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再回金蟾坊(求收藏)

作品:《伐天记

    姜尘越飞心中越急,原本将莽山魔将甩下了,但不时后,这厮居然不惜耗费元气又追了上来,炼气六层和筑基前期的巨大差别体现的淋漓尽致。◇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上品神行符和符宝的一次威能虽然足以远遁两千里,但这点距离连南?k郡都逃不出去。

    “这里距离宗门有三千多里,只能另外选一个逃生之地。”

    辨别了一下方位后,姜尘沉思片刻,选定了方向,这里离宗门远,但离另外一个地方却很近,那就是金蟾府,不过一千余里。

    那里高手众多,正道力量远比邪道力量强,与其冒险去寻找宗门据点躲避,不如直接去金蟾府坊市。

    “小子,以你区区炼气六层的修为能把老夫伤成这样,已经值得自傲了,乖乖束手就擒,献出神通,我可以放你去投胎转世。”

    天际,莽山魔将果然又追了上来,一道流光闪现,手中的八宝锤化作流光飞向姜尘,为了拿到神通,他倒是没想直接击杀这个炼气六层的小子,即便心中恨到了极致,但神识神通的,超过了一切。

    “哼,老匹夫!”

    姜尘除了怒斥,也是没有办法,风雷剑阵全力施展,同时太炎剑也一起迎上去,硬生生挡下了一只八宝锤,太炎剑被击的倒飞出去,直接跌落山野中去了,剑阵也被生生打散,有的直接被击碎,有的被打飞,魔将这一击威力居然如此大,修为的差距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另外一只八宝锤直奔他的双脚而去,想要一举重伤。

    “化!”

    念动神通,姜尘整个人顿时化作血光,猛地加速,八宝锤正好擦身而过,居然失去了目标。

    “化血魔功!”

    莽山魔将这次是真正地惊呆了,不由失声道,不过是区区炼气六层的小子,先后拿出了上品神行符,两件符宝,还有一门神识攻击的神通,现在居然连化血魔功也出现在他身上,片刻意识到不对,怒道:“好你个小子,居然连化血神功也学会了,炼气六层就能学到黑山宗的镇派神通,看来你小子身份不凡啊。

    桀桀桀,我看你小子能跑到哪里去。”

    这厮心中更加坚定了要抓住姜尘的想法。

    姜尘施展化血神功,速度瞬间再次暴涨,只是体内灵力吃紧,不得不把最后一块中品灵石拿出来化成灵液,倒是够再逃个几千里了。

    一追一赶,千里地不多时就过去了,看到附近的地形,金蟾府就在十余里之外了。

    “不好,这小子要逃进金蟾坊。”

    莽山魔将意识到这个结果的时候,真正是暴跳如雷,自己不惜耗费本命魔元,一路追来,没想到几千里跑下来,这小子宝物尽出,居然让他跑到了金蟾坊。

    “莽山,下次再见便是你的死期。”

    姜尘哈哈笑道,他心中已经起了必杀莽山鬼将的心,吴山川这样的散修,为了保护镇民,血战到最后,算是修士中难得的了,好不容易遇到了碧落派的援兵,却被他一举击杀。

    更别说自己的一张上品神行符,彻底变成废纸的破天枪符宝,各消耗了一次的蚀心箭符宝和千里梭符宝,这个仇结的大了。

    不过,他心中依然不后悔当时救余龙,如果重新选择,他依然会救他,只是没想到几乎全胜修为的莽山魔将会如此厉害。

    “小子,我要把你抽魂炼魄,禁锢你生生世世!!!”

    莽山魔将嘶声怒吼,仰天长啸,眼看姜尘就在前方,他却不能再追了,金蟾府光是各派常驻长老就有不下七八位,其他筑基期修士也不在少数,自己再追一些,怕是就会被金蟾府坊市的修士倒过来追捕了。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在金蟾坊市中躲多久。”

    莽山魔将腰身一晃,遁入山林中,一边疗伤,一边等待。

    他已经记住了姜尘的气息,只等出来,连无渊岛的战事也不愿管了,如果能拿到那门神识神通,就算是叛逃出无渊岛也没什么。

    金蟾府坊市依然和往常一般,修士往来络绎不绝,正道邪道甚至魔修妖族修士都有,这里几乎成了一个中立坊市,但莽山这样的魔将却不敢进去,金蟾坊虽然是中立的,但里面的五派高手可不好对付。

    姜尘落下剑光,心中更恨自己修为低微,如果有炼气后期哪怕是七层的实力,能够掌握化血神功第三重滴血重生,加上身上诸般宝物,倒是敢和莽山一战。

    故地重游,虽然是逃难而来,姜尘的心情却逐渐好转,依旧找了当年住宿的那家金蟾别居住下,把剩下的灵液一口服下,开始闭关疗伤。

    这次被莽山魔将一路疯狂追命,虽然没有重伤,但轻伤却不少,尤其是最后一下硬撼八宝锤。

    七天之后,姜尘睁开眼来,伤势已经好了,修为居然还有不小的进步。

    “每逢大战之后,身体犹如干涸的田,七天静修吸纳的天地灵气比得上平时几个月的苦修。”

    姜尘不禁大喜,整个太古神州的灵气还是很充沛的,金蟾府附近的灵气由于大阵的原因尤其充沛,大战之后整个人进入了最佳的修炼状态,修为蹭蹭蹭拔高,至少节约了上千灵石。

    暗自估算,如果有三千多灵石,就能在两三个月的时间内晋级到炼气七层了。

    伤势虽然恢复了,他却不敢贸然离去,莽山知道自己身上有一门神识神通,觊觎万分,他决定先去找黑山宗的执事长老。

    黑山宗在金蟾府有一处气派的宫殿,姜尘报上姓名来历后,执事弟子却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消息。

    “姜师兄,宫长老月前就回宗门去了,并且关闭了宫中的传送阵,除非宗门来人开启,否则就无法使用。”

    一名炼气五层的执事弟子倒是对姜尘印象不错,眼前这个姜师兄虽然只有炼气六层,但所作所为却堪称卓绝,名震金蟾坊,

    姜尘也没隐瞒,把遭遇简单说了一下,称被无渊岛魔修追击,现在脱身不得。

    “筑基期的魔将,姜师兄好厉害。

    这事有些棘手,以前也有其他宗门的弟子躲入金蟾坊避祸,门中长辈也出去追捕过敌人,但大多一无所获,反而是有两人后来再出去时被久候的敌人伏击。

    师兄力战魔头,救下同门,正是大功一件,不如在金蟾坊中等到有了莽山魔将的消息再离开,宗门也不会怪罪。到时候我也可为师兄作证。”

    “只好如此,谢过风师弟了。”

    姜尘也知道暂时没有其他办法,自己不但参与救援了云山镇的平民,还救了余龙,现在是身不由己,暂时不能回宗门复命,想来师门也不会怪罪,何况自己背后还有黑云真君和烈云真君。

    金蟾坊修士如云,各方货物云集,乃是南?k郡附近最大的几个坊市之一,不如在这里修炼一段时间。

    ------------

    竹鱼:特别感谢书友silev狐狸,打赏一万多币,成为本书第一粉丝,谢谢。本书今天强推了,没收藏的兄弟们收藏一个,求打赏,求推荐票。

    aa阅读。a