是莽山魔将。

    姜尘不由苦笑,修为实在相差太多了,身上又沾染了对方的魔血,被追上也不意外,手中显出一符,正是上品神行符。

    身上一共两张,现在却是不得不用一张了。

    符宝千里梭也在此时发动,姜尘整个人犹如一道流星跨过天际,瞬间将后面的莽山魔将抛下。

    “该死!这,这小子身上宝物真多。”

    莽山魔将暴跳如雷,上品神行符的速度已经差不多相当于筑基前期修士的速度了,再加上一件速度符宝,光是靠化成血光飞行已经追不上了。抬手又抛出一件法宝,化成一条血色蛟蛇,这才勉强追了上去。

    “不好,这厮手中还有一件速度类型的法宝。”

    姜尘见到天边那条血色蛟蛇,暗道不好,原本准备突围后回云山据点,现在却是不能去了。

    筑基期的魔将既然能出现在云山镇,那云山据点很可能有更多更厉害的魔将。

    而且,以后面这厮的速度,自己怕是没等到紫阳阵打开放自己进去,就会在阵前被撕碎。更别说万一有魔修半路拦阻,那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略一思量,他便调转方向,朝着深山大泽中逃去。

    莽山魔将越追越怒,恨不得马上追上去把这个可恶的小子撕成两半,但在神行符和符宝的生效时间内,想要追上前面那小子,一时间居然做不到。

    对于一个筑基前期的魔将来说,居然追不上一个炼气六层的小子,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一旦外传,日后自己必然成为整个无渊岛同门的笑柄。

    “小子,本魔将抓到你后,一定让你后悔永生永世。”

    莽山魔将怒吼一声,喷出一口精血,只见血色蛟蛇速度猛然提高,一下就缩短了一大截距离。

    姜尘也不答话,看到身后这厮不惜精血也要追上来杀了自己,知道是刚才出手救余龙惹恼了这厮,咬咬牙,祭起蚀心箭。

    眼看血色蛟蛇越来越近,姜尘激发了蚀心箭,破天枪符宝已经变成了一张废纸,蚀心箭还有三次威能,足够了。

    嗖的一下,一支威力奇大的小箭忽然射出,莽山魔将根本躲避不及,眼睁睁看着小箭射入自己胸腹,一阵剧痛传来,伤上加伤,再也忍不住,血色蛟蛇也变回原形。

    姜尘手握百鬼幡一抖,只见上百只厉鬼呼啸着就冲向这个筑基期的魔修,一时间整个血光都被厉鬼爬满,马大江尤其狠辣,上去就开咬,血光中传来一阵阵惨叫厉吼声。

    然而他依然不敢停留,继续往前飞,百鬼陆续归来,从马大江口中他也得知,莽山鬼将没有放弃,多次受伤,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了,但依然在后面疯了一样追着。

    莽山鬼将,实在是自己修炼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